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2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日本平成时代:调整改革后步入成熟

2019年04月02日   09: 国际/专题   稿件来源:新华社  


■王泰平

日本发布新年号:令和

据新华社电 日本政府4月1日发布新年号,定为“令和”。现任天皇定于4月30日退位,宣告“平成”时代结束。新年号自5月1日新天皇即位起施行。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随后在记者会上发表谈话,向国民阐述新年号的涵义等相关情况。他指出,“令和”出自日本最古老诗集《万叶集》的语句“初春令月,气淑风和”,蕴含了“文化在人们美丽心灵相互靠近之中诞生并成长”的涵义。

按照共同社的说法,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仍在使用年号的国家。日本年号以往取自中国古代典籍,“令和”是首个出自日本古代典籍的年号。

一名现年70岁的市民告诉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记者:“平成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代。和字给人以和平的印象,希望新的年代也能和平。”

1991年泡沫经济破裂,此后的日本便进入长期经济低迷时期。据此日本有人说,平成时代是日本“失去的10年”“失去的20年”甚至是“失去的30年”。不少专家则认为,这种说法在某种意义上是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饱受美国打压后,吸取教训,刻意低调,制造出来的哀兵之论。其实,这30年可谓日本经济由青春张狂期步入成熟期的30年,是抚平躁动、挤压泡沫,对内追求高质量发展、对外急剧扩大投资,闷声大发财的30年。

走出低谷花费15年

上世纪90年代初泡沫破裂,引起日本社会震荡,虽然股市大起大落,但得益于实体经济、科技的雄厚实力和高端工业制造能力等因素,从2005年开始,日本企业能力便告恢复,金融体制强化,民间消费扩大。到2006年,所有宏观经济指标都表明,日本经济已经走出上世纪90年代的阴影,国际竞争力也从2002年的27位上升到17位。日本从泡沫经济崩溃到走出低谷,大约花费了15年的时间。

泡沫破裂后,处于调整改革期的日本经济仍在高水平上运行,GDP没有大幅下滑,还有小幅增长。日本2017年名义GDP总额为4.8604万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三,在西方发达国家中继续保持第二经济大国地位。日本经济增长缓慢,但日本的人均GDP一直处于高端。

泡沫经济破裂的打击的确是严重的,但日本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在日本深入参与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仅看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消长、而不看国民生产总值(GNP)的增长,是不能把握日本经济实况的,就像看一个家庭的收入,没有把外出打工的收入计算在内一样。正是在“失去的20年”间,日本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从贸易大国转型为“贸易+投资”大国,打造了另一个“海外日本”,成为拥有海外净资产最多的国家,而海外资产创造的净收入并没有包括在GDP数据中。

从日本社会的基本单元家庭层面来看,经过“失去的20年”,日本依然是一个富裕和藏富于民的社会。上世纪80年代股市泡沫破裂后,日本家庭金融资产的积累不但没有停滞,而且出现了显著增长。

日本经济出路在海外

纵观世界历史,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永远保持高速增长。仅仅用GDP增长率来衡量一个发达国家与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形势孰优孰劣,是不科学的。作为一个“得天不厚”而高度发达的国家,日本能长时间保持西方第二经济大国地位,人均GDP能多年保持在高位,经济和社会管理的各个方面都达到精细化的程度,城乡、区域发展均达到比较均衡的状态……这一切说明日本经济处于成熟期。

当今的日本,正以“环境革命”为号召,进入经济创新和生活质量提升期。而随着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快速发展,第四轮科技革命方兴未艾,日本政府和企业界已将人工智能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技术之一。2018年6月,日本《未来投资战略》重点推动物联网建设和人工智能的应用,这些正成为提高国家竞争力、社会进步的新驱动力。

展望令和时代的日本,最可能影响日本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严重的老龄化和低生育导致人口数量不断减少;而且,国内发展已几近饱和状态,没有多少发展的空间和余地。从这种意义上说,日本经济的成熟期意味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在国内已经达到或接近它的上限,很难再出现高速增长的奇迹,能够尽量保持既有的高发展水平,避免下滑,就算不错的了,就像一个中年人可能延缓衰老,而终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老年一样。

笔者以为,日本经济的出路在海外。日本已完成资本积累,且有高精尖技术积累,有企业经营管理经验的积累,这是日本的优势。今后,日本发挥上述优势,更加积极地参与经济全球化,向海外发展,尤其是搭乘中国发展的顺风车,进一步密切中日双边经贸合作,并在“一带一路”的平台上,加强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不失为日本保持中年活力、延缓衰老的最佳“养生之道”。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