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4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城市书房为何蹿红

2019年05月14日   10: 思想周刊/新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符湘林

城市书房作为图书馆分馆建设的一种样式,近年来得到长足发展。在长三角不少地方,城市书房里面常常座无虚席,有效带动了市民纸质阅读量的上升。

城市书房是公共图书馆的延伸服务阵地,实现无人值守和读者自我管理服务,通常依托实体书店、茶楼、酒店、民宿等开设。它之所以蹿红,与以下几个因素紧密相关:

一是空间感、设计感强,环境优美。如采用“城市书房+书店”“城市书房+文化礼堂”“城市书房+酒店”“城市书房+咖啡店”等方式,引领阅读空间的提档升级;把社区文化分中心改造成融书房,请设计大师操刀,建成后迅速成为网红。

二是就近便利,方便借阅。一些地方把城市书房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重要基础设施。在选址上,多为贴近群众生活的核心区、休闲的核心地、公共服务的重点区,或者依托原有的社区书屋、农家书屋、职工书屋等及人流量大的茶楼、酒店、民宿、旅游景区等予以改造建设。有些城市书房还直接建在小区里,极大地方便了群众参与。

三是大量采用人脸识别、无线射频等新技术。无人值守、24小时不打烊等特性,降低了参与门槛,受到上班族的欢迎。

四是融合发展,跨界服务。例如,一些地方的城市书房里不仅有书,而且有文创、有活动,大大增强了吸引力。

蹿红的背后,有四个“离不开”:一是文化投入和政府重视;二是社会参与,包括社会各界出场地、出空间、出设备、出资源、出服务等;三是标准化建设与管理;四是后续运营与活动,如一些城市通过大数据分析,实行精准购书、精准配书并强化技防、消防、人防措施,铸就城市书房安全防护网。

如同中国的电子支付、无人驾驶、新经济消费等走在世界前列一样,大量运用新技术的城市书房也走在了潮流前沿。对美国、欧洲等地城市书房的调研显示,这些地方的各类书房尚未大规模应用人脸识别功能,实行24小时全天开放的也不多。我们要学习西方发达国家先进的公共文化服务经验,但也要正视和发扬自己的优势、特长。随着社会各界的进一步重视,借助城市书房为广大市民提供更为优质、均衡的公共文化和阅读服务,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老百姓的需求在不断变化,只有不断创新、与时俱进,才能满足群众需求。在城市书房的未来发展中,有一些问题不应回避:

第一,怎样加强长效运营保障,建立统一标准?随着城市书房建成开放,相应的保障经费和人手需要大量增加,原有财政资金是否有专门的支出项目予以保障?另外,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大背景下,是否需要建立各地城市书房之间的统一标准,便于今后数据打通、服务共享?

第二,怎样提供均等化服务?商场、楼宇等是城市书房建设的主要载体,年轻人、学生是城市书房的主要用户。那么,在那些不那么热闹、人气不那么足,但需求仍然存在的地方,包括农村,如何规划建设城市书房(名称可能叫乡村书房)?如何平衡好“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的关系?

第三,怎样推动新技术、新场景更广泛应用?大数据技术可以精准实现需求捕捉和服务推送,城市书房如何更好地利用这些新技术?另外,共享办公空间日益流行,城市书房如何推进与这些新空间的融合发展?

第四,怎样更好地发挥主阵地作用?城市书房是便捷的新兴阅读空间,但一些特色咖啡馆、特色餐厅也提供类似服务或功能,它们的关系是怎样的?如何打造新兴公共文化主阵地?

(作者为上海格物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