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北上海”大丰:不仅易地,更是易人

2019年01月08日   12: 思想周刊/文史·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孙国栋

■上海解放后,军事管制委员会着手进行“游民改造运动”。根据规划,新政府需要将游民进行异地安置——去苏北开辟一个新区,建若干新人村,重建上海党的基层社会组织,做一个城乡统一、工农联盟的样板,布一个棋眼,做一个大局

■40年来,先后有8万名上海知青在“北上海”从事生产劳动,春天播种希望,夏天抢收劳作,秋天收获硕果,冬天兴修水利,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眷恋与日俱增,成为盐城接轨上海最好的“黏合剂”

上海和盐城,相距不到300公里,相互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抗战时期,盐城成为新四军重建军部所在地。来自上海的无数热血青年和仁人志士来到这里,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抗战故事。

1950年,上海和盐城真正实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一年,位于盐城大丰区的307平方公里土地,成为上海在盐城的“飞地”,俗称“北上海”。

正是源于这样的历史渊源和沧桑变迁,上海、盐城两地之间更加有了人缘地缘和经济文化的相连相通。

为什么选择大丰

1949年7月27日,《解放日报》发表社论:“动员失业群众到皖北和苏北垦区垦荒生产,已被列入建设新上海的六大任务之一。”

解放初期的上海总人口500万,其中有300万人失业、60万人无家可归。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后,军事管制委员会着手进行“游民改造运动”。根据改造规划,新政府需要将游民进行异地安置。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陈毅和他的队伍得以浴火重生,得到了发展和壮大。也许正是这样的原因,促使陈毅下定决心。

作为上海市市长,陈毅在干部大会上的话铿锵有力:“我们可以向华东局、向苏北行署求援。在那个地方,我们建它一个垦区,开发大片荒地,种稻、植棉,为上海提供粮食和纺织原料,这是一件大好事。”

今天来看,促使陈毅下定决心选择盐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们要去苏北的台北(今盐城大丰区)布一个棋眼,为执政党如何领导城市提供了一个样板。我们共产党从革命党变为执政党了,如何领导城市,特别是大城市工作,是很大的盲区……去苏北开辟一个新区,建若干新人村,重建上海党的基层社会组织,做一个城乡统一、工农联盟的样板,布一个棋眼,做一个大局”。

苏北安置前期工作,推进异常顺利。经过协商,决定将苏北行署盐城分区台北所属以四岔河为中心的20万亩荒地划出,设立上海市苏北垦区。

1950年2月,国民党出动4批17架次飞机对上海进行狂轰滥炸,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3月初,上海市政府即刻启动遣送游民工作。由于垦区刚刚启动筹建,先行遣送的游民“暂住在兴化、车室、刘庄一带,临时布置劳动生产,种菜种瓜,并进行劳动教育”。同时,将青壮年劳动力调入垦区建筑房屋当杂工。

今天看来,这样的安排不仅有着人文关怀,而且具有前瞻性和战略眼光。建立垦区,通过一定的强制劳动,既改造提升了游民,又让荒地得到开发利用。

游民成为场员

1950年6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垦区劳动生产管理局”正式成立,市民政局副局长黄序周为局长。

黄序周,又名黄英,1904年生于湖北黄冈,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身经百战的黄序周来到大上海后,未曾享受片刻宁静,便接到了筹建垦区的命令。

现在要了解黄序周,可从他用毛笔书写的垦区工作报告开始。报告共8页,字迹工整、书写洒脱,几乎少有修改,共分有垦区概况、土质及出产、干部及游犯思想情况、我到兴化的工作、垦区建造房及垦殖情况、决定游犯移送苏北、复补采购木料竹筏石灰等情况、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武装问题、干部情况、游犯供给情况、疾病与卫生情况、工作检讨、逃跑情形、法院人犯刑期问题、经费收支情况和今后的工作方向等内容。字里行间,透出垦区工作的艰辛和任务的繁重。

抗战时期,盐城作为新四军重建军部所在地,又倍受战争摧残。从上海到大丰垦区,大部分人只能先搭火车到镇江,然后坐船多次接驳。

一位最早到农场的老人回忆:“我们开始过来的时候,这里到处是水、芦苇、滩涂,根本看不到边;地面上甚至没有路,有时候一不小心踏进一个芦苇掩盖的水坑,人就往下沉,有的人就这么沉下去了。”

1950年3月,苏北沿海春寒料峭,凛风吹在脸上如刀割般疼痛。3月13日,第一批上海移垦的游民开赴东台;18日,第二批妇女、儿童、残疾人员开赴东台;21日,提篮桥监狱2514名轻罪犯人作为游民处理,开赴东台垦荒。10天内,共有近8000人被先行遣送至垦区周边县乡暂作安置。

截至1951年10月,上海共遣送12043人到苏北垦区。至此,遣送游民至苏北告一段落。

1952年元旦,黄序周发表了一篇令人深感震撼的动员报告。之选择这一天,也许是因为新年伊始,代表从头开始、从无到有的意思。

这一天,一万多名垦民在四岔河场部广场上席地而坐,黄序周站在桌子上做报告。这个以“看、想、做”为主题的报告长达数小时,黄序周畅舒胸怀、言辞恳切,谆谆教导垦民该怎样看新中国、看垦区、看自己,该怎样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他把一条希望的道路,指给这些曾经误入迷途的人。从这一刻起,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走向了新生,通过改造成了场员。

垦区建设初具规模,让黄序周感慨万千。他挥笔写下的“人地二易”,如今已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人地二易”,不仅“易地”,更是“易人”。“易地”是指从上海迁到苏北,将盐碱地变成沃土,将农村变成城市;“易人”是指将大量城市游民移出城市,通过自食其力的劝业让他们“重新做人”。

在黄序周等人的带领下,垦区开拓者短时间内开渠挖河、奠基造屋、垦荒植棉,共挖掘荒地6.8万亩,建立时丰、庆丰、元华3个地区20多个新村,彰显了共产党人的治理能力。

知青得到锻炼

1973年初,海丰农场从上海农场划出、独立建制,隶属上海市农业局。为了更好地安置知青,根据上海市委负责人指示,先后将下明东部和安丰东部土地共41021亩等无偿划归海丰农场。

1983年1月,原属上海农场的川东分场划出,建立川东农场,占地5万余亩。40年来,先后有8万名上海知青在“北上海”从事生产劳动。

相对于去北大荒的知青,来到“北上海”务农的人看上去更幸运点,但同样是艰苦异常,唯一的好处是离家相对近些。尽管如此,不足300公里的路程,还是要经过客轮、汽车和拖拉机转运,耗费的时间逾20个小时。途中,四岔河、元华荡、东大滩依然荒无人烟、蒿草遍野,有水不能喝,有草没柴烧。

随着知青数量的增加,可居住的房屋越来越少。大伙只好自己动手割芦苇茅草盖房子,睡潮湿的地铺。一位知青后代曾这样写道——寒:冬天在屋里睡觉也要戴上棉帽子,房间里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馋:一年到头几乎吃不到肉;闷:没有电灯,更没有电话。

知青住的地方,要容纳几十人的起居颇为不易。一个简易的老虎灶,供应有限的开水,打一瓶开水要供人洗脸、洗脚、喝茶、漱口。洗头洗澡,男生夏天收工回来可以往河里一跳,女生则需要等上十天半个月。

人是铁,饭是钢。各分场、连队用大灶做饭,知青初来乍到一用,不是弄得满屋子烟,就是烧煳了饭。农场劳动很费衣服,仅凭有限的布票买布做衣服远远不够,于是他们常常给易破的地方打上补丁。

在生产劳动一线,知青有着不同的分工,如会计、赤脚医生、棉检员、防水员、放映员、宣传员等。所有这些,不仅为农场建设提供了技术支持,也成为知青返城招工的条件之一。关于劳动收入,可以看到这样的记载——回沪的上海知青现状是:三级工月工资41.6元,占40%以上;四级工月工资47.3元,占近40%……少数技术工种、干部工资50元以上。

1982年,上海城镇职工年平均工资是883元,江苏城镇职工年平均工资为703元,盐城城镇职工年平均工资是694.8元。对比可以发现,当时农场的工资水平与上海、江苏甚至盐城的城镇职工工资相比,还是有一些差别的。但和实行普通工分制的其他知青相比,他们又是幸运的。

“飞地”精彩继续

共同的命运,花样的年华,自然少不了爱情的滋润。当时,农场里没有浪漫的花前月下,只有林地田间。恋爱的男女,借着夜幕的掩护偷偷诉说衷肠。

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海丰农场一大队600多人中,有100多人成为夫妻。“海丰少年”专指上海知青在大丰工作、生活期间养育的后代,约有4.6万人。

海丰农场23万亩被开垦的土地上,洒下了知青的汗水,也砥砺了他们的成长。配音演员丁建华曾经是海丰农场放映员,农场的生活造就了她那爽朗又细腻的性格特质;从小编辑到大主编,程永新第一次看到《收获》时正在海丰农场务农,虽然被传阅得破烂不堪,但刊有冯骥才等作家的文章,引发了他对文学的浓厚兴趣。

比程永新大几岁的洪雨露,同样是在大丰“插队”的上海人。他终身从事教育工作,全力帮助后进青年,成为全国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中小学德育工作标兵,上海市特级校长、特级教师和劳动模范。

知青时期的艰苦生活和成长历程,无疑是人生经历中的宝贵财富。他们以无悔的青春,战严寒、斗酷暑,春天播种希望,夏天抢收劳作,秋天收获硕果,冬天兴修水利,不仅创造了“北上海”独特的人文风貌,而且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1978年,改革开放大幕拉开,“沧海桑田”变成经济热土。当年“飞地”走出来的,有党政干部,有各路精英,但更多的是普通劳动者。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眷恋与日俱增,成为盐城接轨上海最好的“黏合剂”。

从2007年起,盐城全面启动接轨上海、融入长三角工作,加强与上海及长三角各大城市的合作,逐步实现了从小到大、由浅入深的跨越,合作领域不断拓展,合作关系日益密切。

2015年11月,上海、江苏积极贯彻落实“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等重大战略,在新的起点上进一步推动长三角协同发展。依托上海域外面积最大的“飞地”,合作共建沪苏大丰产业联动集聚区,成为盐城大丰接轨上海、承接上海产业转移的重要载体。

随着盐城至南通铁路、苏南沿江城际铁路的开工,长三角一小时城市圈范围将扩大。为此,盐城积极谋划发展,提出通过学习上海、服务上海、联通上海,加快融入长三角一体化,进而融入全球产业链,提升城市能级。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天的沪苏集聚区远远超出单纯的经济范畴,而是体制机制、社会经济、文化旅游跨区域跨行业的全面融合。

新时代,“城市里的农村,农村里的城市”和城乡一体化建设的国家样板蓝图的描绘,将让“上海飞地”精彩继续……

(作者为江苏省盐城市政协教文卫体委主任、新四军纪念馆原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