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给基层一根怎样的“松紧带”

2019年07月15日   02: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舒抒

上海举全市之力开启了生活垃圾分类法治化进程,不仅全国人民都在看,甚至引发世界关注。这一情形下,上海从基层干部到普通民众,都源源不断地展现出一股令人钦佩的热情。人们很明白:垃圾分类是场需要持之以恒、久久为功的攻坚战。

不过,城市治理进程中,并非所有事都像垃圾分类一样,有明确的目标和清晰的法治保障。有时候,缺乏明确的预期和指向,又没有硬性的抓手,一些分量不轻的工作到了基层干部手中,往往会变成“夹生饭”。他们既把握不好尺度,也吃不准深度,常常进退两难。

比如对同一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要求,市区和郊区的考评标准相同,面对“寸土寸金”的市区干部,要为完成足够大的面积指标发愁,而“地广人稀”的郊区干部则要为“××分钟到达率”“××人数覆盖率”而苦恼。有的指标范围往往以“参考意见”的面目出现,看似没有明确约束,但“参考意见”又不能不“参考”,干部们只好在“目标”和“实际”之间反复纠结,悄然消磨精力与意志力。有时,同样的工作,却有来自不同部门的考核标准,而考核指标的权重又不一致,使得基层无所适从。

有时候,自上而下的指令还常会临时生变,有的不同渠道口径不一,有的则因前期研判不足,同实际情况存在落差,这就更让基层干部感到为难。他们常要在“上级指令”和“自身经验”间反复周旋,甚至要靠“猜测”上级意图来办事,一件小事往往变得无法抉择。而这样的后果,还有一个“副产品”——自我加压。

在基层,有一种观念颇为流行:“搞不清最终目标是什么,先抢个‘最大’‘最高’‘首发’的名号总没错,还能在领导面前‘有姓名’。”这种“抢着干”,正是一种变异了的“自我加压”。更多时候,因上级意图含糊带来的基层自我加压,还存在“层层加码”的因素——不知道你要什么,那就多一些选择供你挑吧。于是乎,原本做一件事,便会被演化成N件事,其效能高低,是可想而知的。

政策、指令自上而下,不可能事无巨细、把一切都设计好、规定死。很多时候,基层也需要一定的弹性空间,以便自主创造。这就像一根松紧带,适当范围内张弛有度,会更切合实际,执行起来也会从容不迫。

但任何一条松紧带,都需要对应一个合适的“腰围”。基层的这个“腰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上层给出的导向和预期是清晰还是模糊、是明确还是随意。显然,上层不应有太多的弹性空间,不然基层要面对的就是“漫无边际”,是负担无限增加、“腰围”无限膨胀。“腰围”撑到一定地步,再有韧性的“松紧带”总有松垮的一天,再也回不到起初的劲道。

同抓发展相似,基层工作,也需要“定力”。基层干部们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每天对自己东奔西跑之事全无内涵认知。除了考核时增加的分数,汇报时喊出的口号、报出的百分比,更应该知悉自己所做之事在实践中究竟有无效果,是不是满足了百姓、企业所需,跟现实到底有无脱节……做到这些,才称得上“实干”。若是要围着不时反复的指令团团转,或是不停地“揣测意图”、层层加压,干部们怎还有时间精力去沉下心思、自我修炼、自我约束、自我提升?

而基层干部的定力,很大程度来自上层指令的“准星”。给出一根适宜基层的“松紧带”,必须有清晰的定位、明确的指向;在其背后蕴含的,则一定有科学、务实的决策机制,有效的激励机制,以及特别重要的——在各个层级上对一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坚决杜绝。在这样的前提下,基层才能更好发挥创造性,“松紧带”才能伸缩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