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和神话较什么劲

2019年11月14日   09: 朝花周刊/评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陈鲁民

小学语文课本里有一篇《牛郎与织女》。老牛对牛郎说:“明天黄昏时候,你翻过右边那座山,山那边是一片树林……那时候会有些仙女在湖里洗澡。她们的衣裳放在草地上,你要捡起那件粉红色的纱衣,跑到树林里等着,跟你要衣裳的那个仙女就是你的妻子。这个好机会你可别错过了。”牛郎依计而行,娶到织女为妻,生儿育女,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最后虽被王母拆散,分隔银河两端,但仍争取到了经鹊桥一年一见的机会。

这个美丽神话故事一直流传了上千年,又衍生出许多动人的诗篇,最佳者自然莫过于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成为妇孺皆知的千古名句。

没想到,这个故事如今竟遇到挑战。有网友指责说,“牛郎有偷窥织女洗澡”之嫌,因而被戴上“猥琐男”的帽子。还有的说,“牛郎看洗澡是流氓,拿衣服逼婚是无赖。”原本挺美好的神话故事,经此“杠精式”解读,立时变得污秽下流,不堪卒读。或许。这就叫“化神奇为腐朽”?

还有人和寓言《愚公移山》较劲,先用物理化学的试验方式证明其移山的不可行,再用土木工程的原理论证挖山的愚不可及,甚至搬出人口理论来批驳老愚公“子子孙孙,没有穷尽”的观点。还说战乱、瘟疫、饥馑、意外等各种情况,都可能使老愚公断子绝孙,无人挖山云云。

被挑战和较劲的还有各种传说。成语“凿壁偷光”,说的是西汉匡衡,幼时凿穿墙壁引邻舍之烛光读书,终成一代文学家的故事,被某些网友曲解成故意破坏别人家的墙壁,而且还涉嫌偷窥别人的隐私。成语“囊萤映雪”,囊萤说的是晋代车胤,没钱买灯油,又想晚上读书,便在夏天晚上抓一把萤火虫来当灯读书,被批为违犯动物保护法。映雪是晋代孙康,冬天夜里利用雪映出的光亮看书,据当今一些批评者实际考证,雪光难看清字迹,而且久而久之,肯定会导致近视。

还有人质疑,传说飞将军李广酒后射虎,居然射入巨石,而按人的臂力和弓箭的穿透力,毫无可能性,纯属胡编乱造。《除三害》故事里,周处在河中与蛟龙大战三天三夜,更是无稽之谈,世间本无龙,你和谁打去?而大名鼎鼎的“司马光砸缸”,竟然也被质疑是在故意损毁公私财物。

质疑和求真是可贵的科学精神,是推动历史前进的重要动力,但一定要用对地方、看准对象,否则就会变得可笑、滑稽甚至荒谬,成了无意义的较劲和抬杠。神话本就是虚构和想象的,传说也是半真半假,还有各种民间故事也虚虚实实的,若谁硬要和它们较劲,拿着放大镜或哈哈镜去挑毛病找破绽,称得上“脑回路清奇”。

当然,对于古代神话、传说、民间故事,不是说不能质疑、批评、挑刺,而是要从实际出发,考虑到时间空间的不同,考虑到文学作品与科学实验的不同,考虑到古今认知能力和思维方式的差异,在满足这几个前提之下,再进行批评指正,就不会太离奇太奇葩。譬如说,可以批评这些文学内容的逻辑是否合理、有无自相矛盾之处、可否自圆其说、有无明显糟粕,等等。

反之,如果不问青红皂白,不管今夕往日,按“杠精式”的路子来挑刺找茬,吹毛求疵,不仅牛郎与织女的故事有严重“硬伤”,不符合今日的法制精神和科学态度,嫦娥奔月、梁祝化蝶、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刘海砍礁、柳毅传书、哪吒闹海等脍炙人口的神话传说,同样也都经不起严格“推敲”,也要统统被打入另册。果真那样,该何其荒唐可笑!

请“杠精”们放过那些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不要瞎较劲起哄,干点有意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