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有市民致电12345市民热线投诉:去年12月以来有电台夜间滚动推销性保健品,内容低俗不堪

随监测车侦测:一夜定位4个“黑广播”

2019年01月08日   06: 上海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见习记者 司占伟 刘雪妍

在信息传播手段发达的今天,人们接受资讯的方式日益增多,但仍有一部分听众坚守在收音机旁,聆听电波传来的声音。市民高老伯就是这样一位听众。近日他拨打12345市民服务热线称,去年12月以来,他几乎每晚都听到电台里滚动推销性保健品,内容低俗不堪。“简直是黑广播!”高老伯希望有关部门进行整治。高老伯说的到底是什么节目?记者就此进行调查,并于1月3日深夜,参与市无线电管理部门突击执法行动,直击“黑广播”搜查现场。

记者打订购热线被拉入黑名单

高老伯自称是电台资深听众,每天花数小时收听广播。去年12月一天早上5时多,他在收音机调频时,发现在FM94—95之间有电台播放保健品节目,主推性保健品,但广告不像广告,节目不像节目,有专家介绍,也有听众互动。节目里的专家不断与打进热线电话的听众互动,对话内容低俗不堪。连续几天,高老伯在这个时间点听到相同内容的节目。但白天这个频段没有任何广播内容,“像是黑广播”。他说,广播听众以中老年人居多,这样大肆推销,老人很容易上当受骗。

根据高老伯提供的线索,记者连续几个晚上监听。在大木桥路、虹漕路漕宝路、曹杨路谈家渡路等地都能听到。节目播出时间是晚间21时左右到次日早上8时30分,广播频率为FM94.3,频率稳定,音质清晰,播放内容是推销同一款性保健品。

“听众朋友,这里是全国169家广播电台联播的大型健康栏目——塞北雄男性健康天地,下面我们欢迎中国性学会、中国中医科学院、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国家保密配方、塞北雄胶囊的首席医学顾问杨玲教授做客直播间……”这规格,这头衔,乍一听的确唬人;后面还打出“响应国家五部委文件的号召,贯彻医疗改革……”旗号以及“国家发改委批准”等名头来宣传塞北雄胶囊产品。“主持人”称现在是活动期间,前20名听众一次订购两个疗程赠送两个疗程,仅需1180元,四个疗程解决男科问题,无效退药退款等。

收听的第一感受就是制作专业,“主持人”音色醇厚、字正腔圆,“专家”“嘉宾”一应俱全,还有听众互动,极易与正规电台节目混淆。不过耐心听还是会发现有几个不同听众“来电”是循环播放的。记者试着拨打热线电话。一个东北口音的女子直截了当问是否要参加“塞北雄”订购活动。记者询问如何购买,是否有实体店,对方称只能电话订购,提供地址,货到付款。记者问胶囊是否真的有宣传中的疗效,对方表示“对一切男科疾病有效”,当记者继续询问胶囊是否有药字或健字批号时,对方极不耐烦地说了句:“不相信别买!”随即挂断电话。记者再次拨打,对方似有警觉,没说两句再次挂断。

去年12月30日、31日连续两天,记者在节目播出时段拨打热线电话均无人接听,今年1月1日上午再次拨打订购热线终于有人接听,接电话的还是此前那个东北口音女子,态度更粗暴,说不买就不要问东问西,并声称已把记者电话拉入黑名单。

“黑广播”天线多暗藏在楼顶

1月3日晚上,记者随市无线电管理局无线电监测车一起寻找“黑广播”。或许因为记者此前调查时曾多次拨打热线电话引起对方警觉,当晚94.3MHz没有播出。不过,20时左右,市无线电监测站监测中心搜索到其他多个“黑广播”频率。屏幕显示信号线移动重叠交叉,工程师定位到大致方向在闵行、宝山和奉贤等区域。“这是固定测向,要知道具体位置,需移动定位。立即出发,在车上即时侦测,缩小范围。技术监测和现场定位结合才能精准定位‘黑广播’。”工程师说。监测车沿沪闵路行驶,92.3MHz“黑广播”正播放一则性保健品广告,虽与记者听到的不是同一品牌,但播出流程、内容,甚至播音员声音语气语调都如出一辙,不堪入耳。

随着监视仪器上信号幅度数值增大,工程师锁定闵行一小区,手持式接收机将大家引至一幢33层高楼顶楼。爬上高5米左右的水塔,记者看到一个炮台式凸起物旁有一根斜冲天空的金属杆子。“就是它!”工程师说,这就是“黑广播”的天线。执法人员第一时间对其拍照留存,并通知市文广局相关部门前往测量辐射范围。

接着监测车来到可能存在下一个“黑广播”的奉贤区。这里的信号因被遮挡反复变化,在郊外空地上不断修正后终于锁定大致片区,逐栋摸排后确定一个有5幢27层楼房的新小区。工程师说信号源就在身边不过10米的地方,可找了几个小时,爬遍所有水塔和电梯间就是没找到。工程师说,因为“黑广播”白天停播,只有晚上可以侦测。但晚上光线弱,“黑广播”天线都藏在楼顶高处无照明的地方,很难找到。像这种确定了小区却找不到天线的情况时有发生。最终,在1月4日清晨,执法人员定位到这个“黑广播”,原来天线不在楼顶,而藏在房间里。1月3日晚上至1月4日清晨的行动共定位到4个“黑广播”。

低成本高回报,易安装难执法

近年来,无线电业务在各行各业得到广泛应用,无线电设备数量呈爆发性增长。未经相关管理部门批准,擅自设置并利用广播频率对社会进行播音的非法用频设台行为日益增多。

据了解,“黑广播”最常选择的安装地点是城郊结合处的新建高楼。原先违法人员还租赁房间,在房内安装设备,窗外架设天线,现在大多连租房费都省去,直接将天线和主机架设在楼顶,配备定时和远程控制装置,接电后可实现无人看管状态下的节目播放。随着技术发展,硬件设施价格下降,违法成本也降低了。

选择高层房屋架设天线后,不同功率设备可向方圆10—20公里甚至更大范围收音机播放广告,内容基本都是涉性涉黄虚假药品,不仅用语低俗,还涉嫌虚假宣传和欺诈。更严重的是,其可能对民航导航通信等重要无线电业务产生干扰,威胁航空安全。2017年12月,市无线电管理部门曾在3小时内迅速监测定位上海首例“黑广播”干扰民航空管频率。近两年还出现新问题,有的设备安装时底部被人为焊住,当场无法拆除,需专业人员和设备,有的甚至直接将没有外壳的主板浇在水泥里,要把它拿出来就只能打碎,破坏证据。设备价格低廉、安装简易、调频随意、远程控制,违法人员低成本投入,带来的却是更高的执法成本。

相关法规

加强打击整治力度,去年全市定位查处71个

“黑广播”情节严重可量刑

本市对“黑广播”的打击一直保持高压态势。去年全市定位查处“黑广播”71个,比2017年有所增加。市无线电管理局与公安、文广影视等部门建立全流程工作机制,其中文广部门负责监听发现,无线电管理部门负责监测定位,公安部门负责设备收缴及刑事侦查。三方合作进一步加强打击整治力度。

加强监测定位才能让调查取证更精确。无线电监测站多次展开专项监测行动,发挥管理技术优势,合理调配监测网络资源和人员,加大零点前后“黑广播”高发时段的监测力度。对监听监测发现、文广部门通报和市民投诉举报等途径发现的“黑广播”迅速测向定位,锁定具体位置并通报公安。针对一些“黑广播”为躲避打击采取不定时播出的新情况,无线电监测站采取昼夜结合、隐蔽行动等方式。同时还积极配合公安开展涉案无线电发射设备检测鉴定,为后续处理提供证据。

有关部门还开展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借助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加强宣传,采用网络直播形式和听众、网友线上线下即时互动,普及无线电法律和知识,让大众认识违法使用无线电的危害,也动员市民积极举报,提升防范意识。根据《刑法》相关规定,“黑广播”情节严重者可量刑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