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9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天价”军费能让美军再次伟大吗?

2019年12月19日   11: 国际/公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张全 杨瑛

对于新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获得国会通过,美国一些媒体和分析人士难掩兴奋之情,认为这是军队和军工利益集团提前收获的“圣诞礼物”,标志着特朗普2017年提出的“重建美军”计划“向前迈进一大步”。

那么,“天价”国防预算对美军建设发展能否起到应有的作用?

更着眼于“备战未来”

海军研究院研究员张军社认为,国防预算再创历史新高,对于美国开展大国军事竞争,追求其绝对优势的军事地位有重要作用。

“国防建设毕竟是靠真金白银支撑的。”张军社说,“特朗普在2017年发布上台后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多次提及中俄,就是要走大国竞争的路子。因此,美国格外重视未来战争中复杂性、对抗性的一面,强调高科技的作用。”

“这些都体现在新法案中——第一是支持新型武器技术的研发投入,例如无人机和高超音速装备,二是传统的海陆空军备的维护和升级,三是新兴作战领域的拓展,包括网军和太空军,四是日常战备状态的养成,包括随时作战、快速响应。核心目标就是一个:打胜仗,‘让美国军队再次伟大’。”张军社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郭晓兵认为,新法案折射特朗普分阶段推进“重建美军”计划的思路。在计划头两年,特朗普强调的是军队的规模和战备水平,认为数量不能落下风,要以实力求和平。但如今,在规模基本实现目标的基础上,更加着眼于“备战未来”,也就是高新军事技术领域。

“这是美国军费始终在高位运行,难以降下来的根本原因——它谋求在每个领域都保持绝对优势,不但致力于常规力量现代化,还要在非传统作战领域胜人一筹……至于军费投入效果,尚有待观察,要一步步来,先把以前做得不够的领域完善起来。”郭晓兵说。

难保“绝对领导地位”

复旦大学教授沈丁立认为,美国2.8%国防预算增长幅度也只是“充充门面”而已。山姆大叔背后的心理在于,不能适应中国等国的快速崛起,以及由此带来的力量对比变化,不甘心过去对他国的“碾压优势”和“绝对领导地位”被打破。旧的力量格局被破坏,在美国眼中被视为一种“失衡”。

在沈丁立看来,如今的美国对其他大国越来越难构成威胁,而且也不能在军事项目的增量和研发水平上永保领先地位。“况且,美国除了本土防御,要管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三大洋,地盘太大,很累。”

不过,沈丁立认为,特朗普通过在国防预算上加大投入,还是能够给陷入悲观主义和孤立主义的美国社会及其民众带来一点振奋,帮助自己在明年大选期间加分。另外,军事资产投入未来能转化为互联网等民用技术和产权,这对于美国在下一轮科技竞争中争取主动权有所裨益。

不利于全球战略稳定

至于美国军费预算增长对全球战略安全的影响,张军社和郭晓兵认为,美国的“大国竞争”、“谋求绝对优势”等主张充斥冷战思维,可能提升军事因素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特朗普政府在印太地区的战略部署、在太空和网络领域的新布局、以及一些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都容易掀起新一轮军备竞赛,对全球战略稳定产生负面影响。

美国军控、反战等领域超过30个团体近期也发表声明称,法案的通过会加剧美国外交政策的“军事化倾向”。它们表示,美国目前军费预算已经占世界军费总开支的40%以上,相当于排在美国后面9个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美国的部分盟国也担忧,法案中对朝鲜的强硬回应及禁止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机等条款,可能对欧洲和亚太安全局势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