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4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政治明星光环迅速褪去,未来施政将受议会掣肘,改组核心圈可能成为当务之急

加拿大大选:特鲁多连任,将组少数党政府

2019年10月24日   11: 国际/专题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安峥

与主流机构预测相符,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还是赢了。他领导的自由党在21日新一届议会选举中再度击败老对手保守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这一次,特鲁多赢得并不风光。自由党失去了议会多数席位,不得不品尝少数党政府的滋味。这样的局面对特鲁多、自由党意味着什么?卸下了明星光环,拿到了新的任期,特鲁多能在未来四年兑现他没能兑现的承诺吗?

险胜归功于经济成就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第43届联邦众议院选举中,执政党自由党获得众议院338席中的157席,以微弱优势胜出,但没有达到独立组阁所需的170席;最大反对党保守党获得121席,大幅超过上届选举时的99席;新民主党获得24席,从议会第三大党退步到第四位;仅在魁北克一省参选的魁北克集团获得32个席位,一跃成为议会第三名;绿党得到3席;独立参选人得到1席。

根据加拿大法律,所获席位数最多的政党将成为执政党,其领袖将出任总理。尽管自由党席位未过半数,但它仍可以议会最大党身份单独组建政府,特鲁多也将如愿连任。

舆论不禁为特鲁多捏一把汗。因为在21日投票之前,外界认为,特鲁多和自由党“悬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过去两年,加拿大出现了一个最不寻常、几乎无法解释的政治故事,特鲁多的明星影响力急速下降。一系列的失误迫使他不得不说服加拿大人,他有足够的判断力继续担任总理。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一系列政治丑闻让特鲁多的光环褪去。他曾违反“利益冲突法”受邀赴国外度假,被曝利用总统职权不当干预工程公司的腐败案件,“模范总理”的形象备受质疑。就在9月竞选周期启动之际,“照片门”事件浮出水面,他因早年化“棕脸妆”被指种族歧视。法新社称,特鲁多承诺会有不一样的政治,结果却与其他政客并无二致,经济增长并没有转化为惠及民生的实惠。据CBC的总体民调平均值,特鲁多支持率仅为31%,略微领先保守党,54%的加拿大民众对特鲁多持不满态度。

“这次选举的结果与此前的民调研究基本吻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丹认为,其一,竞争更趋激烈,自由党和保守党的差距更接近,出现少数党政府;其二,自由党胜算更大。尽管特鲁多这几年执政出现很多问题,累积起来对其支持率造成很大伤害,但没有哪个丑闻能够造成致命影响;保守党候选人希尔自身实力也不够强。更重要的是,从选前各项民调看,选民更关心的还是经济表现。在过去4年,加拿大的GDP和就业状况均有所改善,这些数据对特鲁多有利。此外,选民对于全球治理问题给予较大关注,消除贫困、对外援助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等,这些也是自由党表现得可圈可点之处。

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钱皓教授看来,自由党之所以能险胜,主要得益于执政期间国内经济出现增长、中小企业平稳发展、就业率上升、新增就业岗位达110万等因素,东部基本盘未受到冲击。多伦多大学历史系教授罗伯特·博斯韦尔(Robert Bothwell)认为,功劳并不能归于特鲁多本人,而是因为自由党其他人的团结一致。未来他必须展示出他还没有表现出来的素质。

被迫降级为弱势政府

毫无疑问,与2015年大选独得184席的“风光无限”比,自由党这次赢得有点狼狈。数据显示,自由党在2015年大选中的得票数为39.47%,高于保守党的31.89%;如今自由党得票数为33.1%,甚至低于保守党的34.4%。

正因如此,有观察人士称,反对党保守党才是真正的赢家——议席数较2015年增加了近三成,影响力大幅提升。“保守党此次战绩的确不错,”钱皓指出,虽未胜出,但大平原地区的传统票仓基本保住,还成功将自由党逼成少数党执政。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特鲁多度过了一个羞耻的选举之夜。选民们不仅迫使自由党接受被降级为弱势政府的事实,而且全国约三分之二的选民投票反对他。这是数十年来首个赢了议会选举、但输了得票率的案例。今后,特鲁多将不得不与其他党派合作,以通过政府预算案等相关立法。路透社称,加拿大先前12次出现少数党政府,通常都只有不到24个月的“保质期”。

其实,加拿大历史上不乏少数党政府得以幸存的先例。如1960年代皮尔逊总理领导下的自由党政府,与新民主党合作推出了医保计划和加拿大退休金计划;又如2006年至2011年间哈珀总理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推行了大规模刺激性支出和减税计划,使加拿大扛过全球经济衰退,甚至比其他发达国家更早走出低迷。CBC评论称,哈珀当时之所以能成功,得益于反对党自由党内部意见不一。但现在,特鲁多似乎没有遇到类似的便利。

有评论称,少数党政府往往会陷入恶性循环。无论总理还是政府,都有可能竭力迁就、甚至迎合支持其执政的反对党的纲领和要求。如此一来,反对党讨价还价的能力日益增强,执政党传统选民的离心情绪日渐加重,民意基础愈发薄弱。

“少数党政府有两个特点,”刘丹指出,其一根基脆弱,其二推行政策会受到议会掣肘。可以预见,特鲁多政府未来的关键议程,如政府预算、油管建设和外交事务等,都会在国内面临巨大阻力。一旦处理不好,随时可能会遭遇执政地位不保的危险。CNN称,加拿大在维持和平等方面的国际合作可能更加难以实现,这可能使得加拿大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进一步下降。

钱皓认为,在加拿大,少数党执政是一种常态,哈珀9年的执政就因为是少数党执政而进行了三次大选,直至2011年获得多数党执政。但少数党执政势必面临诸多挑战,一来,难以在议会通过重大议案,特别是年度预算,一旦不能通过,议会就可能面临解散。二来,一旦执政党无作为或有过错,议会通过不信任案,政府就得下台,全国进入大选,直至选出新执政党。

当然,摆在特鲁多面前的还有另一条路:自由党可能拉拢其他政党组建联合政府。有消息人士称,新民主党领袖周一晚已和特鲁多进行了交谈,但两党之间有一道无法克服的障碍,即新民主党坚决反对横山输油管道的扩建。

“联合执政并不是加拿大政治文化的一部分,”法新社指出,历史上只在1917年出现过一次。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保守党与自由党联手,推动通过征兵法案。刘丹也认为可能性不大。

第二任期坎坷不平

舆论普遍认为,对于特鲁多来说,在丑闻缠身的情况下赢得选举是艰难的,但要掌舵少数党政府可能更加不易。他的第二任期注定坎坷不平。

CNN称,衰落但未出局,特鲁多的当务之急可能是改组核心圈子、安插更善于观察的政治贤人,从而让自己远离危险。

钱皓认为,特鲁多政府面临的最主要任务是搞好经济、惠及民生,特别是环境和能源经济,继续提升中小企业的经济活力、加强其他基础设施等。在国际层面,他可能会将重点放在几个领域:寻求在2021年成为安理会非常任成员国,这也是他执政首年承诺的目标;继续加强加拿大在北约的作用,继续与欧盟保持一致;在多边框架内推进加拿大在维和、难民安置、中东冲突中的积极作用;在维护加拿大本土利益的基础上,与美国保持战略合作等。此外,对华关系也是他当下面临的棘手问题。

另有评论指出,加拿大人希望这位政治明星能够脱下华服、撸起袖子,开启务实成熟的四年任期,兑现没有兑现的承诺。问题是,他真的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