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90后”:从南昌路出发,理解上海

2019年07月15日   11: 解放周一/见识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郝孟琪

我偶尔和同学打趣说:“如果大数据可以计算出一个人最常出现的路,我的结果一定是这两条:四平路和南昌路。”四平路有我的母校——同济大学,我在这里已经度过7个年头了。而南昌路是我最近两年一直随朱伟珏老师和同济大学社会学系调研的地方,也是让我逐步认识上海、理解上海的地方。

原来普通人的故事如此非凡

我第一次接触南昌路是在2017年的夏天。当时我刚刚本科毕业,确认被保研到同济大学社会学系。那年暑假,社会学系的师生们开展了“南昌路街区口述史调研项目”,手头积累起了百余万字的口述史资料。朱老师联系我,说希望我通过微信公众号的渠道,将这些资料推送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上海市民故事,保留城市记忆。我猜想大概是因为我本科学的是广播电视新闻学,朱老师觉得我在媒体语汇组织方面比较擅长,但说实话,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微信公众号,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南昌路”的名字。没想到的是,公众号一经营就是两年,我从此与南昌路结下了缘。

在这两年中,我“认识”了很多居民。说“认识”,其实是因为担任“叙忆上海”微信公众号编辑的我,需要翻看所有受访者的访谈实录。每篇访谈一般两万字左右,匆匆读来不到一小时。然而,就在这数十分钟的阅读里,我竟然读到了他们大半个人生。

这些居民大多出生在上世纪20至50年代。他们经历了我们这些年轻人没有经历过的艰难岁月,也产生了不同于我们这一代人的心性和观念。说实话,如果让我去住南昌路上的房子,就以现在的平均条件来看,我是不大愿意的。多数居民要挤在几十平方米的小房间内,每天经过狭窄的楼梯,光线昏暗,还不时要与蟑螂、老鼠打个照面。但是,如何理解这一现实的存在?恐怕最好的方式,就是去读、去了解他们的人生经历。

这里的每一个故事都让我肃然起敬。有些人经历了家庭的由盛转衰,有些人将子女送出国后如今变为独居老人,有些人至今坚持着年轻时期的爱好,有些人面对疾病依然心境平和。每当细览这些讲述者的人生故事,我总会忍不住去想:如果换作是我,我可以做得像他们那样好吗?

虽然住在这里的居民有很多相似性,但是他们的人生却展现出非凡的丰富性。我自己经常被这些丰富性感动,也慢慢地由观他者来反观自身,不断地学习、反思。

原来上海人的日常生活如此多面

有学习、有思考,自然也会有困惑。

在打理微信公众号时,我常常因一个问题而陷入困惑。那就是,到底什么是上海的城市记忆?怎样的记忆既可以触动上海人,也可以触动外地人,尤其是初来乍到的外地人?

因为我自己是北方人,上大学时才来到上海,所以我是没有什么关于上海的记忆的。有一次,一位好友来上海旅游。她说,自己之前对上海的印象就是高楼林立、花园洋房,为什么这次来,觉得这里并不如此简单,是一座城市面貌非常丰富且差异很大的城市。其实,这也是我这些年来的一个感受。

初来上海时,我经常徜徉于陆家嘴、新天地、外滩、各大高校、综合性商场,后来宿舍搬去嘉定,便很少进城了。但自从学习了社会学,与市民打交道的机会变多了,我开始发现自己之前对上海的认识太窄、太片面了。那些停留在弄堂里的烟火气,才更接近上海人的日常生活。

于是,此次“活力南昌路文化艺术季”的第一个活动,便是带大家认识上海弄堂。我们邀请了南昌路居民张家来老师,希望以居民的视角为大家讲述这里的名人旧居、居民生活、历史建筑。起初,我以为,活动的参与者大部分会是学生。令我意外的是,真正前来参加活动的人不仅年龄跨度大,低于18岁、高于60岁的都有,且“来历”多元,有建筑设计师、企业高管、科研人员、公务员、学生、退休老人。原来,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人对上海弄堂生活都如此感兴趣,包括一些土生土长的上海本地人。

通过此番尝试,我觉得也许以后可以有更多类似的活动,带更多的人真正走进历史街区的当下,实地去感受那些凝固的城市记忆、样貌一直在发生着变化的生活现场。

原来我也可以为这座城市做点事

此次文化艺术季举办期间,我作为环复—南昌路跨界自治会的成员之一,主要负责各类事务的对接、部分策划和一些具体项目的落地。执行团队的成员大多是“90后”,大家都很有干劲。说实话,我以前也参与过一些科研项目和学术活动,但这次是我读书以来参与过的持续时间最长的活动,其间需要和不同身份、年龄的人沟通、协调、合作,挑战不小。

在实践中,我发现了街区活力复兴过程中各种各样的矛盾点、联结点,发现实现共治是一个美好但不易的过程,社会本身比社会学复杂得多。

对于如何提升南昌路所在街区的活力,我认为“里”“外”两面缺一不可。首先,这里的居民、商户能否认同自己的街区文化,并且愿意通过一些手段、方式来提升其活力,恐怕是最重要的。其次,来自外部的力量也非常必要。引入力量的方式可以包括政府部门支持、有识之士献计献策、社会资源活化与组合、借助名人效应进行传播,等等。但无论如何,在这里的探索,必须得走一些比较“软”的路子,而不是那些太商业化的路子。太商业化的做法,难免破坏这里的原真性。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我希望自己能够为南昌路贡献一分力量。我身边还有很多年轻人也都有这样的愿望,包括来自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曾在“叙忆上海”微信公众号做了两年小编的冀晋华同学,此次“叙忆南昌路口述史展”的策展人、同济大学城乡规划学博士研究生李紫玥等。最开始,我们都没想到自己会担任如此重要的角色,我们都在不断尝试,做自己从未做过的事。这对于我们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至少让我们看到了自己未来可以为这个社会、为这座城市做一点事的可能。希望未来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作者为同济大学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叙忆南昌路口述史展”展览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