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浦东史诗(44)

2019年01月08日   11: 思想周刊/思想者·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何建明 著

海上造桥多艰难

2018年春,我在原南汇区区长、后任浦东新区副区长的万大宁的陪同下,乘车到“世界第一大港”——洋山港采访。这位说话特别谦和的老区长,有相当一段时间是负责洋山港建设的上海同盛集团总裁,而洋山港及现在的上海临港大部分又是原南汇地盘。

“1958年南汇才从江苏那边划过来。我父亲就是在那个时候任南汇县委书记。我这一辈子多数时间在南汇地面上工作,是有血缘关系的。”万大宁这么说。

“当年南汇了不得啊!小时候我就知道南汇在农业方面很厉害的。”童年的记忆,让我对老“南汇”颇有一份感情。

“是是,那时我父亲当县委书记时,《人民日报》曾经发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农业要学南汇’……”难怪万大宁这么自豪。

“其实,现在的南汇才是真正值得自豪。”那天我坐在万大宁的车上,他指着绵延几十里的海上高速路——通向洋山港的30多公里的大桥,意气风发地对我说。

呵,习习海风掠过车窗,吹拂在脸上并透过肌肤,透进脑海,感觉别样惬意。更为壮丽的是,大桥两边无数高大而代表着现代文明的风电车在转动,它们像仪仗队的官兵站在大桥两边,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来来往往的所有行者和飞物,以及大海的动静。这种自然与人类共同建筑的壮美,让人格外心旷神怡。

“这座跨海大桥是整个洋山港口的三大关键工程之一。没有它,洋山港口就不能存在。有了它,才叫上海洋山港。”万大宁说,因为这跨海大桥向大海的延伸,才使洋山这块海上的浙江岛屿,成了今天上海与浙江共享的地方。

约32公里的跨海大桥,在无垠的大海中,其实像一条线一样细,尽管它有几十米宽阔的来回复道,但在海的面前,简直就如一根头发般细小。透过车窗,向前遥望,你看到的大桥,就是海与天之间一条细细的银线而已。然而,我们的建设者们为了这条投资105亿元的“东海大桥”(正式桥名)所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

“这是在大海里施工,而且为了工期,整个大桥施工不是从岸头一米一米地往大海纵深延伸,而是一截一截同时进行施工,最后衔接起来,这样有利于缩短建设时间。”万大宁说,“这样就出来一个问题:32公里的桥在大海里走,到底以哪条基线为准?这么远的大海纵深,不像地上搞测量,三脚架一架,然后再把线一拉,就可以测绘出一条笔直的桥形施工线了!大海里无法这样做,怎么办?你用船测量也不行,船在浪里是动的,不稳定的,测量出的线路肯定不行……”

“这可怎么办?”这问题让我一下子感觉到:原来海里造大桥还真复杂啊!

“全靠现代科技GPS定位。”

噢——明白了。

“所以我们当时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桥在地面上造,功夫全在天上。指的是我们建桥和在岛上建码头,许多技术是通过GPS等遥感卫星技术完成的。就说这桥的科技含量,也是创造了许多‘世界第一’的。”听得出,作为大桥的建设指挥者之一的万大宁口中满满是自豪感。

“造桥过程中的困难到底有多少,工人们说跟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因为施工一开始,几千人在海面上一干就是几个月不能回岸。不干这活的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几个月生活在就那么几米、几十米大小的浮桥墩上是啥滋味……周亚军你说,你最有资格说。”经过半个来小时的车程后,我们来到岛上的同盛前线指挥部。万大宁见到在门口迎接我们的一位脸色黝黑的年轻人,便向我介绍道:“他是现在的港口工程负责人。”

“挺年轻嘛!”被称为周亚军的港口前线指挥员要比我想象的年轻。

“哪里——已经快50岁的人了!光在岛上就干了十几年!”周亚军有些腼腆地说道。

“说说你们当时怎么在大海里把这桥建起来的。”我特别想知道万大宁没有来得及说的事。

“这得几天几夜吧!大作家,你能在岛上待几天?”周亚军将我一军。

“只有几个小时。”我坦言。

“那就挑最概括性的吧。”周亚军是个搞工程出身的人,很会抓重点。他是常州人,又算我的一位江苏老乡。他说:“我是1984年大学毕业的。走上工作岗位正好是上海第一轮建港潮。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听说要在海上建一座30多公里长的大桥,摇头的人还是多数。过去我们干港口的活,无非就是工程大与小的事,啥困难都不在话下。可到大海里干活,完全不一样。几个人才能围抱的大钢管桩,往海底里打60米深,第二天起来一看,那桩竟然没了!你想想看这事咋弄?什么原因?下面的淤泥多、地质复杂呀!而且海浪急,整个海面水深在10~12米之间,起风时看到的是巨浪翻卷;不起风时,其实海面底下也是暗流汹涌。我们在小舢板上施工,打一根钢管桩本来就非常艰难,而且一天还打不了几根,不是断了,就是歪了。虽然卫星定位了,但桩是人打的,海风晃荡小舢板,下面的地质条件又复杂,费尽力气,一天才打两根桩。当时我们计算了一下:按这样的速度何年何月才能把32公里长的大桥造好嘛?这事连总指挥韩正都急得不行。怎么办?我们没那海里打桩的技术和设备呀!后来一打听,日本有那设备。人家日本人告诉我们一天可以打17根左右。这个速度正好符合我们建大桥的施工时间和速度。但日本人说了,要技术和设备,就得把工程给他们做。我们自然不答应。不答应人家就不给我们打桩设备和技术,逼得我们只好自己想办法。没想到后来是我们的两个年轻人攻克了这海上打钢管桩的难题,一天能打几十根钢管!”周亚军一开口,满是“故事”:“我们在海里打桩的时候,正好是美军打伊拉克,大伙儿风趣地说:山姆大叔在海湾大打,越打越被人骂;我们在海上打桩,越打越威风凛凛……”

(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