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4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跟曹雪芹学诗

2019年10月24日   14: 朝花周刊/品艺·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李之柔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曹雪芹借林黛玉之口,说出了一个学诗次第:

“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瑒、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王摩诘即初唐诗人王维,以五言律诗见长;老杜即杜甫,七律集古今大成,如此称谓是为了区分晚唐诗人“小杜”杜牧;诗仙李白自号青莲居士,七言绝句最是清新飘逸;以此三家作基础,再上溯至陶渊明、应瑒、谢灵运、阮籍、庾信、鲍照。林黛玉信心满满地告诉香菱,“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红楼梦》中这个章节,我曾经推荐给很多初学写诗的朋友。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按照曹雪芹给出的方法学诗?难道他的作品比诗经、楚辞、唐诗、宋词还好?倘若将《红楼梦》中的诗词拿出来与唐宋名篇相较,结论是怎样?我的答复是:没有可比性!而且这种比较没有意义,对曹雪芹、对《红楼梦》也不公平。

生活中,无论说梦、解梦还是圆梦,都需要从梦中醒来,不能一直在梦中。曹雪芹无疑是一个提早醒来的觉悟者,作为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把自己的精力、诗词修养、美学思想都展现在《红楼梦》中,其突出特点就是“真”——真实地再现生活,还要用“假语村言”“将真事隐去”,既要描绘对美的向往追求,还要预言、再现美的沉沦毁灭。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代人物创作了许多诗词,林黛玉的作品就是林黛玉的性情,薛宝钗的作品就是薛宝钗的人品,还有迎春、李纨、香菱、薛蟠等人,莫不如此。古往今来,哪一位诗人的作品能拥有如此多样人格与性情?虽然曹雪芹并没有自己的诗词流传下来,但我们由《红楼梦》中的诗词作品就可以想见其诗词修养和功力。从书中各式各样的诗、词、曲、赋、楹联等韵文看,曹雪芹“按头制帽”的水平,堪称第一流。

当然,自南朝钟嵘著《诗品》开诗话之先河以来,历代均有诗话流传,但其中不乏人云亦云、隔靴搔痒之论,可能误导不少后来者。因此,曹雪芹作为一位好诗、懂诗、能诗的作家,为我们出示的“金针”才愈发显得可贵,更值得我们借鉴。甲戌本第一回脂砚斋评曰:“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有传诗之意”,既然前贤有心传诗,我们为什么不去珍惜呢?

生长在诗的国度,不知诗词鉴赏难免美中不足;若要读懂《红楼梦》,诗词功底也是不可或缺。从何学起?曹雪芹在第四十八回借黛玉之口,传授了学诗法门。

杜甫有诗曰:“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窃攀屈宋宜方驾,恐与齐梁作后尘。”曹雪芹没有让香菱跟着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学写诗,因为《红楼梦》中的诗词,不过是他依据人物秉性、情节发展立意而生,这在古典小说中尽管是开创性的,所有作品也能恰如其分,从不游离于书外,但就诗词学习而言,却非入门正途。故而,他在书中明示,要香菱学诗取法乎上,直追前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