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 星期天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非营利性组织发起地标建筑设计比赛,获奖方案有望2021年在圣何塞落成

硅谷“首都”失色,造地标能否为它添彩

2019年03月17日   05: 国际副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见习记者 陆依斐

巴黎有埃菲尔铁塔,伦敦有大本钟,纽约有帝国大厦……“硅谷也想拥有一个公认的地标——某种象征其影响力的东西。”《纽约时报》写道。那么,什么样的地标最能代表硅谷?答案或将揭晓。

让圣何塞“有辨识度”

据报道,成立于2017年的非营利组织“圣何塞灯塔”想在当地创造一个“新的、独特的、世界级的公共地标”,以向硅谷成就致敬。项目将由该非营利组织筹集捐款资助,作为一份礼物送给圣何塞。本周,圣何塞市议会将考虑“圣何塞灯塔”的提议——发起一场地标建筑设计比赛。此举一方面是为了提高筹款活动的关注度,另一方面是为了培养一批设计人才。如果一切顺利,获奖方案有望2021年落实建成。

众所周知,旧金山湾区是加州北部的一个大都会区,主要城市包括旧金山和圣何塞等,世界著名高科技研发基地硅谷位于湾区南部。虽然圣何塞号称硅谷“首都”,但与充满魅力的旧金山相比仍显失色。据《纽约时报》报道,近年来,硅谷科企逐渐北上,迁至旧金山。不少当地居民担心,圣何塞很快将失去所剩不多的知名度。

圣何塞不仅没有享受到硅谷光环,反而深受科企驻扎的负面影响,例如住房紧张,房价飙升,生活成本增加……长期居住在圣何塞的玛丽安·萨拉斯说:“我们只有一样东西——一首歌”,她指的是狄昂·华薇克1968年发行的热门歌曲《你知道去圣何塞的路吗》。“你真的可以在圣何塞呼吸/他们有很多空间,”这首歌曲映射出了这座城市近几十年来的变化。

其实,圣何塞人已经采取行动“保卫”家园。例如以苹果联合创始人斯蒂芬·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的名字命名街道Woz Way,无奈努力收效甚微。“圣何塞灯塔”执行理事博尔肯哈根说,种种努力并没有吸引人们前往圣何塞。“讽刺的是,像我们这样一块富裕地区却没有一个公众艺术标志,”博尔肯哈根说,“这并没有被视为头等大事。一般来说,企业家都是低着头创造出改变世界的有趣事物。”

正如博尔肯哈根所说,硅谷的辉煌成就诞生于一间间单调相似的办公室,那里的企业家更多关注技术和资金,而不是文化和生活。“圣何塞灯塔”会长鲍尔说,创造地标这一想法是几年前产生的,当时他和妻子开车行驶在圣何塞高速公路上,毫无辨识度的风景让他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有观点认为,一个好的想法可以给这座看似平淡无奇的城市带来很多好处。美国财经新闻网站Quartz指出,不朽的建筑将令城市变得独特和令人难忘,并让当地居民拥有共同身份。在硅谷,这样一个地标有望成为沙漠中的绿洲。

“不是高科技项目”

除了在竞争对手旧金山的阴影下建造一个令人难忘的地标,《大西洋月刊》称,硅谷还需“巩固自己的遗产”,此举并非偶然。近年来,脸书等科企接连曝出丑闻,招致越来越多批评。人们普遍担心,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正在把社会变得更糟。有网友讽刺称,硅谷地标可能是“一大叠钞票在燃烧”、“巨大的眼睛和耳朵,代表着窥探”……

那么,在一个吸引科企创新的地区,究竟什么样的地标才能取悦大众,并成为这个地方的象征?“圣何塞灯塔”的博尔肯哈根表示:“这不是一个高科技项目,尽管我们是高科技社区的一部分。我们不是要最新的LED灯泡。我们希望创造一些持久的东西。”

“乐观地说,我们将收到数百个想法,”“圣何塞灯塔”会长鲍尔预计,对于合适的项目,捐赠者会慷慨解囊。“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好主意,有时会比一个毫无新意的、价格只有一半的主意更容易筹到资金。”

项目有趣,但也充满陷阱

《纽约时报》指出,想要凭借一件艺术作品俘获科技界并不容易。《麻烦制造者》一书作者莱斯利·柏林认为,这个项目很有意思,但也充满了潜在陷阱。她说:“当我们听到‘硅谷’这个词时,我们都从私企的角度来思考。游客去的所有地标都是公司。一切都是为了利润。但是,建立一个公共场所可能会让公众重新参与进来。”不过,完成一件举世公认的杰作可不容易。

对于依靠个人和企业的捐赠来建造地标,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大卫·李持怀疑态度。一些人可能会想,在一个高薪科技工作岗位激增导致生活成本快速上涨的城市,建造地标这笔钱是否应该花在其他更有益的事情上?比如管管那些无家可归者。还有环保组织担心,大搞基建或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周围生态环境。

“圣何塞灯塔”的鲍尔承认面临的障碍不少,“我们并不天真,”鲍尔说。虽然“另一座埃菲尔铁塔”看似可望而不可及,但芝加哥云门却是一个颇有启发意义的先例,这座著名城市雕塑已经成为芝加哥最为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戴夫·亨德森已经为硅谷地标项目捐了3万美元,对于项目能否成功,亨德森说:“一半一半”。据称在硅谷,大多数颠覆性的想法没有这么高的成功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