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请进来走出去”不管用?

中国马拉松请及时止损

2019年03月14日   10: 上海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姚勤毅

上周末的日本名古屋马拉松赛上,中国女选手李芷萱以2小时26分15秒的成绩完赛,打破了中国马拉松多年的沉寂,成为目前唯一一位跑进“奥运会达标线”的中国马拉松选手。

李芷萱的异军突起,既值得中国田径高兴,更值得反思——作为目前国内女子马拉松最高水平的代表,李芷萱采用了“本土教练+本土训练”的传统培养模式。但形成反差的是,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力推多年的“请进来走出去”战略,在马拉松项目上遭遇严重的“水土不服”,竞技成绩跌入谷底。表象背后,有何深层原因?

马拉松好苗子“集体沉沦”

根据中国田径协会公布的2018年数据,去年我国境内举办的800人以上马拉松及相关赛事1581场,比2017年增长约43.47%;参赛人次为583万,增加约17.07%。

业余马拉松火得发烫,可职业马拉松却冷到冰点。拿女子马拉松来说,日本的一流女子选手已能达到“222区间”(2小时22分),仅今年跑进“230”的女子选手就多达16人,而中国仅李芷萱孤身一人。上一个跑进“230大关”的中国女选手是3年前的刘瑞环,但她当时被判定服用兴奋剂违规,被禁赛4年——成绩是“假”的。

李芷萱在目前国内职业田径选手中显得比较另类,她加盟一家企业主导的马拉松俱乐部,两年前才从1500米、5000米专项选手“转行”到马拉松。但她的训练模式其实很传统,国内高原训练、资深本土教练李国强带训,就此完成一年一个大跳跃(2017年是她的个人首马,当时成绩是2小时35分45秒)。在业界看来,25岁的她未来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与此同时,另一群代表体制内最高水平的马拉松选手,却在非洲的职业马拉松俱乐部进行着艰苦的海外集训。

这些年,“请进来走出去”的成功似乎已被验证。中国短跑项目屡屡实现突破,跳高、跳远项目涌现出不少优秀选手,竞走项目逐步成为中国体育军团在奥运会、世锦赛的稳定夺金点。这归功于达米拉诺、亨廷顿等“大牌”外教被“请进来”,还带来了国外高科技训练设备与手段;田管中心还在洛杉矶建立国外训练基地,运动员“走出去”训练和参赛。中国田径运动员得到锻炼,提高很快。

但马拉松却成了反面案例。2013年,中国田径请来培养过不少世界冠军的“大牌”名帅、意大利人卡诺瓦执教中国马拉松队。将近30余名国内最好的中长跑运动员,跟随卡诺瓦在国内外进行集训。田管中心下定决心,力争在里约奥运会实现新突破。然而,卡诺瓦没待到3年合同期满便挂冠辞职,在近3年的“外教模式”下,他手下的这批运动员成绩不升反降,没有一个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相反,最后达标获得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是两位一直跟随地方教练训练的本土选手。

不宜照搬非洲训练体系

里约奥运会后,田管中心对中长跑项目继续加码,开启“走出去”战略——将所有体制内的优秀运动员集中送往非洲职业马拉松俱乐部(主要在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意在提高水平。然而从目前来看,这种想法有点脱离现实。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运动员说,他在非洲接受的训练内容是根据非洲选手特点打造的。因为生活所处的地理环境所致,非洲选手几乎从小跑到大,跑步是日常生活的构成之一,非洲选手的耐力基础要远胜于中国运动员。所以,非洲教练更强调选手的训练强度,而不是跑量。这套训练理念被原封不动照搬到中国运动员身上后,收效不佳。迄今,这些非洲俱乐部并未培养出高水平的中国选手。个别运动员甚至因为害怕被“练废”而申请提前回国。

据了解,非洲俱乐部的训练软硬件条件有限,“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只有一个操场有塑胶跑道,使用也有一定的限制,平时所有训练都在土路或公路上进行。”从训练的科学性来说,非洲俱乐部也有欠缺,比如国内地方队使用的测试运动员肌酸激酶、血尿素等生理指标环节,在非洲却没有。

著名教练孙海平认为,许多国外教练确实有先进的训练方法,“请进来走出去”对中国田径整体水平提高肯定有帮助,但也需要具备辩证思维。“在许多项目上,国内教练也带出过世界冠军,所以‘请进来走出去’切不可片面理解,而是要知道自身短板是什么,根据情况进行补强。”过去,许多人以为中国短跨选手和外国选手之间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力量上,因此在训练方面走过弯路。而孙海平另辟蹊径,结合刘翔的自身情况以及中国运动员的身体特点,在技术和节奏上下苦功,培育出了一代飞人。

“请进来走出去”大方向没错,但中国马拉松似乎只学到了外表,没掌握内核。距离东京奥运会时日无多,中国马拉松及时止损,或许还为时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