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苏丹未来何去何从

2019年04月15日   04: 国际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安峥

苏丹政局发生变化后,英国《经济学人》指出,谁是巴希尔的接班人?这也是一个大问题。反对派并无明显的领导者,而奥夫被视为旧政权的核心人物,很难被民众所认可。

“接下来的几天将是决定苏丹今后发展方向的关键时刻。”有媒体如此评论。

相比8年前动荡有不同

与8年前西亚北非动荡局面相比,这次的苏丹事件表现出两点明显不同。

其一,民众相对理性,暴力冲突的倾向明显弱化。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当年的沉痛教训,渴望国家安定有序地发展,而不是陷入利比亚、叙利亚那样的泥潭。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教授、扬州大学苏丹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姜恒昆指出,最活跃的抗议者是年轻人,但居于领导地位的是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苏丹职业人士协会”,他们在政治上较为成熟,行动上较为克制。

其二,西方在这次事件中表现得较为低调。这可能包含两重信息:其一,美国等西方国家从过去的案例中得到警醒。其二,他们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不想作茧自缚。

未来往哪里走

外界普遍认为,巴希尔的未来有迹可循:他不可能“翻盘”,但人身安全可能无虞;他可能在苏丹受审,但不会被引渡到国外。至于苏丹的未来,舆论众说纷纭。有分析认为,最噩梦般的情形是政府倒台,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也有评论称,最可能的争斗会发生在安全机构内部不同派系之间。

消息人士指出,苏丹军事力量内部的分裂早有端倪。近来,巴希尔能掌控的只是安全部队和警察,而军队显然没有言听计从。这两支力量曾在此次的政权剧变事件前发生火拼,造成军队人员损失。于是,军方干脆以此为由头,解除了总统职务。

“我认为最好的方案是建立一个军民结合的政府,尽管这听起来可能不受欢迎。如果每一方都过于弱势,可能会受到巴希尔时代遗留势力的破坏。”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扎克·弗尔汀说。专家认为,军事委员会和文官政府会有一个相互妥协的过程。

政治分析师穆罕默德·奥斯曼告诉路透社记者,反对派要求组建文官过渡政府,而军方试图控制国防部和内政部,结果可能是一个文官和军人混合的过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