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2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马拉松疯魔症”何时休

2019年04月22日   05: 上海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姚勤毅

昨天,上海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举行。笔者有两位朋友将第一次“路跑比赛”献给了上海半马。他们都是没有跑步习惯的人,采访得到的结果也未出所料,“半马比我想象的难多了,跑完有点受伤。”“我后面8公里几乎都是走的!”没多一会儿,笔者就在朋友圈见到了他们晒出的图,下面是齐刷刷一排小手点赞。

是否该支持那些平时并不爱跑步,却选择参加马拉松比赛的人?从上周波士顿马拉松赛曝出中国跑者成绩造假、替跑参赛,被中国田协终身禁赛后,社会上相关讨论持续发酵。不知从何时起,马拉松不知不觉已被贴上了“秀晒炫属性”。有人给这种心态命名——“马拉松疯魔症”。

上马组委会负责人说,前几年的上海半马会发现一些“违规跑者”,“比如替跑者,其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获得直通名额——上海半马达到一定名次,就能直通当年的上马。”但马拉松运动开放性、参赛者数量庞大的特质,决定它不可能做到全扫描、全审核。亦如此次波士顿马拉松,若不是几位涉事者为了秀晒炫“傻”到自己曝光自己,那么他们的所作所为可能也将沉入海底。

中国马拉松乱象的症结在于:繁荣的表象背后,真正的内核即“马拉松文化”是欠缺的。说到底,马拉松毕竟是专业赛事、极限赛事,并不是每个普通人随便就能跑,它应该是真正热爱跑步的人的狂欢,而不是普通人用来在朋友圈里炫耀阶级标签的工具。正因这个道理,波马不会去审核跑者的电子成绩证明,“‘马拉松是挑战自我的一件事,对于普通跑者来说为什么要自己骗自己呢?’他们就是这么想的。”上海资深跑者花姐说。中外马拉松赛道上的“隔离带”也往往风景不同,在中国马拉松,隔离栏排成长龙的景象司空见惯;而在国外一些知名马拉松赛上,几乎是不做隔离的,因为不会有人想着抄近道作弊。

上马组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说,“中国知名马拉松在硬件上一点不差,但缺的是软件。老百姓对于马拉松的认识和理解,就是软件的一部分,这需要赛事和媒体的引导,更需要时间来培育和沉淀。”面对中国马拉松目前的乱象,必须加以约束。许多网友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办法——将马拉松诚信与个人征信系统关联。事实上,国际体育总局去年发布过《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的通知,其中就提到,考虑对包括参赛者在内的赛事活动相关人员,视情节轻重给予降低信用等级等处罚。但这一举措,至今还没有得到细则化并落实。希望这一次的“波马参赛风波”,会助推相关举措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