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今年“飞絮季”可能提早10天,中心城区部分悬铃木冬修因疫情延后

三月飞絮惹人烦?申城试点“洗剪吹”

2020年03月24日   08: 上海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讯(记者 陈玺撼)春季是悬铃木等树木繁殖的时节,随之而来的果毛飘絮给一些市民的生活带来影响。记者昨天从上海多个区的绿化管理部门了解到,在上海,明显的果毛飘絮一般会持续约1个月,受天气等因素影响,今年“飞絮季”可能比去年提早10天左右。

本市道路飞絮多来自悬铃木

据上海市绿化管理指导站专家介绍,上海春天飘舞的植物毛絮主要来自悬铃木、杨树、柳树。

悬铃木,俗称“法国梧桐”。飞絮是悬铃木在特定时间内的一种生态学习性。一般每年四五月,随着气温上升,悬铃木新叶生长,往年成熟的果实开裂、脱落,暗黄色的团状果毛在风力作用下开始飘落。在果毛脱落的同时,悬铃木新生的雄花序也会散落一定量的花粉,这时的行人能明显感到空气中有毛絮状物体在“飞舞”。

柳树、杨树白色的飞絮则是它们的种子。相比悬铃木,柳树和杨树主要栽种在公园绿地里,作为行道树的路段非常少。因此,悬铃木是本市道路果毛飞絮的主要来源。

全套“洗剪吹”有效抑制飞絮

预判到今年的“飞絮季”可能提前,从去年12月起,各区绿化管理部门就以保持树冠圆整和修除果球为目标,对行道树加大修剪力度,着力去除果球这一飞絮的始作俑者。

记者从绿化管理部门获悉,受到疫情影响,上海行道树的冬修进度有所放缓。截至目前,上海中心城区仍有部分悬铃木还未修剪完毕,如瑞金二路、衡山路等树形较大的行道树,仍留存有大量果球。绿化部门正在加紧作业,请市民多体谅。

近期,各区也在努力克服修剪人员不足的困难,指导帮助各养护公司抓紧复工。目前,各区养护作业队伍均已复工,上树工作人员复工率达92%。有了冬修打下的基础,各区绿化部门还将采取三种主要措施防控飞絮。

首先,针对部分区域拖后的冬修进度,已率先完成修剪任务的区调集小分队支援进度落后的区。同时,各区调动城市公园“围墙内”的绿地养护队伍支援行道树修剪工作,并增加登高车作业的数量,给一些过高的行道树“剃头”。

其二,针对一些树形高大不宜攀爬,以及作业环境复杂的悬铃木,试点采取“吹、冲、扫”的一体化作业方式。即用高射程喷雾机的风力和水雾,把已成熟欲脱落的果毛提前吹落。

其三,绿化部门与环卫部门沟通协调,在悬铃木果毛飞絮期间,适当增加清扫和冲洗次数,减少果毛在道路路面的存量和在空中停留的时间,降低因风力、车流等造成的“二次飞絮”污染。

“行道树之王”功远大于过

绿化市容部门指出,果毛本身没有毒害,但对于一些体质敏感人群,会带来呼吸系统不适。建议“飞絮季”期间,易感市民外出佩戴口罩,必要时还可以穿长袖、戴眼镜。如果不慎果毛飞絮进入眼睛,接触皮肤,致使发痒,切记“不慌、不揉、不挠”,立即用干净凉水冲洗或湿纸轻轻擦拭,亦可用湿毛巾冷敷。如果出现严重过敏情况应及时到医院就诊。

既然飞絮这么麻烦,为何偏要种悬铃木呢?针对部分市民的疑问,绿化市容部门指出,作为本市主要的行道树树种,悬铃木约占中心城区行道树总数的70%。之所以比例如此之高,是因为悬铃木堪称“行道树之王”。从功能看,悬铃木夏季的树冠硕大,遮阳效果好;冬季落叶,透光效果佳。从适应力看,悬铃木抗逆性强,能够适应城市贫瘠的土壤等不良环境。从日常养护看,悬铃木比较耐修剪。从对空气的净化效果看,悬铃木叶片宽阔,表面有毛,吸纳空气中颗粒物的效果要好于许多树种。

对许多上海市民而言,“法国梧桐”还承载了太多情感记忆,甚至是海派文化的一种关键元素。综合而言,悬铃木作为行道树,其功远远大于过,希望广大市民能更多地看到悬铃木等行道树为城市带来的景观和生态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