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4 星期三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嘉定连通江苏的浏翔公路坑塘连环,一些路段出现龟裂和沉降

一条城市公路竟然开出了“越野”感

2019年07月24日   06: 上海/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车佳楠 实习生 开西

7月16日一早,家住嘉定区的陈小姐开车上班途经浏翔公路塔新路路口时,碰上连环“坑塘”,“车头一下蹦得老高,跟过山车似的,人也差点撞到头。”仔细一看,浏翔公路的这段道路坑坑洼洼,柏油路四分五裂,伴有明显下沉。

浏翔公路位于进出上海的西北物流门户嘉定区,24小时穿梭着大型、重型卡车与货车,道路的养护和维修显得格外重要。“可这条公路年年修年年坏。一下大雨,就会出现一个又一个积水点。无论是私家车还是卡车纷纷绕道躲避,污水直飞溅到非机动车道。”担当门户的浏翔公路,因此被不少进出上海的司机调侃为“车一跳,上海到”。浏翔公路为何总修不好?能否想办法加以改善?本报记者前往现场实地调查。

重卡连续碾压,道路千疮百孔

7月19日上午,记者从上海绕城高速G1501驶入浏翔公路收费站。沿着下匝道行驶,急转弯处三个连续的“鼓包”提醒路况急转直下。没多久,采访车突然抖动,原来收费站口的沥青路面出现凹陷和碎裂。由于来往车辆多,破碎处已被打磨得十分光滑。在浏翔公路收费站口,大型重卡、挂车源源不断进出。

浏翔公路是一条南北向的双向四车道公路,中间绿化带隔离双向车道,两旁则有金属隔离带划出非机动车道。道路两侧树木林立,西侧间或出现村庄和工厂,东侧路口连续不断地出现了马陆葡萄、农家采摘的招牌。但往来飞奔的多是集卡、箱式货车,或是空挂的加长拖车,带给果园翻飞的尘土和阵阵喧嚣。采访车夹在重卡之间小心行驶,至嘉旺路路口,所有车辆竟不约而同踩紧了刹车。

前方怎么了?原来,往南的两车道因施工而封堵;往北的两车道分出一条供往南车辆行驶。车速放慢后,记者得以看清受损的路况:灰扑扑的地面出现一块块1平方米左右的沉降和龟裂,凹陷处厚度不均。一个修补过的路段经不住重卡的连续碾压,再次出现凹陷,与周边破裂的地面形成连续的小鼓包。迎面驶来的司机见状纷纷绕开。

尽管限速40码,但道路的龟裂程度还在加重,已出现可以放下一个拳头的裂缝和小坑;在一处废弃公交站亭附近,甚至出现一处10米多长的“坑塘”。越接近浏翔公路塔新路口,道路越发千疮百孔,4条车辙生生在沥青上滚出8条微型的坡峰坡谷,遍地都是洒落的黄沙和木屑。

记者蹲守在一旁,也感受到地面传递而来的震动。有司机抱怨,好好的一条城市公路,竟开出了“越野”的感觉。

超载卡车通行,道路养护效果差

塔新路路口至练祈河桥前的浏翔公路路况也堪忧。短短500米内,南往北方向有15条横穿道路的裂缝和若干不同长度的纵向裂痕;北往南方向,又再次出现超长“坑塘”,新补的沥青还未褪去颜色,地面沉降已接近20厘米。有的司机车速未减,经过坑塘时,车身一跃而起。练祁河桥的最大载重为30吨,但在记者蹲守的30分钟内,牵引量可达40吨的过桥货车多达16辆。

一名司机告诉记者,通往江苏的公路主要有沪太路和浏翔公路两条。沪太路从7时至20时限制外省货运车辆通行,对国三排放的柴油货运车辆、8吨以上货运车均有限时限行规定,因此大量外省市车辆、重车车型都会选择走浏翔公路。据他观察,8时至9时,19时至20时是重车行驶浏翔公路的高峰,“这里很少有交警查岗,超载的车容易过关。”

维修赶不上损坏,路基质量堪忧

在塔新路口,施工铭牌写明施工内容是对浏翔公路上行路段(宝钱公路—斜泾桥)进行养护和维修,维修长度约6.5公里,工期从今年3月至11月,由上海晋乐建设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负责施工。现场已经基本完成地基的开挖。

道路损耗到底有多严重?一名施工人员告诉记者,浏翔公路来往的重车多,老路的路基已全部损坏。不过,路基本身也存在一定问题。“我们挖开原来的老路基,就四五十厘米厚,下面没有石灰土,还有自来水管道、阀门、电线,都是原先老房子搬迁后留下来的。”这名工人表示,眼下的路基施工标准达90厘米厚,主要铺设三层,每一层铺完都要经公路管理所检验,徐曹路到胜竹东路这段路就是上个月修好刚通车的。一般道路的保质期是3年,如果路基没有损坏,表面的受损由养护单位负责修补。但在周边村民眼中,浏翔公路的保质期可能连一年都难以撑足。“我们这里基本上一年里五六个月都在施工。塔新路到胜竹东路这段路况尤其差,这段修完修另一段,修的赶不上坏的。”

记者为此致电上海晋乐建设工程发展有限公司的施工经理陈先生,对方将路面严重受损的原因归结为重卡过多。针对村民“年年修还是坏”的说法,陈经理解释,居民对施工存在偏差,“一条路不可能一次性修完,居民是将不同路段的维修当成了重复修理。”那么浏翔公路的施工工艺是否与一般道路有所不同?陈经理表示,仍然采用常规的铺设方式。从事运输工作的村民李师傅住在浏翔公路旁十多年,他认为,过重的行驶负荷是直接原因,但道路质量没有针对性加强也难脱干系,“江苏的车一开到上海,就跟坐过山车一样,难道不是我们的路出问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