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30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1984国庆,天安门广场“走正步”

2019年09月30日   16: 朝花/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于文岗

我说的“走正步”可不是打趣调侃,而是庄严时刻在庄严地点庄严地迈步。

那是1984年,在北京市委党校理论班科社专业学习。春末夏初的一天,校方开会说,根据上级指示,确定83级培训班、理论班共7个班学员参加国庆35周年群众游行,与中央团校、全总干校学员联合组成一个方阵受阅,展示党政机关干部形象。当然了,关于政治任务的光荣艰巨性、重要性、责任感等,动员是必不可少的。

其实,这一切要旨,最后指向通过天安门的方针,且要走正步,走得要像那么回事。何以做到?唯有练队。从此,早晨爱睡懒觉的、跑步打球打太极的,统统都早起练队了。

走正步,看起来好看,走起来难。要把走姿分解成踢腿、出脚、甩臂、脚尖下压等分解动作,不仅每个人要走得标准协调,更要照顾前后左右动作一致。于是乎,练队也都是蛮拼的:早晚练、课间练,在市委党校练,到中央团校、全总干校练,还到外交学院、建工学院练。本想暑假回老家陪陪老父老母,可为了练队,我按要求提前10天返校。记得第一次合练,呼啦啦100多辆大巴,大中午就赶到通州张家湾机场集结。8月末的太阳毒射暴晒,直练到天黑才撤场。另有两场预演,都是傍晚集结,折腾到半夜。回校后,兴奋得睡不着,思想也活跃起来“走两步”。

校方在“动员”中特别强调:国庆35周年阅兵和群众游行的主题,是展示改革开放成果。几个月来的练队、合练和预演,我反复思忖、体会与感悟,对这个主题以及“走两步”,也有了自己的认识——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当代中国从思想解放走向改革开放,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走步,就是要走出领导干部思想解放、改革开放、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精神状态,不能有一点死板僵硬和拘谨。思想解放我懂,党校就是学习马克思,讲实事求是的。1983年9月1日入学以来,很是读了些马恩著作,且还不断地读到1985年7月毕业。读马恩,才知马恩所说的一切都是有条件的,不能有任何教条框框。故而学马恩核心之核心,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具体就是人民的立场、实事求是的观点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这是北京市委党校校委、科社教研室主任,也是我们的班主任马句教授现身说法告诫我们的。他是艾思奇的学生,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极深,对他之教授,我坚信不疑。正是他的现身说法和告诫,给了我作为一名党校理论班学员“解放、开放、走好步”的认识,也给了我后来学习工作上思想解放、不教条、不拘泥的眼光、底气和力量。

何以走得不死板、不僵硬、不拘谨?经历过那些“练走”的夜晚,我突发灵感:“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对,就按《国际歌》唱的气度与境界去走。

9月30日子夜时分,我们穿上“立领三兜一身白”游行装,拿上统一花束和党校食堂为我们准备的面包香肠便餐,早早赶到现国家博物馆西北侧,比预演时的集结地点——公安部西侧,距天安门广场更近了些。因我们在第一个游行方阵中,这样更方便以最快速度出场。

10月1日,阅兵分列式一结束,我们这个蛰伏了大半夜的“一身白游行方阵”,神兵天降般冒了出来,百人一排快快列队起步。瞥一眼左右,个个精神抖擞,踢腿格外整齐有力,“振兴中华,实现四化”口号喊得震天响,“天下的主人”昂首通过天安门广场。虽然走步不影响往城楼上瞟一眼,无奈都是看得见人影,看不清面容。

走过西观礼台没多远,就恢复了常走。练了好几个月,仅仅“走两步”,大家都觉得不过瘾。相视一笑:“这就完啦!”其实,接下来也不轻松,方阵要保持队形过六部口、西单、民族宫,一直走到复兴门才自行解散,花束也顺手送给了路边观众。

因为交通管制,既没车接也没公交可换,从复兴门走回车公庄市委党校,已近下午一点,进宿舍把门一锁,倒头便睡。晚上,才知道游行时北大学生打出了“小平您好”横幅。

国庆35周年阅兵与群众游行,引起全世界特别是华人世界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更为思想解放、改革激荡、生机勃发、春水奔流、活力四射的80年代中途加油,我的思想与人生也深深打上了“解放而不禁锢”“开放而不闭锁”的烙印。1984,我为祖国“走正步”,我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