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3 星期六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欧洲之门

2019年03月23日   05: 读书周刊/读书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刘莹
乌克兰地处欧亚大草原西缘文明的断层线上,诞生于东方和西方相遇之处,许多个世纪以来都是通往欧洲的门户:当战争和冲突到来,关闭的欧洲之门成为阻挡东来或西来侵略者的屏障;而当欧洲之门开启,乌克兰就成为连接欧洲与亚洲、东方与西方的枢纽。

从希罗多德时代开始,乌克兰大地见证了两千年来帝国的起起落落,经历了世界秩序的多次变更。定居和游牧、东正教与天主教……不同的文明在此接触,塑造出乌克兰独特的边境身份。它是欧洲的面包篮,也一度成为杀戮的战场。从罗马帝国到奥斯曼帝国,从哈布斯堡王朝到罗曼诺夫王朝,甚至希特勒的第三帝国,每个帝国都索求乌克兰的土地与财富,在这片土地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哈佛大学乌克兰研究院院长浦洛基以同情的理解,写下欧洲之门所经历、所见证的2000年,为理解东方与西方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补足了拼图上缺失的一块。历史往往从大国、胜者的角度书写,而通览浦洛基的《欧洲之门:乌克兰2000年历史》,能脱离以某个东方或西方大国为依归的观念,用边境之地的视角,重新审视帝国的起落和东西方的相遇。

《欧洲之门》虽为理解当下政治危机的动机所驱动,却是着眼于2000年这样一个长时段的完整历史。因为浦洛基认为,要理解当今乌克兰局势及其对世界的冲击,就需要对这些问题的根源进行考察,也就是从乌克兰边境身份、民族身份的起源和发展开始考察。虽然一时一地的政治过程很重要,但地理、生态和文化是更持久的因素,长期而言有更大的影响。正是通过从希罗多德时代至今的长时段考察,浦洛基回溯了定居人口与游牧人口的相遇,以及存续至今的欧洲东西部政治文化差异。

浦洛基是哈佛大学乌克兰研究院院长,他在欧洲、北美治学数十年,深耕东欧政治、思想、国际关系史,曾获众多学术与写作奖项。他生于俄罗斯,成长于乌克兰,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的时候,他就在500千米外的大学教书。无论是从个人经历还是从学术角度看,浦洛基都有资格书写一部乌克兰的通史。

直到今日,乌克兰仍是东西方力量冲突的焦点。2013年底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使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再度对立。乌克兰再次成为地缘政治的焦点,但人们对这一欧洲面积大国却知之甚少:乌克兰危机的起因是什么?历史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是什么让乌克兰人不同于俄罗斯人?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到底应该属于谁?为何乌克兰采取的行动会造成巨大的国际震动?理解2000年以来塑造东欧的复杂力量,有助于我们看清东欧与世界的过去和未来。

书名“欧洲之门”当然是一个隐喻,但这样的命名并非无关紧要,也不应被视为一种营销手段。欧洲在乌克兰历史中有着重要的地位,正如乌克兰在欧洲历史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这就是“门”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