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9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支持特朗普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等立场,其上任会否破坏世行独立性有待观察

新行长驾到,“批评者”将如何领导世行

2019年04月09日   04: 国际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廖勤

本周二,世界银行新行长马尔帕斯将走马上任。这个被美国总统特朗普钦点的行长人选,不仅同特朗普的反全球化与反多边主义理念不谋而合,对世行也曾百般抨击。“一个世行的批评者将如何领导世行?”他会把这个全球最大的多边开发金融机构带向何方?随着马尔帕斯的履新,这些疑问也等待解答。

工作经验局限于国内

为重建二战后国际经济治理架构,西方曾创立了支撑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两大支柱机构:一个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个是世界银行。世行最初职能是致力于促进战后重建。后来,其主要使命是提供长期信贷来促进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发展。

自世行1946年运转以来,行长职位一直是美国的“禁脔”,从未有其他国家染指。正如IMF总裁始终由欧洲人把持,这是美欧达成的“君子协定”。作为世行第13任行长,马尔帕斯依然延续了“世界银行,美国行长”这一长达73年的传统。

现年62岁的马尔帕斯早年在美国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攻读国际经济专业。从履历看,他是美国数届政府的“座上宾”,也是与财政、经济事务打交道的老手。

美国财政部网站显示,他在里根政府时期担任财政部副助理部长,主要负责发展中国家事务。之后,在老布什政府中担任副助理国务卿,重点负责拉丁美洲经济事务。如今,他又在特朗普政府的财政部任职,担任负责国际事务的副财长。

马尔帕斯与华尔街也有交集。他担任投行贝尔斯登的首席经济学家长达15年之久。而后他创办自己的咨询公司Encima。

尽管马尔帕斯是世行行长的不二人选,但他的资历依然受到质疑。有德国媒体问:“他真的合格吗?”在批评人士看来,马尔帕斯没有资格胜任世行行长一职。因为他在担任贝尔斯登的首席经济学家时,未能预见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而且他曾经反对美联储的救市政策,而事实证明那些政策成功避免了全球经济萧条。

为消除外界疑虑,在获得提名后,马尔帕斯前往欧洲、亚洲展开游说,试图在股东面前展示自己的业务能力是过硬的,尤其是在帮助新兴市场国家融资方面具有丰富经验。

“客观而言,马尔帕斯的履历、级别是合格的,”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徐明棋说,但是,他的缺陷在于,几乎很少参与国际多边合作,以前的工作经验大多局限在美国国内。而世行行长需要全球和国际视野,他在这方面或许有点欠缺。

特朗普的“传声筒”?

除了对是否称职的担忧,外界最大的忧虑还集中在马尔帕斯将给世行带来什么?因为马尔帕斯与几位前任明显不同:他是特朗普的追随者,支持特朗普的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等立场;他对世行等多边机构也多有指摘,这些都让世界感到不安。

“马尔帕斯顺利成为世界银行行长是特朗普政府的胜利,特朗普政府现在有渠道把‘美国优先’的世界观带入最重要的国际经济机构中去。”《金融时报》说。

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前,马尔帕斯就投在这个商人的门下。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时,马尔帕斯出任他的经济顾问,成为早期重要幕僚之一,为“老板”筹集竞选资金。2017年,他又入职特朗普政府当副财长。在世行前任行长金墉宣布提前卸任后,马尔帕斯被特朗普相中,力捧他做世行新掌门。

德国《世界报》网站称,马尔帕斯多年来忠于特朗普。不管总统做什么,马尔帕斯似乎都是赞成的。

最主要的是,马尔帕斯和特朗普对全局的看法一致。2017年,他在国会作证时曾表示,全球主义和多边主义已“走得太远”。全球经济秩序已经过时,世界不是需要更多的多边主义,而是更少。

他也是特朗普政府在国际经济事务上的重要“传声筒”之一,被认为是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的拥护者,在减税和放松监管刺激美国经济增长等议题上坚定支持特朗普。

对于将要领导的世行,马尔帕斯曾经不假辞色。他指责世行变得过于强大且对各国利益干涉太多。贷款也没有给予最需要的国家。同时,世行还存在效率低下、结构僵化、人员冗余、工资过高等诸多问题。他甚至给出毁灭性结论:世界银行这样的国际组织最终无法帮助人类。

“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一个“特朗普的人”、一个多边主义的批评者、一个世行的唱衰者,面对马尔帕斯一些具有争议的言论,有评论称,对世行来说,马尔帕斯的上任或将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这个“新时代”可能呈现如此图景:从应对气候变化到医疗服务,从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信贷到帮助难民的项目,在推进世行为“全球公用品”出资方面,新行长可能不会再积极出力。

另外,作为特朗普的效忠者,马尔帕斯可能还会强化世行已经扮演的一个角色——美国在全球推进其经济利益、权力和优先发展重点的工具。未来,世行的主要议程或将围绕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转。

就在特朗普提名马尔帕斯参选世行行长时,IMF前执行董事道格拉斯·雷迪克就批评道,此举不是任人唯贤的表现,而是为了在世行推进美国主导的议程,“这不是这一职位设立的初衷”。

徐明棋指出,特朗普既然提名马尔帕斯,自然希望他未来在世行履职时能更多关注美国看重的利益。所以,在马尔帕斯领导下,世行可能会出现一些变化。比如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项目的贷款,或许会对其使用贷款的效率、偿还能力等作出更严格的审核和要求。再比如,对一些有助推动社会公平却不一定能带来明显经济效益的环保等项目,美国可能不会大力支持。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还有观点认为,世行可能会沦为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工具,其独立性将受到破坏。

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基尔比在布鲁金斯学会刊文指出,双边援助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为了批准新的双边援助或者改变已经批准的资金用途,特朗普政府必须得到国会两院相关委员会的批准。但失去对众议院的控制后,这一过程将变得艰难。在这种情况下,使用世行作为外交政策工具将变得更具吸引力。例如当国会不允许政府以削减双边援助来惩罚某些国家时,政府可能会推动世行减少对这些国家的贷款来达到同样目的。

如果世行可以充当大棒,自然也能提供胡萝卜。徐明棋说,世行未来或将增强对美国全球战略项目的支持力度。“对于那些具有战略价值、同时需要资金帮助的国家和盟友,美国可能会要求世行更多参与其中,向它们伸出援手。”

“不过,世行的大方向不会改变,即以发展与援助为基本职能。世行内部运作机制也不至于发生重大变化。至于特朗普的反全球化立场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世行的未来,还需进一步观察。”徐明棋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

认为,马尔帕斯执掌世行确实会对特朗普有利。因为行长对世行的决策或多或少能产生影响,比如决议无论大小都需征求行长意见。又如,即使世行重大决策必须得到85%的支持率才能通过,但美国凭借最大股东的身份,投票权占比达16%,同时拥有唯一一票否决权。

“但马尔帕斯很难凭一己之力左右世行,也不能完全把特朗普政府的议程塞进世行。”陈凤英说,因为世行实行董事会和股份制,包括欧盟、日本、中国都是出资方,都有话语权。而且世行有章程,除非章程重新修订,否则行长就要按章程办事。所以,世行的未来不是一个人所能改变的,也不必过度担心世行会变成美国的政策工具。“更重要的是,世界已经在变,不是因为马尔帕斯上台后才会变。西方已陷入体制性危机,很难再像过去那样提供公共产品或承担国际责任。马尔帕斯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插曲。”

事实上,在获得提名后,马尔帕斯就很乖觉地与特朗普以及自己过去的立场拉开距离。他多次释放信号,强调自己作为世行行长,将维护世界银行的利益,而不是特朗普政府的利益。比如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他就改口说世行将履行对气候问题项目的现有义务。

新闻链接

世界银行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府间金融机构之一,由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和国际开发协会组成。1945年12月27日国际复兴开发银行正式成立。1947年11月,世界银行成为联合国专门机构之一。其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拥有189个成员国。世界银行成立初期的宗旨是致力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复兴,1948年后转向世界性的经济援助。

世界银行最高权力机构为理事会,每年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召开年会。世界银行执行理事会负责处理日常业务,由约24名执行董事组成。

世界银行行长一般由美国总统提名,均为美国人。但随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日益上升,不少学者认为,以减贫扶贫为主要职责的世行应当打破美国人把持行长的惯例,更多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和关切,推动国际经济治理改革。 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