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9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科创板注册制改革对法院提出更高要求

2019年02月19日   10: 思想周刊/新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肖凯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是我国资本市场的一项重要顶层设计。从司法的角度来看,科创板注册制具有鲜明的法律变革特点,对金融司法的服务保障提出了更高要求。

首先,进一步深化司法改革,提供优质司法产品,积极回应科创板注册制司法需求。考虑到科创板注册制试点工作的专业性、前沿性,有必要打破审判团队局限,探索建立跨业务庭的新型专门审判团队,提升司法裁判对资本市场的规则引领作用,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回应性金融审判机制。

其次,探索完善与注册制相适应的证券纠纷解决机制。域外成熟资本市场的证券法实施机制,通常采取的是公力实施和私力实施的双轨并行,共同形成对投资者的有效保护。公力实施是证券监管机构等公权力部门的执法行为,往往涉及证券违法行为的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追究;私力实施则是普通投资者诉诸司法途径,寻求证券侵权行为的民事赔偿。

注册制的核心在于以信息披露为基础的市场定价发行机制发挥积极作用。因而,对于投资者而言,私力实施更能体现损失填补。为此,金融法院应树立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审判理念,进一步明确不同类型证券纠纷民事赔偿的司法认定标准;针对证券群体性诉讼的特点,构建和完善以示范判决机制为中心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积极发挥投资者保护公益性机构、专家辅助人、专家陪审员的作用,提升调解的案件分流效果,降低投资人诉讼成本,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最后,推动构建涉科创板上市公司纠纷的集中管辖。积极探索和推动涉科创板上市公司纠纷,尤其是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证券欺诈民事赔偿案件,统一由上海金融法院集中管辖。

主要的考虑在于:

一方面,符合设立上海金融法院的目的,也能够充分利用上海金融法院的高质量司法资源,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另一方面,有助于统一裁判标准,稳妥推进科创板注册制试点工作。由于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资本市场的“试验田”,相关规则的内涵和边界都有待厘清,在发行上市、上市公司监管、市场交易等基础性改革中还会不断涌现新情况、新问题、新纠纷,需要通过集中管辖,以及时明确新类型争议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上的司法认定标准,协调监管标准和司法裁判标准的一致性,维护资本市场的法治秩序。

总之,服务保障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既是上海金融法院的重大职责使命,也是创新发展的战略机遇。要用“可预期”来“稳预期”,严格执法、公正司法,让各类企业在上海专心创业、专注发展;要以改革保障改革、以创新推动创新,充分发挥金融审判职能,真正为科创板注册制的顺利推行提供有力保障。(作者为上海金融法院副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