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4 星期六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刺猬的坚定和狐狸的灵活

2019年08月24日   06: 读书周刊/读书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杜天昕

20年前,耶鲁大学为了培养世界未来的战略家和国家领袖,开办了“大战略”课,研究世界历史上的领袖人物做出的重要决策,从而发展学生设计和提出有效大战略的能力,以解决紧迫的全球问题。“大战略”课程受到广泛关注,是耶鲁大学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而20年后,该课的主讲人,普利策奖得主、著名战略学研究专家约翰·刘易斯·加迪斯将大战略课程的理论研究精华浓缩成了《论大战略》一书。

《论大战略》以公元前400年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入侵希腊作为开篇。幕僚阿尔达班以前方可能存在的风险劝阻他,但薛西斯一世却不以为意,最终他虽然率领大军渡过赫勒斯滂海峡,却在雅典被希腊人强大的水兵击败,只得狼狈而归。

加迪斯引入了以赛亚·伯林关于刺猬和狐狸的比喻:刺猬坚持一个目标,固执而坚定,依照不变的原则行事;而狐狸适成对照,追求多个目标,且目标之间可能并无关联,但能够根据环境的变化及时作出调整。对于加迪斯来说,薛西斯一世就像刺猬,他对于自己征服希腊的使命心无旁骛,而且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万王之王”的力量怀有绝对自信,但他忽略了供给、资源、地形、风暴等一系列客观条件和可能出现的意外,因此最终陷入窘境,被希腊舰队击退。而如果薛西斯一世像狐狸式人物阿尔达班一样试图把一切可能都纳入考量,又会因此而无法做出决断,止步不前。

对于伯林来说,刺猬和狐狸的身份似乎不兼容,“一个人可以专注维持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可以致力于建立、维护或服务于一个伟大而光荣的国家,”伯林写道,“但并不总能同时达成两者。”但加迪斯认为,人类自然具备在大脑中调和对立的能力,我们同时具有狐狸式的“快思维”和刺猬式的“慢思维”。而使得我们可以在二者间切换的能力就是常识,它保证我们可以一边玩手机一边走在路上而不会撞上路灯,以及尝试解决生活中各式各样的两难问题。

那么为什么历史上的很多领袖人物都不具备这样的常识?为什么像薛西斯一世、伯利克里、拿破仑这样杰出的军事、政治领导者最终都落入失败的境地?加迪斯从失败者的经验中得出的教训是常识就像氧气一样,人走得越高,它也就越稀薄。当领导者身居高位,就容易被自己的权威和成就所迷惑,深陷自己所擅长的角色无法自拔。拿破仑就是在一次次胜利之后,对于自己的战术逻辑产生了绝对信任,却忽视了环境和偶然因素的影响,率领法国军队背井离乡,深入俄国寒冷的冬天,最终遭遇了失败。换句话说,拿破仑追求的目标超出了他的能力,他没能恰当地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

但加迪斯的结论并非一句悲观的“不要追求超出你能力范围的目标”,他也提到了像林肯、罗斯福这样能够完成看似远远超越自身能力的壮举的伟大战略家。林肯出身平凡,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也没有军事和政治经验,却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带领联邦赢得胜利,废除了黑人奴隶制。是什么帮助这些大战略家超越环境和能力的限制,做出正确的决策?加迪斯认为掌握大战略的最好方法就是了解历史人物的“故事”并从中获得经验,而他在这本书中对于跨越2500年时空的历史人物进行分析,从而得出什么样的战略才能称得上是大战略。

加迪斯相信逻辑和理论不能推断或预测一切,因此在实践中重要的是预判可能发生的意外,并及时做出调整的能力。像斯皮尔伯格执导的林肯传记片中所说,“指南针……能从你所在的地方为你指出真正的北方,但对于你前行路上将要遭遇的沼泽、沙漠和峡谷,它不会给出任何建议。如果在前往目的地的过程中,你只会闷头向前冲,不顾障碍,必将陷入泥淖,一事无成……那么,即使你知道真正的北方又有什么用呢?”

同理,创作了《战争论》的克劳塞维茨指出,如果一种理论试图涵盖一切,它就会失去意义,成为冗长的废话。而包括法律在内的某些理论之所以可以适用于一切可能性,是因为当这些抽象的概念被应用于现实上时,它们允许“更自由的解释”。克劳塞维茨由此得出,天才战略家需要的“在任何时候都能洞见真相的洞察力”来自于将战略和想象结合,这种能力更接近于艺术家理解世界的方式,而不是科学家的。在了解了所有已知条件的情况下,有时也需要直觉和想象力的帮助。因此,优秀的战略就是要在理论和实践、计划与即兴之间找到平衡。

不仅如此,加迪斯还相信作为战略家,为了面对理论无法解释的未知情况灵活应变,自相矛盾有时也是一种优势。他并非认为人可以没有原则地行事,而是认为原则只应用来确定目标,而在达到目标的实践过程中,如果太在意前后一致和自我一致,反而会作茧自缚。罗斯福就曾坦言:“我是一个玩杂耍的人,从不让我的右手知道左手要做什么。”

加迪斯相信,“一流的智者能够同时在脑海中持有两种相反的想法,并且仍然保持行动力”。真正的战略家可以以刺猬的方式坚定自己的目标,同时用狐狸的手段向目标前进。加迪斯探讨的战略逻辑不仅适用于做出宏观决策的领袖人物,也适用于关注企业发展战略的企业家,和想要在生活和事业中找到方向的个人。

《论大战略》

[美]约翰·刘易斯·加迪斯 著臧博 崔传刚 译

中信出版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