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1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伴一波微澜成沧海

2019年复旦管理学终身成就奖获奖人 赵纯均

2019年10月21日   08: 专题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管理学界有一句笑谈,称有位赵老师是中国高校管理学院院长的院长。这一位老师,便是中国MBA教育事业开创者、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第二任院长赵纯均。

“赵纯均老师开拓了我国MBA教育事业,推进了工商管理学科建设,在动态投入产出和决策支持系统的应用研究上做出杰出贡献,在中国管理学界引领了中国式管理理论和实践的研究。”一如中国工程院院士、湖南工商大学校长陈晓红所言,近半生时间里,赵纯均就像一位阔步在前的大家长,总在为中国现代管理学教育来回奔忙,陪伴并呵护着一波又一波微澜汇成沧海。实干与情怀,辛苦与付出,全都沉淀在一头霜色华发中。

1986年,在维也纳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IASA)做了两年访问学者的赵纯均回到母校清华,接到新任务,调动进入清华经管学院任职。对于毕业于电机系,而后又在自动化等系任教近20年的他来说,这段与管理教育的缘分,开始得有些突然。

“改善师资,调整结构,扩大规模,争取外援。”赵纯均与同仁日思夜想,拿出16个字,成为了一句至今听来依然掷地有声的口号。

白重恩毫不讳言赵纯均是学院发展和中国管理学教育事业发展中的功臣。作为清华经管学院现任院长,他曾在就任后于一席对谈中向赵纯均取经,得到了“做院长务必要公正”的建议,深感有益。而这并非两人间的第一次交流。

1999年,一群研究转型经济的学者在北京开国际会议,白重恩身在其列。会议期间,赵纯均等来自清华经管学院的老师受邀与参会者进行座谈,提到如何借鉴世界最优秀经济管理学院的经验,以提升自身研究和教学质量的话题。这场座谈,最终成为了清华经管学院特聘教授项目的发端。

作为富布莱特学者,赵纯均在九十年代中花了一整年时间,在沃顿和斯隆等管理学院开展了关于美国管理教育的专题研究,相当深入地了解了世界一流管理学院的办学思路和经验,为后来打破常规成立世界上最高水平的国际顾问委员会,争取率先获得AACSB和EQUIS两大全球管理教育顶级认证;较早与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和哈佛商学院等国际顶尖商学院开展一系列实质性合作奠定了基础。

在老百姓尚理不清MBA与打篮球并无关联的1991年,作为教育部批准首批试办MBA学位教育的9所高等院校之一,清华经管学院MBA开始正式对外招生。与如今的风生水起截然不同,那一年,因这一学位而来到清华经管学院的学生仅15名。

风起于青萍之末。此之前3年,赵纯均在1988年冬的清华大学甲所与来自其它5所高校的专家学者一同连开了两天由教育部组织的论证会。这场论证会的主题,便是MBA教育是否要在中国办。

“客观的现实需要是摆在那儿的。”如今再追溯中国MBA教育的起点,被誉为中国MBA教育开创者之一的赵纯均觉得,与其细细辨析必要性与可行性,不如说一切更像是应时应势:一者,既有的干部研究生班堪为我国干部培养模式楷模,值得在汲取西方经验后改良发展;一者,1980年研究生学位制度正式确立,为发展专业学位提供了相应基础;另一者,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培养一大批经济管理人才成为亟需。一桩桩一件件,皆是中国MBA教育得以繁荣的“助推器”。

“老有人说MBA教育是舶来品,我不喜欢听这个。”哪怕到了今日,赵纯均总也忍不住纠正此类观点。在他看来,中国MBA教育的基因来自创办于1980年代初期的干部研究生班,其后才是对北美等其它国家相关人才培养模式的借鉴。让MBA教育在中国落地,一贯遵循时任国家经委主任、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主任袁宝华提出的:“以我为主,博采众长,融合提炼,自成一家”的方针,而绝不是“照着美国抄”。

推动MBA联考制度的设计、实施、改进和创新便是此中例证。90年代中,国内MBA招生院校增至二十余所,学生规模已达千人,而各校招生标准却莫衷一是,并没有如GMAT成绩的参考指标。社会之上,有关MBA学生质量的质疑鹊起,引得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内部讨论声连连,最终决定,还是要设下统一“门槛”。赵纯均时任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在他的见证与参与筹划下,MBA联考于1997年正式落地。不完全类同于学术型研究生的甄别方式,这一考试更为兼顾MBA学生尤其侧重实践经验的特点,是为专业学位研究生选拔方式设计的一次本土化尝试。

不止有一人评价赵纯均的眼界开阔长远。于推动中国MBA教育的过程中,在推动实施MBA教学评估、新增院校的评审和辅导,制定MBA“九五”、“十五”发展纲要,结合中国国情论证EMBA项目的可行性并建立项目建设基本规范之外,他的心里还装着百千公里外教育资源不均衡的西部。

赵纯均是一位杰出的领导者。当过学生又做过同事,杨斌在赵纯均身旁接触多年,称他尤善于在不同的力量间寻找动态平衡,是一位“拧麻花的高手”。他一连枚举出赵纯均拧起的若干“麻花”:有教学的理论与实践,有理念的国内与国际,有教师的培养与引进,也有争取资源的校内与校外。每一种平衡,无不是在凝结双方力量后,起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良效。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原厦门大学副校长吴世农感慨:“在每一年全国MBA教育指导委员会的年会和全国管理学院院长联席会议上,赵老师总能高瞻远瞩,抓住中国管理教育的关键问题,始终坚持质量第一的原则,正确处理好数量与质量间的关系,推动中国管理教育的发展。”

到了享逍遥的年纪,赵纯均仍未放下对中国管理教育和管理学事业发展的关切,他悉心了解领域中的点滴发展,亦参与并支持着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的工作。纵然有忧心之处,面对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态势与对管理学人才的广泛需求,他的态度仍倾向乐观。作为一份来自前辈的殷殷展望,他希望有人能够继续接棒,去做一些短时期内“显示度不高”的事,让好院校帮助后进院校,提升整体水平。因为“成果终会体现在学生的未来成长路途上。” (陈文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