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5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百年未有大变局,中日关系有“明”“暗”

2019年01月15日   08: 国际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武心波

把中日关系放到“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框架中,可以帮助我们看清中日关系中的许多重大问题。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大变局

2018年6月,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这一论断,其核心是一个“变”字,其本质是重塑世界秩序。

当前的世界形势,可以用两个字来描述,一个是乱——可以说是乱象丛生,一个是变——人类正处在一个大动荡大变革时代。这种变乱交织的局面,首先或主要集中体现在大国关系的深入调整,尤其是独霸世界的超级强国美国的变化上。

美国发生深刻变化

随着全球化的深入、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以及始于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的不断蔓延,世界各地危机重重,积重难返。尤其是随着作为老牌超级大国相对衰弱趋势的加速,美国已心力交瘁,体力不支,扛不动这个世界了。

为此,美国开始发生深刻的变化,试图改变迄今为止的各种游戏规则。这种“变”一定程度上因为特朗普的横空出世,已经演变成一场震撼世界的革命,即所谓以“美国优先”为口号、在全球层面实施战略收缩的“特朗普革命”。

特朗普的全球战略收缩在2018年表现得十分刺眼——不断地“退群”。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万国邮政联盟,到撕毁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再到扬言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和猛烈抨击北约甚至联合国,最近又突然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军等等,美国似乎在十分无奈地放弃自己精心打造的战后国际秩序。

如果说特朗普上述的自主“退群”是现在进行时,是显性“硬性退群”的话,那么美国还有一个正在精心策划且很难为人察觉的将来时、潜在“柔性退群”。显性的“硬性退群”更多表现在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上,而潜在的“柔性退群”则更多地表现在历史遗留下来难度较大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问题上。

美国似乎已充分评估进行全球战略收缩可能带来的各种风险。从总体上看,特朗普还是掌控住了进退的节奏,给国际社会预留了填补空白和解决遗留问题的时间。当然,美国的“退出”过程也是一个疯狂讹诈和敲竹杠的过程。在商人特朗普的逻辑里,美国总不能从自己苦心孤诣经营了七十多年的地盘上白白退出吧。

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让长期存在于地区和国家间的许多问题因为“去美国化”而再次浮出水面,这客观上为各地区和各国重新定位自我、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创造了机遇窗口。促使日本快速走进中国、走进“新日本”,则是上述“机遇”在亚太地区的表现之一。

日本快速走进中国

在百年未有大变局背景下,中日关系实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快速改变。在2018年上半年中日密集互动的基础上,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中国。此访是时隔七年日本领导人再次访华,是一次走进新时代、走进中国的“务实之旅”。2019年1月1日,安倍晋三发表新年感言,称2019年将是日中关系新时代的到来。

据日本共同社2018年12月31日报道称,鉴于首相安倍晋三去年10月访华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构建“日中新时代”达成一致,双方将加速改善关系。据多名中日关系的消息人士透露,中日两国政府已就2019年早些时候在华举行讨论贸易、投资等经济课题的部长级“经济高层对话”启动探讨。此外,安倍2019年上半年将再次访华,出席中日韩首脑会晤,习近平也将访问日本,出席G20峰会。日本企业界正在掀起大规模地参加“一带一路”建设的第三方合作等等。显然,日本加快了走进中国的步伐。

1978年到2008年,日本几乎全程参与了中国的三十年改革开放进程。之后经过2008年到2018年的战略调整,日本又再次表明参与到中国第二轮改革开放中来、与中国一起开展“一带一路”建设等第三方合作的意愿。在正常情况下,中日间的这一波战略合作浪潮估计可以延续三十年到四十年,中日关系实现稳定而长足的发展是可以期待的。

日本加速走进“新日本”

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客观上也使半主权依附型状态的日本快速走进具有战略自主性的“新日本”打开了一个机遇窗口。为此,日本的独立倾向和战略自主意识越来越强。吴怀中教授在《国际问题研究》2018年第6期上发文,指出了日本的战略自主性不断提升的倾向。

日本试图回归自我的自主性提升是全方位的,表现为以下几方面的齐头并进:

政治上,将进入新国家主义的第五期。第一期是中曾根康弘时期(1980到1990年);第二期是小泽一郎时期(1990-2000年);第三期是小泉纯一郎时期(2000到2010年);第四期是安倍时期(2010到2019年)。随着新天皇2019年4月的登台亮相,日本的国家自主意识将会全面抬头,新国家主义政治进程将进入第五期,国家再建步伐将会大大加快。

经济上,可能再次崛起。据日本共同社12月20日报道,从2012年12月起持续的经济扩张期到2018年12月已达73个月,很可能并列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出现的战后最长纪录。有人预测,随着美国对中国经济发展空间的持续打压以及美国在全球的“松绑”,由此而释放出的许多新的发展机遇和发展空间,将更多地被日本所捕获,从而实现经济上的再次崛起。

外交上,左右逢源。安倍在外交上左右逢源,除了中日关系,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周旋中,他还表现出超一流的外交斡旋才华。在国际舞台上,日本抢占先机,左右开弓,在各国还没反应过来前,已开始战略布局收获巨额红利。

军事上,突飞猛进。日本政府去年12月18日举行内阁会议,正式批准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今后将进一步大幅增加军费、全方位扩充军力,并加速日美军事的一体化进程。这会进一步架空日本和平宪法中有关“专守防卫”的基本原则,加剧地区局势紧张。日本海上自卫队幕僚长的新年致辞,显现出日本参与全球军备竞赛、成为军事大国、称霸亚太的战略志向。

中日关系改善的“明”与“暗”

对于中日关系的未来走向,我们既要看到中日改善关系“明”的一面,也要看到中日关系的改善并非一蹴而就,还存在着许多结构性问题“暗”的一面。而从长远看,我们必须把中日关系放到“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逻辑框架中加以再认识,才能深刻地把握其根本走向和发展规律。

其一,要深入研究习近平“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思想内涵,深入研究在此大变局下出现的“特朗普革命”的意义所在。要看到,我们依然处在战略机遇期,美国崛起时可以带来各种战略红利,同样,美国衰退时因“放权松绑”也能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战略红利和好处。

其二,要认识日本的两面性。中日关系发生转圜是我们一直所期待和乐见的,但我们还需要保持冷静头脑,对日本的两面性要有深刻的认识和充分的心理准备。日本是玩弄地缘政治的高手,在东西之间、中美之间,非常喜欢玩弄两头下注、双向博弈、同时获利的游戏,而且往往赢多输少。为此,我们既要看到它走进中国的一面,同时更要看到它随时都有可能随着大环境的变化而走出去的另一面。而这“另一面”对中国的伤害和对亚洲乃至世界的破坏往往是巨大的。

其三,关注日本与中国争夺世界领导权。美国的全球战略收缩,某种意义上是在放弃一些领导权,日本反应敏锐,抢占先机,在日欧一体化、CPTPP等重大商机上先声夺人。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绝不会满足现状。随着日本自主意识的增强,以及国家再造进程的不断深化,在世界领导权上,日本会和中国在暗中展开激烈争夺。日本真正想实现的是深度走进世界。为此,日本是否能和中国相向而行且行稳致远,对双方都是考验。

其四,要防止日本习惯于用军事手段解决国际纠纷的旧病再次复发。要对日本军事上的突飞猛进给予密切的关注,并做好各种防范的准备。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