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8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乌克兰恐难“融入”西方

2019年03月28日   09: 国际/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安峥

有评论称,自苏联解体以来,乌克兰政治一直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钟摆运动。

欧盟的矛盾与担忧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李新指出,从历史上看,乌克兰前两任总统基本奉行两边平衡的外交方针;但第三任总统尤先科明显亲西方,要求加大码入北约;第四任总统亚努科维奇最初也想平衡发展,但在欧盟的“东方伙伴关系”计划和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方案面前,他最终选择了俄罗斯,结果他被赶下台;反俄总统波罗申科取而代之。

本次大选不同,三位主要候选人都持亲西方、反俄罗斯的立场,只是亲西方的程度有所差别而已。

“钟摆”如果不再摇摆,对乌克兰意味着什么?上海社会科学院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胡键指出,自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历次政治危机都表现为亲俄罗斯还是回归欧洲的选择上:从2003年“颜色革命”到始于2013年的危机,再到克里米亚事件,这都是乌克兰政治“选边站”所引发的国家悲剧。从这个角度看,政坛集体“向欧洲看齐”,乌克兰政治上的危机也就化解了,只剩下正常的政党政治角逐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乌克兰真能“融入”西方。

路透社指出,一方面,欧盟是矛盾的。它一心希望看到乌克兰成为能够抵御俄罗斯攻击的防线,但西方的团结始终脆弱:意大利、希腊、匈牙利等与莫斯科联系密切的国家,一直渴望修复它们的经济关系。另一方面,欧盟也是担忧的。德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分析师斯特凡·迈斯特指出,德国领导人认为,为乌克兰打开北约大门将进一步恶化他们与俄罗斯的关系,共同防御的承诺可能会让他们卷入与俄罗斯的公开冲突。“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和盟国或多或少达成了共识。”

解决民生问题是关键

“事实上,当前乌克兰民众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向西、向俄的选择问题,而是政治人物的注意力不能回归到提高民众生活水平上来。”胡键指出。

乌克兰能否解决国内的难题,不单由乌克兰人自己决定。胡键认为,这取决于欧盟、北约两大组织的态度,也取决于俄罗斯与欧洲能在多大程度上相互拥抱,还取决于俄罗斯能在多大程度上对乌克兰“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