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5 星期六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院领导希望他安心迎接孩子出生,他却执意报名前往抗击疫情前线

医疗队的“编外”第136名队员

2020年02月15日   02: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宰飞 见习记者 李楚悦

2月9日一早,瑞金医院支援武汉的医疗队集结,名单上共有135人。但出发前,一点人数,136。多出一个。

“超额”的这一位叫薛恺,是瑞金医院血液科医生。2月8日晚,瑞金医院院长宁光在微信群里召集出征,信息刚一发布,同事们迅速集合,薛恺也立即报名,“看到通知,报名是职业本能,就像在医院看到重病人第一时间要抢救一样。”

但他的报名没能通过审核。

在成为奔赴抗击疫情前线的“逆行者”一员之前,薛恺最近最重要的事情是等待即将到来的“二宝”,妻子的预产期就在2月25日。因为这件事,医院领导希望由其他人代替他去武汉,让薛恺能安心陪妻子一起迎接新生命。

这件事薛恺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和妻子都是无锡人,因为疫情发生得突然,目前只有自己母亲在上海照顾“大宝”。家里其他老人想来搭把手,疫情还没过,现在也来不了。

虽然是出于本能报名,但生孩子的事情确实令他放心不下。薛恺也有过心理斗争,最终给他信心和勇气的是妻子本人。

“我是妇产方面的专业人士,而且是二胎,到时候请朋友一起帮忙照顾一下,没有问题。”妻子甚至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你不去,那可是胆小鬼。”薛恺知道,妻子这样说是为了让自己放下顾虑。

薛恺的妻子在市妇幼保健中心工作,此前是一名妇产科医生。有病人等待被医治是怎样一种心情,她太了解了。这样的感同身受,让她特别理解薛恺的决定。

瑞金医院医疗队的出征队伍里,最终加上了一人。

孩子名字还没来得及取,薛恺就出发了。

按照部署,这次他和同事们将奔赴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接管当地重症监护,照护重症患者。每天工作的时间分为两部分,有一半时间在病区照顾病人。进舱之前需要穿上两件隔离衣一件防护服,加上口罩帽子眼镜,靠这样一整套装备,才能有效防护。这仿佛深海潜泳般的窒息感,坚持4个小时已是人的极限了。

进入病区前,有三道隔离门阻隔。薛恺说,一道道门推开的时候,这种仪式感确实会让人觉得紧张。但一旦进入病区,就像平时查房工作一样了。

这两天最让薛恺开心的事是一位重症老太太成功转院。这位感染了新冠病毒的病人,有尿毒症基础病史,需要一周血透两三次,但特殊时期,已经一周没有血透了,眼看着各项指标都显示比较危急,最终在各方协调下老人终于得以转院进行血透。医疗队的群里一片欢呼——终于,又一个人得到了更好治疗,又一条生命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

老太太被接走的那天,薛恺不在病舱里当班,隔着玻璃看到舱里的同事握了一下老人的手。无论是多么烈性的传染病,医生总是想握着病人的手。

因为工作忙碌,薛恺基本没有时间和家人打电话视频,有时候会留个言拍个照,报一下平安。妻子总让他好好休息,不用牵挂。

“只有晚上睡在床上时,才有时间想到孩子。希望生的是女儿,不是都说女儿会像爸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