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满树玉兰,带来春天气息

2019年04月22日   11: 解放周一/见识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施渊 王艺婧

阳春时节,草长莺飞,花香四溢。花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点缀,也是情感沟通的桥梁纽带。在泱泱花木中,玉兰以傲挺树姿、花形之美、清香淡雅,古往今来为人所称颂,成为我国古典园林和传统文化的一个代表符号。

宛若遗世仙子

玉兰,又称木兰、木笔、玉树、望春、应春花、玉堂春、辛夷花。因树姿花形之美,2500年前就开始作为名贵花木广栽于园林庭院中。玉兰自古便受到文人骚客的青睐,其文化内涵不断提炼、升华与传承,拥有美学、文学、艺术、民俗等多重价值。

第一,美学价值。

玉兰之美,宛若遗世仙子,从其花、其形、其香可略见一二。

花之美。王世懋《学圃余疏》曰:“其千千万蕊,不叶而花,花大色白,花瓣、花萼同为匙形,共九片,质厚,莹洁清香。”玉兰花开润白若玉璞,却并无脂腻,恍疑冰雪;花萼处敷有渐变的紫红色,宛若少女羞赧。玉兰花莹洁清丽、遗世独立,颇为庄重圣严、空灵脱俗,因而寺庙多栽玉兰。北京西山大觉寺千年古刹中一株玉兰树即为代表,是当年与乾隆帝私交甚笃的迦陵住持亲手栽种。

形之美。玉兰树树干挺拔、枝干广展,其形饱满热烈、骨气铮铮。李渔《闲情偶寄》感叹:“世无玉树,请以此花当之。”玉兰高雅、淡定之姿犹如君子气概,故世人常将玉兰广植于庭院、胜景和显要之地,文人雅士也以居处有玉兰而感到欣慰。

香之美。玉兰花开馥郁芳香,又毫无浓烈突兀之感。明代丁雄飞诗云:“玉兰雪为胚胎,香为脂髓。”清人朱廷钟《满庭芳·玉兰》曰:“玉玲珑,吹兰芬馥,搓酥滴份丰姿。”这都在试图用文字来描述随风飘来的玉兰花香。

第二,文学价值。

自古以来,咏玉兰之色、之形、之香、之姿、之韵的诗词歌赋不少,以玉兰明志的也比比皆是。屈原对玉兰喜爱有加,留下“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菊之落英”的赞美。唐人说“晨夕目赏白玉兰,暮年老区乃春时”,更是用夸张的手法形容经常赏析白玉兰对一个人心态、容貌都有正向积极的作用。

李商隐的“几度木兰舟上望,不知元是此花身”、柳三变的“留恋处,兰舟催发”、李易安的“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乃至苏东坡的“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更是以玉兰来彰显个体的高洁不屈。到了宋代,还出现了以木兰为名的词牌名,如《木兰花慢》《木兰花令》等,进一步突出人们对玉兰及其品格的认可。

第三,艺术价值。

因为高洁清雅、吉祥如意的形象,玉兰还常常成为吉祥画的题材。流传甚广的玉兰绘画作品最早可追溯至五代时期的两幅《玉堂富贵图》。画中,玉兰取其“玉”,海棠取其谐音“堂”,牡丹取其“富贵”之义,合成“玉堂富贵”的美好寓意。此类题材作品在明代之后更为流行,及至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大家都绘过此类画作,相关作品被中国台湾、上海、天津、辽宁等地博物馆收藏。

以玉兰为题材的吉祥名画还有《玉树临风图》和《必得其寿图》。这两个名字也有典故。自李渔“世无玉树,请以此花当之”后,人们便将玉兰迎春而开的形象喻为“玉树临风”;“必得其寿”则出自《中庸》,后人作画时以木笔花(即玉兰花)和寿石为素材,取“必”字谐音与“寿”字组合来构成吉祥寓意,传达美好祝福。

第四,民俗价值

我国古代有“二十四番花信风”一说,与二十四节气相对应,是中华花文化的重要体现之一。其中,“立春”有三候:一候迎春,二候樱花,三候望春(即玉兰花)。

此外,还有一个关于玉兰花的民间传说,讲的是深山里住着红玉兰、白玉兰、黄玉兰。三姐妹偶然下山发现村中冷水秋烟、一片死寂,得知是秦始皇赶山填海杀死龙虾公主、惹怒了龙王。从此,龙王封锁盐库不让张家界人吃盐,以至于瘟疫肆虐、民不聊生。三姐妹决心帮村民讨盐,却几遭龙王拒绝。于是,她们用自酿的花香迷倒了蟹将军,趁机将盐仓凿穿。村民得救了,三姐妹却被龙王变作花树。为了纪念她们,人们将花树称作“玉兰花”。

这样一个富有传统神话意味的故事,反映了人们对英雄的缅怀、对善良的追求,也与玉兰“报恩”花语契合。

象征上海朝气活力

城市是文化的容器。玉兰花不仅是我国传统文化传承中的瑰宝,而且在城市品牌营造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1983年4月,上海市林学会、园艺学会提出将月季、桃花、海棠、石榴、杜鹃、白玉兰等作为候选市花。同年,在人民公园、中山公园、复兴公园、杨浦公园等11个公园入口设点开展评选市树、市花活动,请市民投票评选,最终收得10万多张票。其中,以白玉兰票数最多。1986年10月25日,经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决定白玉兰为上海市花。

经过30多年的发展,白玉兰遍植上海中心城区、郊野公园和公共绿地,上海植物园还培育出“盆景白玉兰”。可以说,白玉兰已成为上海城市的一道靓丽风景,是城市人文特征的浓缩与象征。

在文化建设方面,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等,有效推动了戏剧电视的繁荣发展;在对外交往方面,为表彰做出积极贡献的外国专家和友人,上海专门设立了“白玉兰荣誉奖”和“白玉兰纪念奖”。同时,设立以“白玉兰奖”命名的建筑工程质量奖,含金量仅次于国家建筑工程的“鲁班奖”。此外,“无偿献血白玉兰奖”也颇具影响力。

不少市级机构组织的标识也融入了白玉兰元素。比如,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和沪上数所知名学校的校徽,包括上海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宛平中学等。百年名校复旦大学原址的庭院中曾有数株白玉兰树,后于1947年在老校长李登辉正式提议下成为复旦校花。上海市妇联、上海动物园、上海档案局、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上海市作家协会等单位的标识,也以白玉兰为主体图案元素。

申城的一些标志性建筑,在设计中亦广泛采用市花白玉兰元素。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的顶部由四片硕大的连体薄壳艺术造型组成,犹如四朵正在盛开的白玉兰,象征上海充满朝气和活力。上海迪士尼乐园入口广场上的路灯,也特意设计为玉兰树造型;整个广场的地面纹路藏了一朵巨大的玉兰花;标志性城堡上的尖顶冠也有白玉兰元素。

位于人民广场的“上海市公路零公里”标志,是多条国道的起始处或终止点。该标志采用铸铜工艺精密加工制作,中心设计元素即为白玉兰。此外,上海陆家嘴中心绿地、旗忠网球中心、北外滩白玉兰广场、天山公园的白玉兰花形烈士纪念碑等地,处处可见玉兰之姿。

作为城市精神象征,白玉兰经常成为上海经典赛事、节庆活动的标志。全球最高级别网球赛事“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的标志、上海国际马拉松赛的吉祥物、上海国际广告节的官方标识以及上海市医务职工第七届文化艺术节、第十二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等标识中,都采用了玉兰元素。

从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可查的企业注册登记信息来看,冠以“白玉兰”的企业多达150多项,类型涵盖医疗美容、食品餐饮、影视广告、酒店宾馆、房地产、旅游、计算机、烟草家具设备等各行各业。

作为上海城市的友好使者,白玉兰还扎根于不少上海的友好城市和对口援助城市,如日喀则、汉堡等地。登录上海市政府网站,还能看到“白玉兰助手”,提供多项智能咨询服务,既亲切活泼又与市花相匹配。

当前,在擦亮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的进程中,有必要将市花“开路先锋、奋发向上”的内核注入进去。特别是,“四大品牌”带来的产业升级和创意产品,应有意识地体现市花符号及其象征意义。

(本文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创意产业研究中心和民革上海市委调研部“花文化创意产业”课题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