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9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加快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

2019年02月19日   10: 思想周刊/新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刘士林

日前,商务部表示将开展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试点。这是继2016年原文化部开展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之后,在国家部委层面提出的又一个关于“消费城市”的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

实际上,一些城市早已开始试水“消费城市”。2017年3月,湖北武汉提出“打造国内一流消费城市、建设中部电子商务中心、国内领先的服务贸易中心城市”目标。2018年4月,上海发布全力打响“上海购物”品牌、加快国际消费城市建设的三年行动计划,明确提出“全力打响‘上海购物’,加快国际消费城市建设”目标。从这两个城市的战略定位来看,武汉把自身定位于“国内一流”,是符合自身实际和整体发展水平的;而对此前已确立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来说,“加快国际消费城市建设”不仅理所当然,而且可以看作是对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一种探索。

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提出,既与消费在经济发展中的基础性地位以及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作用有关,也与保障和改善民生、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密切相关,还是应对外部不确定性、优化国民经济重大比例关系的战略手段。

在商务部明确提出开展建设试点之后,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迅速得到响应。其中,反应最快的要数重庆和南京。1月24日,仅在商务部提出拟开展试点工作一周后,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实施消费升级行动计划,推进消费平台转型升级,壮大限额以上商贸企业,创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差不多同一时间,在南京市两会上,“争取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试点”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这些城市为什么如此积极?里面有一些客观的原因。对重庆而言,尽管目前经济总量已突破2万亿元大关,但正面临一个挑战,那就是近两年GDP增速下滑幅度较大。特别是,2018年实际增速为6%,与几年前的最高峰值相比差不多缩水一半。重庆抢先布局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借消费环节提振经济发展的意图相当明显。对南京而言,可能主要是为了圆一个国家中心城市的梦。如果进展顺利,也算是一种自我期许的满足。

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是结合我国国情和发展需要提出的新战略概念,在理论研究、政策机制和战略规划等方面也没有成熟、系统的参照。在此背景下,正确认识其现实意义、找准发力点十分必要。

要充分认识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严峻性和紧迫性。统计表明,2018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同比回落1.2个百分点,以高质量的供给催生创造新的市场需求变得更加紧迫。从城市科学的角度来看,在后工业时代,消费经济正在成为城市经济的主体,消费生活方式成为城市生活方式的主流。布局和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是在新型城镇化领域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城市高质量发展、提升城镇化建设质量的重大举措,可以起到开辟主战场、建设主平台、打造主引擎的重要作用。

要积极借鉴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的经验和模式。自2016年正式启动以来,全国的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已有45个。截至2018年6月,试点城市共有4亿人次参与试点工作,累计拉动文化消费约1100亿元。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和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试点是目前在部委层面推出的两大消费城市战略,前者主要涉及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需要,同时对相关领域行业发展起到积极促进作用;后者重在落实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同时包含文化消费的相关内容。深入研究和促进这两个试点并建立良性互动的协调、协作关系,不仅有助于做大我国消费经济的规模和质量,而且有益于提升国家政策和战略的实施效能。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