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原定明天举行的放飞数万只萤火虫活动被取消,主办方周浦花海被约谈

外来萤火虫放飞可能导致基因污染

2019年06月28日   08: 上海/公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讯(记者 陈玺撼)记者昨天从上海生态环境、绿化市容等部门了解到,在环保人士的呼吁和主管部门建议下,原定明天在上海周浦花海放飞数万只萤火虫的活动被主办方取消。

这已不是第一次。近年来,上海与萤火虫有关的活动多次被叫停或取消。这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

活动放生雷氏萤非“土著”

今年6月初,一些自媒体平台流传着一份“福利”,只要连续3天在朋友圈转发相关信息,就能免票参观“2019上海周浦花海首届萤火虫星空展”。其中,最大亮点是主办方将在棚里放飞数万只活体萤火虫。这一消息传开,马上引起环保人士和主管部门的注意。

6月24日,浦东新区生态环境局约谈了周浦花海的相关负责人,并向周浦镇政府发出《关于建议规范周浦花海“2019萤火虫星空灯海艺术节”活动的函》。函中,浦东新区生态环境局称“2019萤火虫星空灯海艺术节”用于展览、放生的是从市外引进的雷氏萤,此萤火虫品种非上海“土著”,属外来物种。根据《国家林业局关于加强野生动物外来物种管理的通知》,禁止开展外来物种野外放生活动。因科学研究、生物防治等特殊情况需要放生的,由放生外来物种的单位或个人在经过指定科研机构科学论证后,向林业行政主管部门申请,批准后方可实施。

在约谈中,浦东新区生态环境局向活动主办方明确,要严格按照规定的程序对上述萤火虫活动进行论证和申报。若不经审批即组织活动,由此引发各种后果由周浦花海自行承担。对于活动受阻,周浦花海负责人黄凯坦言,此前没有考虑到雷氏萤是外来物种这一问题。

大规模人工繁殖可能性低

查询资料不难发现,打着大规模“放生”旗号的萤火虫相关活动,在上海没成功过。

2014年7月,崇明紫海鹭缘浪漫爱情主题公园对外宣布,将开展持续两个月的萤火虫放飞活动,每晚放飞500到1000只萤火虫,让它们在5米高的网罩下形成有规模的萤火。这次活动中用到的萤火虫也是雷氏萤。尽管园方宣称放飞的雷氏萤全都是自己繁殖的,仍被监管部门叫停。有环保人士指出,人工繁殖萤火虫成本很高,每只要十几元,而野外捕捉的成本低于1元,如此成本对比,萤火虫怎么可能都是自己繁殖?

与此同时,捕捉萤火虫已形成产业链。环保组织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7月到2014年7月,上海是某购物平台上购买活体萤火虫订单量最大的国内城市,发货地点集中在江西赣州、海南屯昌和云南西双版纳等地。这些网购萤火虫多为网店组织当地人在野外捕捉。

如此展示无法正确认识萤火虫

2015年7月,松江一个萤火虫主题活动由于材料不全,申请活动备案被区旅游局弹回。除手续问题,主办方还遭到众多环保人士和环保组织的反对,反对理由是,所谓“自养”萤火虫大多是从外地萤火虫栖息地捕捉而来,一方面严重降低当地萤火虫种群数量,使萤火虫近亲交配概率增大,导致种群基因库缩小,甚至可能引发基因灭绝;另一方面,胡乱将萤火虫投放在不具备栖息条件的环境中,将加速萤火虫死亡,还可能造成基因污染,影响投放地生态。

多位野生动物保护人士也向记者证实,随意在上海投放雷氏萤,的确有造成基因污染的可能。据统计,目前上海地区共有3种“土著”萤火虫:市区各大公园如上海植物园、上海辰山植物园主要有陆生种类的黄脉翅萤;青浦、奉贤等地主要有水生种类的条背萤;奉贤南桥于2017年发现了陆生种类的天目山雌光萤。雷氏萤并不在这份名单中。

上海昆虫专家,原上海科技馆副馆长金杏宝说,大面积将萤火虫关起来展出,对没见过萤火虫的一代人来说也是一种误导,既不能让孩子正确认识萤火虫,也不能教育孩子尊重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