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4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打造长三角自主品牌新高地

2019年05月14日   10: 思想周刊/新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王新新 谢锐

5月10日是“中国品牌日”。当前,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长三角城市群必须立足各自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和政策先行优势,以合力打造世界级自主品牌新高地为目标,着力破解区域壁垒、体制机制障碍,助力长三角城市群全面提升国际国内要素配置能力和效率,更好地服务国家发展大局、参与全球合作竞争。

缺乏全产业链支撑

世界品牌实验室发布的2018年度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显示,长三角城市群仅有阿里巴巴(85位)、恒力集团(436位)两个品牌上榜。相较于世界其他城市群,缺乏具有国际市场影响力的自主品牌,是制约长三角城市群实现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主要短板,折射出其在全球城市网络体系中联系能级和辐射力偏弱以及主动参与全球资源配置的能力不足。

长三角城市群经济同构化和主导产业同质化竞争,难以支撑自主品牌关键核心技术的创新能力提升。尽管长三角区域产业发展水平持续领跑全国,但由于缺乏统一的产业规划布局和产能协作机制,主导产业同构化使得城市群产业分工梯度和层次不够明晰,自主品牌产业技术密集度偏低,关键核心技术缺乏。囿于产业发展关键共性技术和科技创新能力,长三角城市群在技术、品牌等关键指标上,始终未能在国际同行业建立居于全球领先地位的龙头企业和品牌产品。

长三角城市群特色产业链存在断裂现象,难以为重塑自主消费品牌竞争优势提供产业链支撑。长期受益于近现代民族工商业的产业基础、轻工制造业及消费品牌,是上海乃至长三角地区最具特色的产业品牌集群。20世纪90年代以来,伴随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和大规模产业转移、中外合资合作,一批老品牌在产业链相关环节出现断层,不少自主消费品牌在研发设计和商务服务等高附加值环节的发展基础仍显薄弱,新一轮升级发展较难获得全产业链支撑。

长三角首位城市的全球城市生产性服务能级不足,难以支撑自主品牌“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上海作为长三角城市群的首位城市,“上海服务”的对外联系能级和网络辐射范围与长三角相对完整的产业品牌链、企业生态链尚不完全适应、匹配。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在原创性研发设计、总装集成创新、投融资金融服务、工业互联网、品牌战略管理、法律和信息服务等高附加值战略性环节,还存在有效供给能力和创新水平偏低、市场对外开放度不高、区域带动性与国际竞争力不强、基础性经济金融体制要素与国际通行准则的兼容性不够等问题。

培育强势产业集群品牌

新时代,长三角城市群需要孕育出一批“立得住、打得响、传得远”的世界级自主品牌和跨国企业,构建具有辐射带动能力和资源配置效率的品牌经济体系,助力“中国品牌”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参与国际竞争。

第一,强化长三角城市群自主品牌发展体系的有效衔接与优势互补,形成“1+1+1+1>4”的品牌经济高质量发展合力。

上海要充分发挥在国际消费城市建设、国际金融资源要素集聚、国际创意设计人才荟萃、国际会展云集的综合型和开放性服务功能优势;浙江、江苏和安徽要发挥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平台、民营经济发达活跃、实体制造业实力雄厚、产业技术创新、内陆腹地广阔等比较优势,进一步对接与整合“上海品牌”“浙江制造”“江苏精品”“安徽名牌”等自主品牌发展政策和体系。

可立足各自产业优势、现代产业分工要求及区域优势互补原则,找准结合点和发力点,共同培育若干强势产业集群品牌;可积极通过多元投资、兼并重组、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方式释放各类市场主体的创新活力,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为发展战略空间,以重点园区和企业为发展主体,以产业资本合作为发展纽带,以科技创新为发展原动力,以服务平台建设为发展通道,以优化营商环境为发展保障,着力提升长三角城市群自主品牌的核心竞争力与对外辐射力。

第二,强化长三角城市群自主品牌以资本为纽带的产业链深度合作,以制度创新破除品牌升级发展的市场壁垒和体制机制障碍。

要鼓励上海自主品牌,特别是尚未激活的老品牌与长三角地区具有制造业传统优势的龙头企业、具有国际市场优势的平台企业,开展以资本为纽带的战略合作,形成长三角产业链再造和品牌价值链互塑的新优势。

以重大产业项目跨省市协作示范项目为突破口,率先探索区域产业一体化制度创新及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率先破解系统性顶层设计、政绩考核评价机制、财税分享机制、产值统计制度等一系列体制机制障碍和行政壁垒,促进各类创新要素跨区域开放共享和自由有序流动,为推进长三角自主品牌转型升级、引领产业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第三,强化以“智能+文化”驱动品牌创新,率先培育一批具有引领性的自主品牌。

一方面,以工业互联网、物联网、5G和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已成为引领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新动能,长三角城市群也涌现出一批以科沃斯机器人、荣威智能网联汽车等为代表的新兴自主品牌。要顺应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新趋势,在智能家居、智能网联汽车、智能穿戴、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率先培育一批高科技含量并引领新生活方式的新时代自主品牌。

另一方面,支持企业实施“品牌+文化”战略,鼓励自主品牌加快文化建构与拓展。可结合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趋势,注入互联网新媒体营销思维,讲好长三角品牌故事,加强与全球用户开展品牌文化互动交流,进一步提升自主品牌的知名度、文化内涵丰富度和文化附加值。

第四,强化上海城市核心竞争力,夯实“上海服务”助力长三角城市群自主品牌国际化发展的桥头堡功能。

完善多层次、一体化的品牌金融生态系统。精巧借势科创板带来的机遇,集聚和吸纳国内外新金融要素或金融创新业务,深入推进长三角城市群品牌要素市场一体化建设,构建面向全球品牌企业的国际投融资平台和金融支持服务体系。借助商标转让、股权转让、战略投资、品牌融资等多种形式,从更高层面提升资源要素的匹配质量和配置效率,为孕育壮大新兴品牌与传承振兴老品牌提供原动力。

提升品牌服务专业化、国际化水平,做强、做大、做优世界级品牌专业服务市场。对标品牌价值评估国际标准,建立资产评估、担保、融资、租赁等品牌专业服务的“长三角标准”,形成市场化的品牌价值发现和交易机制,推动上海成为国际品牌定价中心。

搭建长三角商标海外维权保护的功能平台,为自主品牌企业在知识产权保护培训、国际商标注册便利化、海外维权信息查询、国际市场维权等方面提供优质服务。

(作者单位:上海财经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