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9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不顾美方加征葡萄酒关税威胁,法方重申将坚定执行向互联网巨头征税决定

“数字税”会否成为美法关系分水岭

2019年07月29日   08: 国际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张全 本报见习记者 陆依斐

一年前还“兄弟情深”的美法关系,最近变得越来越拧巴。2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签署新法律,将于2020年向全球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服务税,美国四大公司首当其冲。此举引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反弹,称可能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27日,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重申征税决心不变,并希望在8月底的七国集团(G7)峰会之前,与美国就征税问题达成协议。

法国媒体评论称,尽管马克龙最初与特朗普结为“密友”,但表面上的和谐掩盖不了二人在贸易、气候变化和伊核问题等核心理念上的分歧——打着“复兴欧洲”旗号的马克龙越来越敢于与行事冲动、鼓吹“美国优先”的特朗普分庭抗礼。数字税这个美法博弈的新战场,将为两国关系乃至美欧关系带来新变数。

法国扮演“领头羊”

美法此轮“斗法”始于4个月前。

3月初,勒梅尔提交法案,计划向全球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服务税。全球数字业务年营业收入超过7.5亿欧元(约合8.4亿美元)和在法国境内年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约合2814万美元)的企业将被征收3%的数字服务税。本月11日,法案在法国参议院获得通过,24日获得总统签署。

新税法将于2020年生效。达到上述起征点的,主要是谷歌、亚马逊、“脸书”和苹果四大美国互联网巨头,因此该税在法国又被称为“GAFA”税(美国四公司首字母缩写)。

法国征收“GAFA”税并非心血来潮,它一向认为,在数字经济时代,针对互联网企业的征税制度长期存在漏洞,应该推动税收改革。欧盟委员会2018年数据显示,全球科技公司平均税率为9.5%,而传统公司税率则高达23.2%。一些互联网巨头在爱尔兰等低税区设子公司避税,在法国这样有大量销售额的国家缴税则很少。

事实上,不仅法国,不少欧洲国家也在酝酿开征数字税,一是出于对互联网巨头避税的不满,二是新税种可以缓解各国财政压力。奥地利、英国、西班牙、意大利都已拟定开征数字税的方案。分析人士认为,法国之所以在征收数字税方面迈出实质性一步,一大原因是背后有欧盟多数国家撑腰打气,希望法国扮演领头羊角色。此外,法国率先对美“发难”,也是为促使其他欧盟国家抱团跟进。法国表示,如果达成一项税收改革的国际协议,它将取消这项税收,并希望在2020年底前将所有经合组织成员国包括进来。

美国瞄准葡萄酒

对于法国挑头打破“过时税收体系”的决心,美国全然无法接受。山姆大叔怎能容忍谷歌、苹果等高利润互联网巨头的“奶酪”被夺走?

于是本月中旬,特朗普政府威胁对法国提议征收数字税发起调查。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美国可能对从法国进口的产品采取加征关税或其他贸易限制措施。根据外媒说法,美国将于8月19日就任何拟议的行动举行公开听证会,公众可以在8月26日之前提出意见,随后美国可能征收关税。

除了祭出“301调查”之外,特朗普26日还在推特上发文说,如果有谁要向美国科技企业征税,那应该是他们的祖国美国。他一边谴责马克龙的“愚蠢”决定,一边暗示采取对等报复,可能拿法国葡萄酒开刀。

美国是法国葡萄酒和酒精饮料的最大单一市场。2018年输美法国葡萄酒价值32亿欧元,约占法国葡萄酒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

保护欧盟内部市场

对特朗普的“大棒”威胁,法国人显然没有畏首畏尾。他们迅速回应称,将坚持执行征税决定,同时澄清开征数字税并非针对美国企业,希望美国不要把它与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混为一谈。巴黎表示,8月底举行的G7峰会是推进该税的“重要机遇”,美法应就达成国际性共识继续努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法国问题专家邢骅表示,马克龙的竞选纲领是力主建立“保护性”欧洲,为步履蹒跚的欧洲一体化注入新动力。所谓“保护性”欧洲,既指保护欧洲的利益,亦指保护欧洲的价值观。在科技浪潮席卷全球、美国互联网巨头攫取高额利润的背景下,法国感到利益分配不公的情况突出,因而采取异常有力的措施,希望追回损失。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认为,美欧在数字税问题上分歧由来已久。相比美国,欧洲在数字经济、互联网领域竞争力不足。近年来,欧盟一直想办法保护内部市场。经常可以看到欧盟对一些美国大型企业征收高额税,虽然不是以数字税的名义。不过,崔洪建也表示,欧盟各国并未在数字税问题上达成共识,有些国家反而希望通过优惠的税收政策吸引他国互联网企业入驻,例如爱尔兰。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新论战也让美法关系再度蒙上阴影。外界注意到,特朗普对马克龙的评价,一年内已经发生三次变化——从最早的“完美”到后来的“无礼”,再到此次以“愚蠢”相称,变化之快令人惊叹。

时间回到一年前。去年4月,马克龙访问美国时,特朗普把迄今唯一一次白宫国宴献给了对方。两人又是握手,又是牵手,又是贴面礼,情意浓浓。特朗普甚至还替马克龙掸头皮屑,称“我们得让他完美”。谁都没想到,美国和法国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特朗普先是在贸易上被马克龙“打脸”。去年7月,美国和欧洲贸易谈判达成了“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协议。特朗普向农民邀功称:“我们刚为你们打开了欧洲。”他还挥舞一顶写着“让我们的农民再次强大”的绿帽子。然而特朗普才得意了不到一天,马克龙就立刻“反转剧情”,称反对将农业纳入任何贸易协定。在法国的压力下,欧盟也表示“农业并不在美欧谈判范围之内”。

两个月后,这对“密友”又在联合国大会上交锋。面对特朗普不时抖出“美国优先”和“零和思维”的“包袱”,崇尚多边主义的马克龙在演讲中直言“民族主义总是会导致失败”。就气候变化问题,这位年轻气盛的总统发出最强硬言论,称“拒绝集体行动,某些人只会使自己更加脆弱”,矛头直指退出巴黎协定的特朗普。在伊核问题方面,马克龙呼吁通过“对话”倡导多边主义解决伊朗问题。这与要求“孤立伊朗”的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

当时就有外媒感叹,“现实主义取代了靠不住的兄弟情”;“掸去头屑”这种“温情画面”已经一去不返。果不其然,去年11月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期间,“特马”二人再度爆发口水战。针对马克龙打造欧洲军、减少对美依赖的言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怒怼:“非常无礼,但或许欧洲应该首先支付其在北约中的公平军费份额,美国对此给予了极大补贴!”

法国媒体认为,尽管双方世界观截然不同,马克龙最初还是与美国总统成为了朋友。但眼下,在贸易、气候变化和伊核问题等领域,打着“复兴欧洲”旗号的马克龙越来越敢于与行事冲动、鼓吹“美国优先”的特朗普分庭抗礼。数字税将成为二人的新战场,成为G7峰会一个关键的紧张点。

颇具象征意味的是,上月,美法领导人去年在白宫南草坪种下的友谊树死了,仿佛隐喻着美法同盟关系的动荡。邢骅说,马克龙上台后带来新的外交风格,令法美关系处于一种特殊状态——法国想在国际事务中保持领先地位,不甘平凡。过去人们说,中等实力的法国在国际事务中坐“头等舱”,现在马克龙上台后,想坐“特等舱”。所以他对美外交的特点是,试图与领导人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但在具体政治议题上又敢于明确提出不同政见。如此一来,他势必与特朗普在多边主义、欧洲防务等原则性问题上产生嫌隙,导致两国关系不断生出龃龉。

但另一方面,美法同盟关系并未“崩断”,依旧有相互借重和妥协的一面。邢骅说,在数字税问题上,尽管法国很难完全放弃征税,但它征税的额度、方式、时间等,都可以与美国方面会商,取得一个双方能接受的结果。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援引法国政治分析人士尼古拉·米尔科维奇的说法称,特朗普与马克龙的私交在过去几个月里恶化了,从“兄弟情”逐渐转变为不断的谩骂,因为马克龙试图领导欧洲并推行独立政策。在米尔科维奇看来,特朗普显然决定为法国的行动涂抹反美色彩,并可能在贸易争端中动用税收杠杆。不过,即便特朗普政府对法国葡萄酒征税,从长远看不太可能影响这一行业。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由于巴黎拒绝介入战事,美国官员曾呼吁抵制法国的葡萄酒,但效果不彰,法国葡萄酒制造商只是将产品从美国转移到其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