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探月应敞开合作大门

2019年07月15日   08: 国际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张全 本报见习记者 陆依斐

印度探月,也是当下各国纷纷将月球作为重要探测目标的一个缩影。专家认为,各国应以开放的姿态共同推动探月走向合作共赢的未来。

“扎堆”探月

两个月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称,要让NASA再次伟大。他将追加16亿美元预算,帮助NASA实现2024年重返月球的目标。

作为另一个“探月第一梯队”国家,俄罗斯于去年重启了中止40余年的月球探测计划,宣布在两年内发射“月球25号”探测器,打算2030年以后实现登月。

技术不如美俄发达的欧洲,则是另辟蹊径,提出用3D打印技术建立月球基地。它计划于2020年把一名航天员送上月球。2024年,欧洲航天局拟在月球南极的沙克尔顿陨石坑打造名为“月球城”的首个月球基地。

日本于2017年提出一项探月计划。根据计划,日本将不会独自展开载人登月项目,而是参与美国主导的月球轨道平台建设,计划于2030年左右将日本宇航员送上月球。

今年1月,中国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完成人类航天史上的一项壮举——成功软着陆在月球背面的冯·卡门撞击坑,并通过“鹊桥”中继星传回月背影像图。

各有所长

中国航空问题专家王亚男认为,与冷战时期相比,如今的探月活动观念发生根本性变化,正从以往的“争名次”变为“争实效”。各国“扎堆”探月,主要还是以探测月球资源为主,将科学探索和经济需求相结合,为未来月球资源开发、利用奠定基础。

事实上,各国在探月方面各具优势:美国已完成探月和登月,下一步就是驻月,可以说在所有玩家中优势较为明显;俄罗斯军用卫星和载人航天领域依然实力强劲,但资金存在瓶颈;欧洲在科学卫星、通信卫星和深空探测领域优势明显;日本的自动控制技术绝活频出……鉴于目前国际合作已成为太空探索主流,如能集中全球智慧,可快速实现探索目标,化解风险,分摊经费,让各方受益。

从这个意义上说,各国在探月上理应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展开合作。通过把各自专长结合起来,产生“1+1大于2”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