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始于中国城市 用于中国城市

2019年12月03日   10: 思想周刊/新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刘士林

回顾历史,新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大体走过了两个阶段:一个是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之前,以政治理念为中心,服从服务于国家发展和政治需要;另一个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型城市化成为主导。

这两种模式各有各的历史合理性,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前者的问题在于“政治”压抑了“经济”,导致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的窘迫;后者的“失”主要表现在环境资源领域和社会人文领域,一个威胁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物质条件”,一个威胁到城市健康发展的“主体条件”。相关问题和矛盾缠绕在一起,是造成“城市病”的深层次原因,也是全面深化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

为了应对“城市病”的挑战,党中央和国务院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从内容上看,有的是全局性的,如《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等;有的是重点战略,如“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也有一些是专项工作,如全面二孩政策、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土地流转、特色小镇建设等。从性质上看,有的属于转型升级,有的属于补短板,有的属于创新实践。从实施效果上看,有的立竿见影,有些属于“小火温补”。这些“始于中国城市,用于中国城市”的新理念、新政策、新实践,深刻地影响中国城市的形态、功能和性格。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科学把握影响城市发展的主要矛盾,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积极寻求破解“城市病”的根本之策。

一是以理顺政府和市场关系为核心。

2013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强调,推进城镇化要注意处理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并确立了“既坚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又更好发挥政府在创造制度环境、编制发展规划、建设基础设施、提供公共服务、加强社会治理等方面的职能”原则。

二是以生态文明建设为抓手。

《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绿色化”概念,并将其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并列。特别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城市全面深化改革、实现健康发展提供了战略思路和科学评价标准。

三是以完善政绩考核标准为引领。

一段时间里,“以GDP论英雄”成为考察干部工作政绩及评价城市竞争力的主要标准。与之相伴,出现了城市化速度和质量不对等、规模和内涵不协调、“面子”和“里子”不匹配等问题。由此,建立科学的、符合城市发展规律的政绩考核体系,以此来引领城市管理者改变传统思维方式,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必由之路。

2013年底,中组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规定各类考核考察不能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作为政绩评价的主要指标。在解除“GDP紧箍咒”的同时,还把对政绩考核与绿色发展等紧密结合起来,明确要求加大资源消耗、环境保护等指标的权重。

习近平同志在为《福州古厝》作序时指出:发展经济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保护好名城,同样也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二者同等重要。可见,把政绩考核从单一的GDP指标拓展到环境、民生、文化等方面,对于纠正“唯GDP化”“房地产化”和“政绩工程化”为代表的城市粗放型发展方式,具有重要的作用和价值。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本专栏文章由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