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特朗普说金正恩又来信,美朝峰会3.0有戏?

这是河内峰会以来两国领导人首次“接触”,专家认为未来局势更多取决于美方能否做出务实选择

2019年06月13日   09: 国际/公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安峥

6月12日是美朝新加坡峰会一周年的日子。美国总统特朗普11日在白宫透露,再次收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温暖”来信,并表示相信双方最终能够达成协议。

与特朗普的“兴奋”形成对比,外媒淡淡地指出,这是特朗普安抚国内、示好朝鲜、竭力保护外交“遗产”的举动。更有批评人士“泼冷水”:总统尽情施展“个人外交”,但平壤至今没有迈出实质性的弃核脚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坚称,“球在平壤那边”。但专家认为,未来局势如何发展,更多取决于美国能否做出务实的选择。

为何高调“炫信”

一周年纪念日收到“约会”对象来信,听起来似乎很浪漫,更别提是两个互有“好感”的人。

就在新加坡峰会一周年前夕,特朗普11日在白宫南草坪隆重宣布,10日收到金正恩的来信。他略显神秘地表示,信的内容不能公开(“非常私人”),但这是一封“非常温暖、非常友好”的信。他炫耀自己与金正恩“关系良好”,肯定了金正恩“履行承诺”的做法(未试射远程导弹、未进行地下核试验)。最后,他不忘赞美朝鲜,在金正恩的领导下拥有“巨大潜力”。

有评论称,特朗普有理由感到兴奋,这是河内峰会破裂以来,两国领导人之间首次直接接触。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将这封信视为美朝会谈步入正轨的信号。“我认为将会发生一些非常积极的事情。”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认为,这封来信至少释放了两层信号,其一,尽管河内峰会遭遇挫折,尽管国际舆论不乏各种悲观观点,但美朝致力于对话解决问题的方向没有变。其二,从两位领导人之间私人信件渠道畅通可见,2018年来自上而下的政治解决模式仍在发挥作用。这与惯常自下而上、从工作组到高层会谈的模式截然不同,元首为两国谈判确定了基本的方向和原则。

“信的内情尚不清楚,眼下韩国总统文在寅正在北欧访问,并有过美朝可能会恢复对话的表述,不排除韩方在幕后牵线搭桥的可能。”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指出,从特朗普角度说,这封来信可以说恰逢其时。

自河内峰会后,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面临很大压力,美国舆论和保守派都对会谈破裂颇有微词。正因如此,通过炫耀这封“热情洋溢”的来信,特朗普既可以找到对朝政策的有力解释,为自己的国内困局解套,同时也为缓和两国间气氛、推动美朝工作性会谈铺平了道路。路透社认为,特朗普借金正恩的来信,不仅安抚国内,也再次向朝鲜示好,意在为陷入僵局的美朝谈判注入动力。

从朝鲜的角度看,刘鸣认为,它眼下也面临一些困难。美国加大制裁力度,在公海动员欧洲、日本和北欧等国家监视朝鲜船只,给后者的经济发展带来阻碍。如果能争取到美国立场的松动,继续推动工作性会谈,对朝鲜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三会”几率多大

日本共同社解读,首次美朝峰会即将一周年之际,金正恩又一次采取“信函战术”。韩国《中央日报》也说,自去年以来,每当朝美关系面临节点,金正恩会给特朗普去信,以寻找突破。《中央日报》援引分析师的说法报道,金正恩致信特朗普,将解除河内会晤后朝美之间的胶着状态,第三次首脑会晤的时机或许将趋向成熟。

既然又收到了“情书”,两位朋友是否会再次见面?特朗普的回答是,“这有可能发生”。

美媒称,文在寅曾暗示,第三次“金特会”可能正在筹备之中,经济援助的诱惑太大,金正恩无法无限期抵制。就在11日早些时候,博尔顿也给出开放的答案:只要平壤做好准备,第三次美朝峰会就有可能举行;但是,“球在平壤一边”,此事“由金正恩掌控”。

王俊生认为,特朗普的表态既是外交辞令、象征性的信号,同时也是其真实想法的流露。他和金正恩都是作风自信、大胆的人物,都不拘泥于形式和套路。因此,两人都觉得可以通过直接会面的方式解决问题,这也是一年多来两国关系能够发生迅速而巨大转变的原因。但是,最大的疑问是,眼下时机成熟吗?

“我认为,特朗普说的可能性不大。”刘鸣判断道,因为双方的工作性会谈已经停止,没有任何实质性接触,美国对朝事务代表比根并没有接到相关的工作任务。

王俊生指出,当前条件并不成熟。从首次峰会到第二次峰会中间经历七八个月、多轮高官互访的准备,但结果还是遇到了挫折,这说明朝核问题盘根错节,也说明两国需要进一步优化谈判和峰会准备工作。

美国和平研究所朝鲜事务专家弗兰克·严接受韩联社采访时说,朝美首脑第三次会晤的可能性增大了,但首先需要恢复工作会谈、高级别会谈,在会谈中“实质性展示灵活性”。

一些分析师还说,河内会晤后,美国朝野认为不能草率同意第三次会晤的强硬论调声势较大,特朗普要与金正恩再度会晤不容易。

球到底在谁一边

由于半岛局势反反复复,美朝国内都有各种质疑和批评的声音。

美国国内怀疑派认为,朝鲜问题正在遵循人们长期以来熟悉的模式:平壤一方面寻求缓解经济危机,一面又用未曾兑现的承诺把美国及其盟友紧紧拴在身边。而号称“极限施压”的特朗普政府,似乎并不比他的前任们更有办法。

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克林纳指出,特朗普政府上任头18个月对朝鲜实施的制裁,比奥巴马政府8年来对朝鲜实施的制裁还要多。上月,美国官员宣布扣押一艘被控走私煤炭和重型机械的朝鲜船只。此举被视为特朗普政府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它可以更有力地实施制裁。但是,“与新加坡峰会之前相比,朝鲜离无核化并没有更近。”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学者奥利维亚·伊诺斯表示。

美国夏威夷大学分析人士罗布·约克指出,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奥巴马政府时期对朝“战略忍耐”的政策备受批评,如今,特朗普的立场不是解除制裁,也不是威胁发动战争,而是等待朝鲜做出正确的决定——似乎又回到了奥巴马时代的“战略忍耐”政策。

朝中社11日再次批评美国,傲慢的单边政策绝不会奏效。朝方敦促美国“撤销对平壤的敌对政策”,否则一年前在新加坡举行的里程碑式峰会上达成的协议将可能成为“一纸空文”。

外界担心,半岛局势可能会重回“对话——缓和——取得成果——陷入危机——对抗”的新周期。

专家指出,怀疑也好,批评也罢,这恰好共同反映出朝核问题的复杂性。从表面看,双方在无核化核心议题上的矛盾和分歧难调:其一,无核化步骤,朝鲜承诺弃核,但希望分阶段实现,以及需要美方的“互动”,采取相应措施,诸如放松制裁;但美国坚持朝方必须完全、可验证、不可逆转的无核化,并申报核清单,甚至设弃核时间表,否则其他免谈。其二,在半岛和平上,朝鲜要美国发布终战宣言,但美国还是一口咬定得先弃核。从更深层说,双方缺乏基本的战略互信,都怀疑对方的诚意,都有自己的重点关切。

“美方说球在朝鲜这边,但我认为更多还是看它自己能不能松口。”刘鸣指出,河内峰会上美方提出的要价太高,既要终止宁边核设施,又要其他设施接受国际监督。美方固执地认为,朝鲜经济面临诸多困难,只要维持“极限施压”,堵住朝鲜可以钻的经济空子,平壤就会让步。

但是,特朗普政府似乎并不能掌控这个进程,朝鲜并没有退缩。王俊生说,特朗普当然也希望朝鲜问题能够继续取得突破,这样更有利于他的2020年选战。因此,眼下就看美国能不能制定更加务实的目标,逐步放松对朝制裁,推动渐进式的无核化进程。

专家一致认为,虽然双方仍会维持僵局、美国仍会继续制裁,谈谈吵吵,吵吵谈谈,恐怕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常态;但半岛局势不太可能再逆转到2017年那种“怒火与炮火”的对抗态势。“双方对于未来的方向和目标是有共识的,谁都不愿走回头路,但取得突破的时机尚不成熟,双方还要继续相互摸底。”王俊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