2020-03-28 星期六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那些意想不到的城市博物馆

2020年03月28日   05: 读书周刊/读书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城市发展史是一部独特的世界文明史。如何看待城市资源,公众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尊重、保护、利用是一种,破旧立新、推倒重来也是一种。这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会反映到城市的面貌和品格上,也会反映到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上。

巴黎的地窟博物馆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博物馆,论藏品数量之多,可能无与伦比,论藏品品类之单一,可能也是无与伦比。从83阶旋转楼梯走到地下,再沿着约两米宽的隧道往前走——这是非常单调的博物馆之旅,没有哪一家博物馆在进门后要走这么远的路,经历如此单一的地下路程。而最终看到的是1785年—1860年间约600万人的头盖骨、大腿骨以及其他骨骼。它们被按照时间分区,很规则地码放在过道两侧,有的还码放成图案,有石碑标明年代,表现出对逝者的尊重以及严谨的工作精神。

作为博物馆,这里不分展厅,没有展柜,偶尔在墙上有几块说明牌。如果这样一个巨大的骸骨场在这座城市中长眠于地下,那它不可能与今天发生什么关联。可是,把它作为城市资源来对待,用博物馆的方式来利用资源、开放资源,使今天城市中的公众由此了解历史、认识过往,即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也丰富了城市博物馆的品类。这就是城市对于资源的一种利用。

每座城市皆有可以利用的多方面资源,旧的工厂、车站、学校,以及街道、社区等,都是与城市记忆相关的值得珍视的资源。譬如每一个城市都有下水道,其排水系统的规模、水平、能力都表现了城市的规模以及作为。巴黎的下水道是世界城市中首屈一指的,历史悠久,规模巨大。这一最容易被忽视的城市资源由巴黎市政府转化为世界上独特的下水道博物馆。城市资源以博物馆的形式向公众开放,能够让公众更好地了解城市的历史,认知城市的运转功能,从而更加热爱城市。“下水道,巴黎的地下风貌”,这不是一般性的广告,它吸引人们深入巴黎的内腹,探索一个难以想象的真正的地下城。这里有始建于14世纪末的历史遗迹,有非常专业的城市排水系统的知识,它呼应了巴黎的城市发展历史。尽管这里锈迹斑斑、一切都令人感觉到很陈旧,尽管这里充满了公共澡堂般的气味、污水不息地流动,但这正是维系城市运转的基础。博物馆给予人们的认知正是在知识的基础上反映历史,而下水道博物馆不同于普通博物馆,它的陈列和“展品”是仍然在使用的设备,它们还在城市中发挥着作用,与城市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现实的联系。

城市资源利用的关键是对于城市资源的认识和对资源的现实意义的把握。巧妙的利用,不需要花大价钱就能够获得永久的受益。下水道博物馆只是在塞纳河边上以一个不起眼的卖票的小亭子作为它的门脸,卖票人就是检票人。地窟博物馆绵延约1000米的隧道里,也只看到一位工作人员。可是,它们的上面每天都是排队等候参观的队伍。这两座博物馆论面积都超常规的小,论投资更是少之又少,不仅省掉了动辄数以亿计的场馆建设费,还省去了高昂的布展费,只需要几块介绍历史和科普知识的展板,以及出入和动线的标志,更省去了大量的看护展厅的人员和维护的费用。由此可见,城市资源的利用并不需要太大的投入,需要的是智慧以及城市中公众对博物馆的热情。

城市资源的利用不是简单的变废为宝,它也存在着多种方式,因为城市资源是多样性的,不能一概而论。2012年底开馆的卢浮宫分馆,是利用原有资源的另一种方式的示范。它建造于20世纪60年代废弃的煤矿区,出于对历史和现实的尊重,也是为了历史和现实的契合,更是考虑到与周边环境的关系,博物馆建筑在地面上仅有一层。虽然在博物馆的区域已经看不到原来煤矿场区的痕迹,可是,博物馆的建筑以及园林的设计都以独特的方式向过去表达了敬意,也让人们看到了离开卢浮宫之后的分馆的身份,这就是远离卢浮宫的感觉,使荒芜之地再生出一个现代化的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