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0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流行音乐与中国古典诗词

2020年01月10日   10: 解放周末/言讲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陈小奇

不久前,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常务副主席陈小奇来到“扬州讲坛”,向观众们介绍了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历程以及中国古典诗词在流行音乐创作中的运用。

永远跟着时代走,紧跟审美潮流

什么是流行音乐?在中国大陆,流行音乐与民族音乐、古典音乐并列,成为三大音乐形态。但在历史上,这三者是顺延的过程,并不是同时产生的。

民族音乐伴随着农业文明一路走来,历史非常悠久。西方工业文明时代,产生了古典音乐,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从全球范围来看,流行音乐只有100多年的历史。流行音乐的特点是城市化和商业化,发展迅猛,拥有最多的受众和最大的传播量。

中国现代流行音乐出现的时间,一种说法是1917年,一种说法是1927年,都是在上海。前者的根据是百代唱片公司成立,后者的根据是出现了第一首流行歌曲《毛毛雨》。

那段时期,中国流行音乐基本上与全球是同步的。有一首流行歌曲叫《玫瑰玫瑰我爱你》,原唱者为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滩著名歌星姚莉。1951年,美国的一位歌星翻唱了这首歌,在全美排行榜上位列第二。

正当中国流行音乐蓬勃发展的时候,抗日战争爆发了。那段时间,中华民族需要更多激昂的、向上的、鼓励民族斗志的音乐。流行音乐的发展非常典型地体现了这一时代需求。因为时代原因,中国内地流行音乐停滞了近30年。

1978年,流行音乐重新在中国内地开始流行。1986年,央视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第一次采用美声、民族和流行音乐三种唱法的比赛,以前都是合在一起的。有人因此而把这一年定为“中国流行音乐元年”,但我觉得定于1978年更为准确。

流行音乐的特点,在于人性化的内容、时尚的节奏与旋律、自然的发声方法和个性化的演绎。流行音乐更多的是揭示人性,它关注的是“具体的我”,各种情感在其中都可以得到表现。流行音乐永远跟着时代在走,紧跟审美潮流,不断变化,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它强调的是声音的磁性和质感,需要辨识度。除了声音,它在表演上也需要更多的个性。

古典诗词就是古代的流行歌曲

其实,中国古典诗词就是古代的流行歌曲。

中国的古典诗词都是可以唱的。最早的乐府机构采集来的都是可以唱的歌。非常遗憾的是,中国没有发明一种很好的记谱法。渐渐地,这些可以歌唱的诗变成了全部都是文字的诗,确切地说,只剩下歌词了。所以说,古代的音乐我们现在根本就听不到了,留下来的只有文字。

古代很多人不懂音乐,写起来很困难,于是就找到了一个便捷的方式,保留格律,也就是字数和声调,从而使很多人可以从事音乐创作。

中国最早的诗歌是远古歌谣《弹歌》,文字很短,两个字一句。后来字数多了起来,从《诗经》的四字句,到乐府的五字句,再到七字句的格律诗。到了宋代,宋词是长短句,文字运用更加灵活。

古典诗词的音乐之美,首先是意境与意象,指的是内涵之美。意境是有意蕴的氛围与境界,是独特的东方美学概念。意象是有意蕴的具象。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里写道:“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就是一个又一个意象叠加在一起。

其次是格律,也就是声韵之美。平仄与押韵的规律,强调的是语言的声调美。

此外还有修辞,指的是语言之美。比如,“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是对仗的美。“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是排比的美。“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则是双音叠字的美。

流行歌曲对中国古典诗词的发展性传承有两种。一种是古董式传承,完全以古典诗词为文本的流行歌曲;另一种是发展性传承,化用古典诗词及意象创作流行歌曲。

我认为,艺术形态要得到发展,必须跟着时代往前走。实际上,很多文化艺术的发展就是一个字——变。只有变,才是不变的规律。不变就会落后,就会被时代淘汰,很难有前途。

我是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的,比较喜欢化用古典诗词及意象进行歌曲创作,以表达现代人的情感与意识。比如,我在《梦江南》中运用了叠词,《灞桥柳》中运用长短句来填词,《涛声依旧》则是采用了现代汉语严谨的对仗方法……我的这部分作品占所创作品的1/10,但影响力普遍超过了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