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9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南美人埃斯特拉达携维也纳爱乐乐团来沪连演两晚

“上海是一片古典乐理想土壤”

2019年10月29日   07: 上海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施晨露

“上一次,我从欧洲来上海,住了3天。第一天在酒店倒时差,第二天演出,第三天就飞回去了。”第二次来到上海的安德烈斯·奥罗斯科·埃斯特拉达说,“这次,我终于有机会走出酒店看一看这座城市了。”

哥伦比亚人埃斯特拉达是随维也纳爱乐乐团来到上海参演第21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作为全世界最富盛名的古典乐团之一,维也纳爱乐已是连续第三年来到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舞台。今年的演出一连两晚,第一天由克里斯蒂安·蒂勒曼指挥,埃斯特拉达执棒昨晚的音乐会,并与中国新生代钢琴家王羽佳首度合作。逗留上海数日,埃斯特拉达第一次走出酒店,一个人漫步在黄浦江边,“虽然我还没有太多时间认识这座城市,但我喜欢这里的演奏厅,也喜欢与上海观众交流”。

埃斯特拉达出生于1977年,19岁来到维也纳学习音乐,此后的一半人生交付了这座城市。2021/2022乐季,他即将接任维也纳另一支重磅乐团维也纳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之职。一个南美人在世界音乐之都得到认可,对埃斯特拉达来说并不容易。“在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学习期间,我曾经加入维也纳歌唱协会合唱团,以合唱队员的身份站在指挥的对面观察、体会这份工作。维也纳为所有学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很多机会,我会去各类知名乐团和艺术家的排练现场聆听并思考他们的表演。当然,有一些场合是不公开的,我也曾被‘请’出排练现场。如今以指挥的身份重返这些音乐殿堂,可以说是很奇妙的体验。”

在上海浦东,隔着黄浦江望着对岸的外滩建筑群,埃斯特拉达有种恍如重返多瑙河畔初见维也纳的心境。“我来自南美,和中国有些相似。相比古典音乐的发源地欧洲,无论是在南美还是中国,古典乐仍然是新兴的,但非常有活力。”埃斯特拉达说,来自中国的演奏家和指挥家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活跃,比如此次与乐团合作的王羽佳就拥有“无可挑剔的技术”和丰富的音乐色彩,擅长制造现场气氛。更令他感到鼓舞的是在中国感受到的乐迷热情,“很多年轻人,还有以家庭为单位的观众来到现场,他们的大声欢呼、热情反馈,对音乐家来说是激动人心的。中国观众对古典乐怀抱着积极接纳的态度和开放的心态,我们唯有以认真反复的排练和舞台上百分百的发挥作为回报。”

“我是一个典型的南美人,你能想象的南美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我都擅长。但在维也纳学习生活的20多年,又为我注入严谨的底色,如同烹饪一样,产生了化学反应。”当被问及作为一名年轻指挥如何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的资深乐手们紧密合作时,埃斯特拉达笑了:“是的,我也每天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他找寻到的答案是,尽量展示自己的个性,让乐团接受他的风格,也激励乐手们发挥个性,“在集体控制与自我发挥之间达到平衡,音乐就如同波浪一般澎湃起来。有时,我一个很小的动作,就可能激起一场音乐的风暴。”

“对了,我的助理就是上海人。”采访尾声,埃斯特拉达主动与记者分享了这个“小秘密”。“我在全世界经常都能遇到非常出色的中国音乐家。我很荣幸与他们合作,也很荣幸为中国观众奉献我对音乐的理解。无论是上海这座城市还是中国这个国家,这里的发展很快,而且人们团结一致。对古典乐来说,这是一片理想的土壤。我想对这里的观众说,音乐宇宙浩瀚,出发吧,去探索这片宇宙无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