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3 星期六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把未来空间留给她们,也留给读者

2019年03月23日   06: 读书周刊/读书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朱蕴秋

《辫子》的故事,由三个不同国度的女人组成。

在印度,斯密塔是生活在最底层的“贱民”,每天都要徒手打扫村里的厕所。她唯一的梦想就是让女儿逃离这种残酷而荒谬的传统,上学读书。但当她终于说服丈夫,把女儿送进学校,女儿却在第一天上学就受到老师的欺凌。斯密塔决定带着孩子远走他乡。

在意大利西西里,朱丽娅在父亲的假发厂工作。父亲因车祸陷入昏迷,她发现工厂濒临倒闭,因为缺乏原料——头发。妈妈希望通过联姻解决问题,但朱丽娅不甘屈服,在恋人的帮助下,决定利用网络从印度市场收购头发,拯救工厂和家人。

在加拿大,萨拉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律师,在竞争激烈的职场上投入了全部精力。为了打破职业的天花板,她怀孕和养育三个孩子都是在尽量不引人注目的状态下完成的,也就是刻意隐藏女性身份给她带来的劣势。但就在她即将登上事务所最高位时,却发现自己得了乳腺癌。生病之后,她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陷入女性困境里。

最终,印度女人的辫子,经西西里女孩加工成假发,戴在了加拿大女人的头上。她们原本素昧平生,却因这条辫子而紧密联系在一起。

《辫子》可以说是全球化视野下,献给所有女性的一曲赞歌。故事中的三位女主角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三种文化和社会环境中,她们的身上浓缩了种种或明或暗的对女性的束缚。作者莱蒂西娅·科隆巴尼是位有着作家、导演、演员、编剧等多重身份的女性,《辫子》是她的第一部小说,自2017年5月在法国出版以后,稳居畅销榜前列,销量近百万册,版权已售30种语言,获得多个文学奖项。小说电影改编权也已售出,将由作者本人搬上银幕。莱蒂西娅希望自己塑造的是充满力量的女性形象,“既不是被物化的女性,也不是受害者或衬托”。小说中的三位女主角洋溢着勃勃的生机,拥有反抗的精神和坚强的意志。

《辫子》的灵感来自生活。一天上午,莱蒂西娅的好朋友给她打电话,请她陪她去选假发,因为她不幸罹患乳腺癌,马上就要开始做化疗。当莱蒂西娅看着朋友试戴各种假发时,她不禁好奇,这些用真人头发做成的假发,原来的主人是什么样子的。朋友最后选了一顶用印度女性头发做成的假发。从假发店出来,莱蒂西娅仿佛看到了一道光——辫子,连接着女人们的命运。

莱蒂西娅公开承认,从某种程度来讲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但她定义的女权主义者,不是要与男性对立,与对方开战,她认为上世纪70年代兴起的女权运动,看起来轰轰烈烈,但因为带有一定的攻击性而使效果适得其反。莱蒂西娅的女权主张,是一种心平气和却坚持不懈的维权。她认为,西方社会看起来尊重女性,实则是一种表象,因为有些不平等是隐形的,如差别薪酬、职业天花板等。“女汉子”的说法也着实可疑——为什么要用一个男性的标准去形容女性,而不是女性本身可以拥有力量?

小说有一个开放式的结局,这是莱蒂西娅想要的效果——陪着小说中的女性向命运说不,向自我解放迈出第一步,但把未来的空间留给她们自己,也留给读者。

《辫子》

[法]莱蒂西娅·科隆巴尼 著张洁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