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9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

2019年04月09日   10: 思想周刊/新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鲁春义

20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性金融危机呈现周期性态势,基本上是10年左右发生一次。结合国际国内形势可以推测,2019年应属于金融危机前的积累期,需要切实增强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能力。

当前,我国经济主体越来越多地参与金融活动,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政府行为债务化、企业融资杠杆化、家庭财富证券化、机构权力分散化特征。由此,金融体系积累了一些潜在风险,如金融工具复杂化、金融活动影子化、金融关联网络化等。

其中,所谓影子化主要是指逃避金融监管的一些现象。由于分业监管中各行业制度不统一,导致一些金融机构或非金融机构通过非正常金融活动进行监管套利,甚至通过多层嵌套的方式将资金投放到国家管制的领域。

这些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的机构,不断进行业务和产品创新以吸纳资金,甚至通过组建资金池的方式维持刚性兑付,进一步加大了流动性错配。在杠杆的放大效应下,极易引发系统性风险。

有鉴于此,需要实施相应举措以进一步筑牢金融风险的防火墙。

第一,规范地方政府行为,化解地方债务风险。

要规范地方政府债务融资机制,限制地方政府以债券融资的方式发展经济。在以财政支持、税制改革与发行债券方式解决旧债务问题的同时,通过引入社会资本等方式预防新债务的产生。同时,限制乃至禁止地方融资平台经营营利性质的业务,以减少系统性金融风险引爆点。

第二,发展以股权融资为主的资本市场,降低杠杆率。

要进一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降低间接融资比重、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从而改变企业融资结构,降低企业融资杠杆。为此,可积极研究设计新的股权股票交易场所或交易平台。在创立科创板的同时,建立各层次资本市场的协调机制,并进一步完善高效的资本市场退出机制,有效化解问题企业对金融体系的冲击。

第三,关注家庭与个人财富的变化,缩小金融风险波及范围和程度。

要更多普及金融知识,提高风险意识;要构建全民征信系统,完善个人信用信息,制定实施个人破产法,确立信用惩戒体系;要完善规章制度,限制金融机构向非专业人士销售结构化或复杂化的金融产品。

同时,还有必要提升国有金融机构的实力,以保证政府政策的有效性。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应当成为金融网络的核心节点,该节点一般是金融系统中影响力最大的某个或某类金融机构,而且政府应对此类关键性金融机构具有足够的控制力。

另外,还需有意识地培育和控制金融网络的传染中心。一旦出现或累积金融风险,政府即可在短时间内实现有效干预,从而迅速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

(作者单位: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