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9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人体写生”为何还能被热议

2019年09月19日   02: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首席评论员 朱珉迕
历来被视作美术专业基本功的人体写生,历来被当作美院学生必修课的人体写生课,偶一上网,竟然还能引发热议,上了热搜。这事发生在2019年,很是让人诧异。

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显然不会想到,自己在课上的写生示范,却能在网上收获“这是中国,能不能学点好的”这样的“教诲”,以及“艺术就是耍流氓”之类的斥责。近日,他不得不向媒体回应说,使用人体模特“是国家允许的、科学的、合法的,也是全球范围内美术院校普遍的方式”。

这些话本不必说,因为本来都是常识,而且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就在国内建立起来的常识。一百年前刘海粟顶着“艺术叛徒,教育界之蟊贼”的骂名,坚决把人体模特引入中国,开美术教育接轨世界之先河,有过一段记入史册的风波。但那毕竟是中国刚刚告别封建王朝不久的时代,民智启开尚需时日,冲破桎梏也有过程。新中国成立后,类似问题也曾引起过大大小小的波澜,事态一度到了相关部门发文“废除美术部门使用模特儿”的地步。风波关头,毛泽东主席特别作了一段著名的批示:“……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

如今在网上痛骂的网友们,不知是否听说过这段话,又如何理解这段话。无论如何,今天的时代和环境,与百年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比60多年前也有了长足的发展。“思想解放”讲了多年,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专业规范和行业惯例,一个普通的美学问题,至于还酿出某种“舆情”吗?如庞院长所言,网友的抨击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更“不可思议”,甚至让人“不寒而栗”的,还不是美学问题。美与不美,人各有所好,观念不一很正常;因为国情和文化传统等缘故,对一些“舶来”的艺术形式接受程度不一,也是可以理解的。正常范围内的文艺批评,只要基于理性,更是应当鼓励的。但这一次,不少义愤填膺的网友,却似乎并不为了“批评”而来,而分明带着一股“杀气”。“美盲”“耍流氓”之类的评论,以及一些难听得多的话语,分明已不再是讨论问题,而是宣泄偏见。那些看似温和的“谆谆教诲”,譬如“这是中国,能不能学点好的”,其实更为危险——评论者试图用一种看似正确,实则被歪解的“民族话语”,来取代本该限定于专业范畴内的讨论逻辑,并扣上一顶大帽子,直接取消理性讨论的前提,甚至扭曲常识。

说到网上的批评者,庞院长还有一句气话:“这些人才是美盲”。“美盲”可以进行美学普及,舆论场上更值得担忧的,其实是“讨论盲”。任何批评和讨论,都应基于理性,应怀有对于讨论对象最基本的尊重,以及特别重要的——对常识与规范的尊重。让专业的归专业,让审美的归审美,本是健康讨论的基础。那些令人惊诧的骂声,表面上是在施展语言暴力,实质是在滥用一种傲慢的权力——即便这样的权力微不足道,甚至虚无缥缈。

这是一种有些可怕的思维方式,它不只会让专业人士蒙受不白之冤,或是令大多数旁观者瞠目结舌,更会扭曲那些原本朴素而崇高的价值。比如“这是中国”,潜台词是中国不兴外面那一套,不管什么“国际惯例”——可这哪里是“中国”?又哪里是在“爱国”?又有人将此上升到“文化自信”的高度,恐怕他们也忘了,党的十九大报告分明有过“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深刻提炼。更值得警醒的是,一旦这类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大行其道,很可能影响正常的社会秩序和是非判断——有人在留言中就反映,有艺术院校“因为一些家长和学生的极力反对”,已经“取消了模特写生这一项”。此事确凿与否尚待调查,但在与此无关的公共事件中,类似的“因噎废食”甚至“混淆是非”,却是真真实实在上演。

当然,很多事在舆论场上来得快去得快。此番关于“人体写生”的“舆情”,大约过几天便平复了。还值得庆幸的是,在存在大量攻击言论的同时,网上也不乏清醒之音,有自发的驳斥,也有认真的说理。在大部分人看来,挑起此事的言论,更像一个笑话——但愿,但愿它们真的只是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