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3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城内“风声”城外“刀尖”

在迎接上海解放的日子里,一张地下出版的报纸振奋人心

2019年05月13日   01: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首席记者 孔令君

70年前的四、五月间,南京、杭州相继解放,上海战役即将打响,总前委、华东局入驻丹阳,为解放与接管上海做准备。“炮声近了”,上海的地下党员们期待又紧张。原解放日报记者王树人回忆,当时他住在九江路大陆银行大楼的一个律师事务所里,每晚都爬上大楼屋顶,静听远处传来的炮声,推测解放军部队推进的情况。

在迎接上海解放的日子里,上海有一份“地下报纸”,被人们传阅,振奋人心。那是1949年4月8日创刊的《上海人民》,每期两个版,一周一期,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共出版了8期和1期“号外”,报道内容除上海人民迎接解放的斗争和护厂护校之外,大量刊登新华社的消息,其中最多的是解放军节节胜利的战报,还有反映解放区生产生活的一些内容。为了保证新闻来源的真实性,当时的报纸负责人庄炎林设法买了一部最好的收音机,让妻子陈俶辛,以及王树人每天收听、记录各方新闻,他和几位编辑负责采访、组稿、撰写和翻译有关文章,定稿后送交地下党控制的印刷所印刷出版,然后由地下党组织的网络散发。

地下办报,他们与城外战斗着的解放军将士一样,同样冒着“枪林弹雨”。庄炎林回忆过一个雨天,他转送材料途中,遇上几个特务对行人“抄靶子”(搜身检查),躲无可躲,急中生智,用雨伞挡住特务视线,镇定地将材料迅速藏入伞管,化险为夷。那时,庄炎林还主持上海各界人民团体联合会秘书处工作,地下党一些会议常安排在他家,庄炎林买了两盆花摆在阳台上,约定有花表示安全,无花表示危险。

兵临城下。当时在申报馆里的地下党员盛步云记得,上海形势严峻,一时间警车呼啸,提篮桥监狱人满为患。1949年4月28日晚,约6点多钟,国民党警备司令部派来了几个便衣密探,持枪闯入申报馆的排字房。下转◆7版(上接第1版)他们有的把住门,有的在两个排字房的过道上窜来窜去。车间内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他们气势汹汹地对每个工人盘问,威胁,连正在工作的人也不能走动。不多时,有人从排字房跑过来说:“抓到了。”随后扬长而去。过后,盛步云知道,地下党员诸荣春被戴上手铐抓走了。此事突然,申报馆内几位地下党员,表面上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心情都比较沉重。汇报商量对策后,一方面提高警惕,另一方面,他们以工会的名义,向申报馆交涉,要求资方保障工人的安全,不得随便抓人。

1949年5月12日,上海战役打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地下党组织决定《上海人民》报在第6期出版后暂停。为预防上海工矿路桥被破坏,庄炎林领着《上海人民》的同事们,积极协助组织工人纠察队,维持公共秩序,保障社会安全。到了5月24日傍晚,庄炎林和《上海人民》报采编人员接到组织命令,利用报馆的印刷设备,恢复出版《上海人民》报。那是一个不眠之夜。盛步云回忆,天刚黑,平日人来人往的马路上,一反常态,除了偶尔听到车声之外,出奇地静。稀疏的枪炮声越来越清晰。那一夜,王树人照例爬上屋顶,起先听到远处轰隆隆的炮声,夹着一道道闪光,慢慢稀疏下来;过了夜半,一片寂静,星星在夜空闪烁……再后来,《上海人民》报出版的“上海解放”号外,出现在上海街头。直至5月27日,这份迎接上海解放的报纸光荣终刊,部分人员调入解放日报社。

70年前,此刻,战役已快打响,曙光将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