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3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下乡三记

2019年05月13日   01: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王仁维

三天,我们跟着同济大学“布袋教授”杨贵庆,走了黄岩西部山区的6个乡村振兴点。吃住行都在一起,有三点印象特别深刻。

一是杨贵庆教授不容易。杨教授是哈佛研究生毕业,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凭他的名气和资历,完全可以到大城市去拿大项目。同济的城乡规划学科是全国一流学科,A+学科,国内大中小城市争相邀请系里教授去“指点江山”。但他偏偏钻进穷乡僻壤,拿犄角旮旯里的小项目,乐此不疲,已持续了7年。这其中有一个知识分子的情怀和责任。在黄岩乡村振兴学院,杨贵庆去年给来自全国各地的170多个学习考察团上课,他常说一句话:“小康中国不应是二元结构:萧索的乡村,光鲜的城市。”

二是黄岩的干部有担当。在黄岩,有个乡村振兴干部群,群主是区里一把手。群里的乡村干部开玩笑说,不能惹杨教授生气,他是有“后台”的。正是当地干部的全力支持,才能有一介书生大显身手的舞台。在我们跟着他的三天里,每到一个地方,都是当地街镇的主要领导担任现场办公协调人。如果没有黄岩干部“上下同欲”的担当,杨教授纵有三头六臂也难成事。

三是这里的百姓获得感强。在乌岩头村、在沙滩村、在头陀老镇……这些乡村振兴点有的明显发生了改变,有的刚开始改变,但老百姓都很感谢杨教授带来的变化,到哪里都有老人围着这位“杨高修”,幸福感满满的。面对此情此景,杨贵庆感慨万分:尽管乡村振兴还面临资金缺口、农村积习积弊难改等问题,但这是一件好事,他要一直做下去,还要推广到全国其他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