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2019年的中东:乱、变、治交织

2019年12月27日   09: 国际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刘宝莱

2019年即将过去。一年来,中东在曲折多变中度过,旧秩序已破,新秩序未立,乱、变、治交织,总体可控,迄未发生波及地区的大乱,正在向稳、治方向发展。

海湾地区局势严峻

今年,海湾进入多事之秋,成为诸多矛盾集中地。沙特同伊朗关系紧张,双方矛盾已上升为地区主要矛盾。以沙特、阿联酋、埃及为一方,同以伊朗、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真主党为另一方的两大阵营分庭抗礼。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来沙特向伊朗伸出对话橄榄枝。9月29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中表示,他支持通过政治途径解决沙特与地区对手伊朗之间的问题。对此,伊方予以积极回应。鉴于此,双方紧张关系或许有所缓和。

虽然美伊对抗是牵动地区走向的主线,但最近美伊出现两点缓和迹象,其一,12月7日,双方“换囚”;其二,美方同意日本政府接待伊朗总统鲁哈尼往访。特朗普还表示,美伊“能够达成协议”。

叙和平仍在路上

叙利亚局势趋稳。巴沙尔政权得到巩固,“重新控制了该国大部分地区”。

2019年3月,叙回归阿盟。阿联酋、巴林等一些阿拉伯国家也相继同叙关系正常化。4月19日,叙政府通过法案,废除实施48年之久的紧急状态法。就战场而言,叙政府军正主导战事走向。

当前叙政府主要做两件事,一是重建。在确保首都安全的情况下,叙政府首先尽快医治首都的战争创伤,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和经济建设。据报道,重建需耗资4000亿美元。二是推进和平进程。9月23日,叙政府和反对派就宪法委员会权限和核心程序规则达成一致。随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宣布叙利亚宪法委员会成立。据此,联合国秘书长叙问题特使彼得森10月30日在瑞士日内瓦召集了叙宪法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地区热点多波折

巴以争端依旧。由于美挺以压巴,巴处境空前艰难。以色列至今态度强硬,反对巴建国,并继续在西岸扩建定居点,以总理内塔尼亚胡甚至扬言要吞并西岸。巴内部两大主要力量,巴解组织和哈马斯在对以问题上存在政见分歧,难以化解,无法用一个声音对外。美国关于巴以问题的“世纪协议”面临重重阻力,至今未能全部出台,且巴以双方均对这份协议表示反对。目前以色列内斗激烈,无暇他顾。巴方无能为力,故巴勒斯坦问题仍在念“拖”字诀。

也门战势跌宕。自2018年12月13日,也门政府军与胡塞武装签署停火协议以来,迄未得到真正落实。2019年初,阿联酋退出沙特主导的阿拉伯联军。但沙特联军仍与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不断交火。9月14日,在沙特重要石油设施被袭击后,胡塞武装主动提出停火,沙特接受建议。11月5日,也门政府与南部武装在利雅得签署了结束数月武装冲突的“利雅得协议”。目前,也门战场相对平静,出现缓和迹象。

利比亚重启战端。利比亚分裂割据,各行其是,至今一国两会、两府的局面仍未改观,两会即以伊斯兰组织为主的国民大会和以世俗派为主的国民代表大会,两府是民族团结政府和图卜鲁格政府。从4月4日起,利比亚军事强人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向首都的黎波里发起强大攻势,但遭到萨拉杰总理领导的政府军顽强抗击。目前,双方已经实现停火。利比亚两大势力均有外部后台,利民族团结政府得到土耳其、卡塔尔和意大利支持;“国民军”得到埃及、阿联酋、沙特、俄罗斯和美国支持。同时,大批军火进入利比亚战场,此地已成为世界先进武器的试验场。

今年以来,阿尔及利亚、苏丹、黎巴嫩、伊拉克四国生乱,尤其是苏、阿两国已改朝换代。这是由于各国经济发展迟滞、“老人政治”、社会分配不公和民粹思潮等影响造成的。外部干预则使局势变得更为复杂。此次动荡程度虽不如2011年中东变局强烈,但有相似之处,即核心都是经济困难。不过,这次局势已得到控制。

俄进美退态势明显

随着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收缩,美主导地区事务的能力明显下降。俄罗斯则积极进取,力争重返中东,恢复昔日的风光。因此,俄进美退的态势明显。

在叙利亚问题上,表现尤为突出。俄撇开美,同伊朗、土耳其联合,形成三国领导人阿斯塔纳会晤机制,在推动叙“冲突降级区”的安全实施及其和平进程上取得重大进展。与此同时,在叙战场上,叙俄联军围剿叙反对派武装也取得重大胜利。这充分表明,俄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在叙战略,基本主导叙问题的解决进程,牢牢掌握话语权。

美国对俄进取大为恼火,极力应对,决不让俄“独占鳌头”。对此,美国使出四招:第一招,坚持在叙保持军事存在。特朗普已多次扬言要从叙撤军,但迟迟未有明显进展。第二招,继续支持叙库尔德和反对派武装,借以反对叙政府。第三招,在土耳其军事打击叙库尔德武装期间,美“积极”配合,欲以此抓住土,分裂俄伊土三国领导人会晤机制,增加叙问题的解决难度。同时警示俄罗斯,解决叙问题必须由美国参与。第四招,考虑再次对叙实施军事打击。

IS正在“卷土重来”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地盘几近丧失,成建制的武装力量已被消灭,IS头目巴格达迪在美军追捕下也已自杀身亡。但是,IS残余势力尚存。IS已经在军事、安全、行政、财政和法律等方面进行了重组并完成去中心化的转变。10月2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向安理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表明,IS仍有3亿美元资金。与此同时,据路透社报道,IS已任命巴格达迪的接班人。另外,除在伊、叙转入地下外,IS大批骨干逃至其他阿拉伯国家、非洲、东南亚和欧美等地区,继续兴风作浪,制造恐袭事件。美国国防部本月的一份报告说,IS正在叙利亚“卷土重来”,同时“巩固了在伊拉克发动叛乱的能力”。IS在利比亚也有较大发展。

因此,反恐并未发生转折性变化。要解决IS问题,任重道远。

(作者为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