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2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泽普:产业兴邦 筑梦踏实

2019年07月02日   05: 上海/专题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文、摄影/董天晔

从喀什地区泽普县城行车30分钟,一幢外观朴素的白色小楼矗立在广袤的土地上。在小楼的四周围,可以看到大片的青草地和一排排蓝色屋顶厂房向天际线延伸;成片的绿色沃土上,偶有几条平坦的公路和笔直的电线杆穿插点缀其间,为这片充满了田园牧歌气质的土地增添了几分现代文明的色彩。

这栋小楼是泽普县畜牧养殖园区管理中心所在地,而环绕着管理中心的大片厂房和绿地,正是畜牧养殖基地。站在楼顶天台上眺望,整个畜牧养殖园区一览无余。羊、牛、猪,再到驴,基地按养殖品种对牧场进行片区划分,养殖厂房和草场按照松散的比例进行布局。在半放养环境里,每一头牲畜都可以吃到纯天然且新鲜的当地草料。而在管理中心顶层的会议室里,可以看到泽普县“畜牧云”信息平台系统实时地对每一只羊、每一头牛的状态进行监控:从出生到生产,再到送出牧区前往屠宰场,每一头牲畜的生命轨迹,都以编号和视频的形式,被精确地记录在了“畜牧云”系统里。

因为当地对牛羊肉类旺盛的需求,这个基地的出产往往不出县界就被消耗一空。畜牧业局集中整合管理,一改过去牧民零敲碎打的养殖模式,令当地农畜牧产业建立起了集群效应;而且为科学养殖、增产增收、防疫管理等方面提供了系统性的保障。畜牧局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合作社,让当地牧民有机会学习到先进的养殖技术,能熟练使用现代化的机械设备,最终参与到畜牧业的现代化生产过程中来。昔日的农民在自家的土地上成长为新时代的农业工人,收入水平也较以往有了很大提高。

当然,如果没有上海援疆力量对基础设施进行援建投资,这幅美丽的现代乡村牧歌图景,恐怕至今也只停留在蓝图之上。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多年以来,对于如何令当地各项工作得以永续发展,一直是上海援疆工作助力扶贫攻坚最重要的课题,畜牧业自然也不例外。而厘清生产关系,算清产业发展的经济账,用初始的资金投入带动产业的起步与发展,以市场和经济为抓手打出组合拳,是最终实现从输血到造血目标的基本逻辑。

泽普畜牧产业的发展,统合资源、集中生产只是扶贫的第一步。在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的部署下,为当地企业引进高质量资本、对接上海市场,利用当地畜牧产品的天然优势提高产品输出的附加值,铺就出一条产销顺畅、走向致富的新通路。

张建玲来自阿克苏,曾经是一名成功的地产商人。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泽普的驴品质上乘。女性的爱美之心让发现“地道好食材”的张建玲心动不已,很快就决定斥资成立金胡杨药业公司,专注于阿胶的生产与加工。不过,张建玲的阿胶产业梦并非一帆风顺。在金胡杨起步阶段,阿胶的原材料——驴皮的收集是个十分麻烦的过程。当地松散的养驴方式,让公司货源难以保证持续和稳定,在质量上也很难建立一个统一的标准。阿胶生产出来后,面对什么地区、什么级别的市场,如何包装和定位自己的产品,也一度让她十分头痛。在艰难的创业初期,多种因素掣肘着公司的发展,阿胶的年产量只维持在3吨左右。

2016年,在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的引荐下,上海上药神象健康药业有限公司来到泽普,经过对金胡杨药业的全面考察和深入交流,确立了深度的合作关系。

简单来说,神象为金胡杨带来三样法宝——技术、市场和信心。神象掌握着南派阿胶“淡皮、两面光”的全套工艺精粹。因驴皮原料减少、阿胶生产线“北移”,这一工艺曾在上海几乎没落,如今反而在万里之外的泽普有了用武之地。南派阿胶的技术内涵除了工艺方法,更有品控标准。在神象的帮助下,金胡杨建立起一套符合上药药材标准的生产体系。

有了技术,市场之门自然顺利打开。利用神象的品牌影响和销售网络,金胡杨的阿胶产品被很快带入全国乃至海外消费市场,公司的产能从一年3吨飙升至一年60吨。

在技术和市场的双重作用下,神象输出给金胡杨的不仅是财富,更重要的是信心。面对“生产多少就能卖掉多少”的卖方市场,张建玲动起脑筋,在延伸产品线上做足文章。她花重金找产品设计师重新设计包装,推出了自家品牌的盒装阿胶;又将阿胶与芝麻、坚果等产品融合一体,推出了小零食阿胶糕;接着又瞄准当地丰富的大枣资源,将阿胶塞入枣中,做成零食阿胶枣……今年,金胡杨的产品成功入驻沃尔玛的山姆会员店,进一步打开了销售渠道。

另一方面,市场带给金胡杨的信心,令其有能力重新梳理饲草料生产和毛驴养殖的前端环节,并拥有了自己的畜牧业分支——金胡杨牧业。如今,金胡杨牧业也成为泽普畜牧养殖园区里的重要组成部分。

金胡杨毛驴基地的建立,既为公司自家的原材料提供了数量与品质的可控保障,也为泽普的畜牧产业发展树立起良好的示范作用。

在金胡杨牧业的基地里,目前饲养着数千头健康强壮的毛驴,它们吃天然的草料,喝天山的雪水,享受着舒适的生活环境。天高气爽时,毛驴在宽敞的露天驴圈里生活嬉戏;风云变色时,它们可以直接走入与露天驴圈打通的室内,遮风避雨,泰然憩息。

金胡杨药业的发展,强力带动了当地农民的就业脱贫。在“前金胡杨时代”,因为阿胶产量低、生产不稳定,金胡杨的用工人数也相应受到限制。而现在的金胡杨,单从毛驴养殖业看,从毛驴的喂养、草料的种植和收割整理入库,各个环节都能够给当地工人提供优渥的工资;从驴皮的晾晒、刮毛,切割、加工等一系列的阿胶制造工艺流水线,都为当地提供了不少的就业机会。目前,金胡杨的员工数量达到1500人,月工资从2500元至3000元不等,许多贫困户不仅一夜之间实现脱贫,还积极地带动家人、乡亲来到金胡杨工作,一同脱贫奔小康。

在上海援疆的喀什四县中,泽普县相对来说面积最小、人口最少,这一要素使得泽普在发展上保持了一定优势,泽普也相对于兄弟县市更早完成了脱贫攻坚的任务。然而,脱贫并非终点。在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的全面助力下,泽普正成为“南疆美好生活”的先行者。

今日的泽普,消费市场已然一片欣欣向荣。去年五一期间,上海援疆项目之一——泽普夜市开张。在长达数百米、高达十几米的大型建筑空间两侧,整齐排列着数十家不同规模、各式口味的夜排挡餐厅,人声鼎沸;在夜市的开放摊位,不仅可以看到米肠子面肺子、烤羊肉烤羊排这些经典又平价的新疆小吃,也有色彩缤纷的水果摊、手工刨冰摊吸引着来来往往的游人——这些食材大多产自泽普当地。在夜市的中央,高高的天花板上悬吊着巨大的LED屏幕,屏幕上缓缓呈现着四季变化的多媒体图景。在屏幕下方的专业大舞台上,从传统的新疆舞到十二木卡姆、再到杂技和炫酷的现代舞演出……当地的各个文艺团体轮番上阵、表演至深夜,在这里,甚至可以看到身着汉服的演员们舞出“中国风”。台下的观众多携家带口,其乐融融地观赏着高水平表演。在夜市的入口处,来自上海的坚果制品企业——闽龙达开设了一个颇具规模的门店,店内销售的产品从原材料到深加工都在当地完成,销往全国,也成为上海援疆夜市里产业援疆的又一亮点。

夜市这个休闲好去处,仅是美好生活的愿景之一,而上海援疆工作打造美好生活并非停留在消费市场这个单一层面,还遍布医疗教育各个民生领域。

在泽普县人民医院,由上海闵行区中心医院和上海第五人民医院共同打造的沪疆多学科(MDT)远程会诊平台,为改善当地百姓的就医条件提供坚强的技术支持。从乡镇一级的卫生所开始,到县人民医院的远程会诊平台,再到喀什市第二人民医院,上海援疆力量建立起了一个全面的病患分流筛选网络。小病常见病在乡镇诊治,疑难杂症进行远程会诊,大病送至喀什二院,整个流程确保了医疗资源从基层到中心的充分利用,更保证了当地病患可以用最有效率、最为低廉的成本,来接受医疗的救治。

泽普五中因老师和生源由各所学校抽调组成,曾不为外界看好。在上海教育援疆队伍入驻几年后,该校成为了喀什的“七宝中学”。同学们不仅有机会享受到与上海齐平的教育资源,学校开设了数学思维拓展训练课、国画书法课、武术课等特色的教学内容,还在课堂之外为孩子们提供了丰富的拓展学习体验。

在泽普市中心,有一条树影婆娑的大街,名为法桐大街。每天中午,强烈的日光穿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影子,来往的行人脚步徐徐,放学的孩子们欢乐地在树荫下奔跑。大漠、戈壁、荒凉、困苦,这些字眼离今天的泽普如此遥远,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为泽普这个南疆的小城抹上了一层浪漫的气息,也隐喻着他与上海这个地理上相隔万里的城市某种内在气质的相连。泽普人美好生活的篇章还在继续,上海援疆队伍在泽普打造美好生活的梦想,也正踏实地步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