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9 星期三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盐城曾经的骄傲和它错过的那些机会

2019年10月09日   09: 长三角周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让人扼腕叹息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品牌与时代发展的共振与脱钩;“新燕舞”能否踩准时代节拍,给长三角的老品牌复兴提供一个可参考的样本?

■本报记者陈抒怡

在盐城,即便已经很少见到“燕舞”这两个字,也不必怀疑这一品牌在盐城人心目中的地位。

“燕舞”鼎盛时期,一年税收能达到3000万元,折算后相当于现在的20个亿,相当于年营收能达到400个亿左右。年营收400亿元是什么概念?根据2018年财报,五粮液年营收400.30亿元。而位于盐城的东风悦达起亚汽车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不过299.33亿元。说“燕舞”是盐城人曾经的骄傲,毫不为过。

然而,回溯“燕舞”的发展历史就会发现,这40年,它曾拥有过自己的高光时刻,但更多时候是让人扼腕叹息。这背后,其实是一个品牌与时代发展的共振与脱钩。

上世纪80年代,“燕舞”面临的是短缺经济时代长期被抑制的消费需求在短时间内爆发式增长,凭着价格优势,再加上广告的推波助澜,燕舞卡式磁带收录机更像一头“站在风口的猪”,迅速腾飞。

然而在采访中,记者听到更多的是“燕舞”在高光时候错过的机会。在生产效益持续增长的时候,燕舞厂没有从原有的粗放式发展的路径中及时转型,仍然依靠增加投资、扩大厂房、增加劳动力投入来增加产量,实现经济增长。但这种发展模式的一大弊病,是管理难度的增加,机构臃肿、人员冗杂,高速发展在一瞬间就容易转变为失速。此时,再加上CD、VCD、DVD等新兴家电音响的不断迭代,“风口的猪”在风口转向后急速陨落,也是可以想见的结局。

如果将目光转向当时长三角的其他地区,可以发现,“燕舞”错过了一次改制的机会。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正是苏南的乡镇企业大规模改制的时候,改制的结果是激发了这些企业的活力。但这股改革之风似乎并没有刮过长江,当时的燕舞厂所有制结构和产权结构仍然单一。有业内人士透露,当时燕舞厂的管理模式,几乎是照搬党政机关的形式和“领导待遇”,这样的机制直接影响了企业活力和运营质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时燕舞厂已率先研制了VCD、空调等产品,后来国内空调知名品牌“春兰”厂还曾经到燕舞厂学习取经,南京的“熊猫”、青岛的“海尔”也派人来洽谈过合作事宜。甚至有传言说,日本的索尼、三洋、夏普等国际品牌公司,也曾先后派人到燕舞厂考察过。可惜,不够灵活的决策机制,使得“燕舞”与这些机会统统失之交臂。

等到2012年“燕舞”的复兴被提上议事日程时,摆在燕舞集团面前的是一个被错过的消费类电子产品产业发展的机会。在采访中,燕舞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张锦冬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他在珠三角寻找合作企业时发现,老燕舞厂倒闭后,有一批员工前往深圳,加入了珠三角消费类电子产品的产业大军。此消彼长,老燕舞厂留下的技术和知识产权逐渐被淘汰,直至整个产业在盐城后继无人。这次,时代没有站在“燕舞”这一边。

“新燕舞”所遇到的“选择性障碍”,其实也是一种不断试错的结果。在没有产业积累的地方想要另起炉灶,生造出一个生产性企业,犹如缘木求鱼。

再开个脑洞,如果老燕舞厂能活到现在,也许盐城也不是现在的盐城。可惜历史不允许假设。

上海的一家咨询公司曾给燕舞集团提供过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在“55后”到“80后85前”的人群中,有七成受访者对燕舞品牌有认知,其中有六成左右的被调研人群会考虑在燕舞复出后购买其产品;但在“85后”到“00后”的人群中仅有一成对燕舞品牌有印象,其中“00后”的人群基本没有听说过该品牌。

留给“燕舞”品牌的时间不多了。全新的燕舞集团,能否踩准时代节拍,给长三角的老品牌复兴提供一个可参考的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