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7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莫凭栏,身后是夕阳

2018年12月27日   15: 朝花周刊/综合·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查干

傍晚微感闷热,我步出宾馆,独自走向黑石礁。海声,哗哗复哗哗,好似在倾诉着什么。更有螺号的呜咽,从远水之上隐约传来。海,十分辽阔地展现出她全部的金色光芒,像鳞片,闪闪烁烁地推向天际。斯时的大连——这座古老而新颖的水城,一下子摁亮它无数个灯盏,使天空布满了橙红色。无疑,这是一座梦幻般的城市。它所编织的人间故事,一网又一网地撒向大海,不为捕捞铺垫,只为倾诉备之。

目及处,夕阳真是无限唯美,是近黄昏的那种唯美。是美得极致,美得终曲。怪不得有人独自久久凭栏远眺。那人,乍看像一尊紫铜雕像,立在暮色中,一动不动。我想斯时,无尽的浪花,已尽收于他的一望里了。渔火几点,也已在他苍老的眸子里燃烧,虽然朦胧了一些,但也算清晰可辨。这时,我听见他长咳了几声。他的咳声,在夜风中扩散得很远。难道,这咳声里,还有什么酸楚的、难言的故事吗?

但我相信,这几声长咳,不是因为他呛了海风所引起的不适,而是他回忆的流速,抑或遇到了什么坎坷或者阻碍。或是因为这夕阳太过安静、太过自我、太过逼近内里的储藏;或是因为这渔火寂寥在远水里,不声不响地在凝视岁月斑驳的面庞与额发;或是因为那只掠顶而过的孤鸥对他说了一些什么,或者暗示了一些什么。后来听说,他是来自南方的一位年迈诗翁。而且,在他的名字里,恰好有一个鸥字守着尾。朋友笑着告诉我,他的名字里不但有个鸥字,而且还是瘦的。你不觉得,这里很有些质感吗?那么,这个瘦字里,究竟蕴含着怎样的人生情节?只有他自己晓得,我们又何必去解释呢。

我是远远地凝视着他的。他那一头苍然白发,具有风云特有的韵致。白发缭乱着,像草原上的一丛白草,在随风飘逸,像一首婉约诗。使我想起,“鸳鸯蝴蝶”这个个案来。我毅然决定,不走近他,虽然失去一次当面请教的机会。因为我,不愿去搅乱他长长的,被海风梳理着的那一缕思绪。我知道,真的诗人,没有一个是不与苦难相伴的。他也不例外。因为,在他凭栏的远眺里,我读到了坚韧与苦楚。这是一幅极生动的生活剪影,不仔细去观察,难以琢磨出它所包含的,那些雪雨风霜的往事。

入夜,海光仍很亮堂。能看得见,汐所冲刷而来的海草与海虫,也能看得见字迹。于是,我独自坐在一块高高的黑黑的礁石上,打开日记本,涂抹起小诗一首——《莫凭栏,身后是夕阳》,这是自然流露出的一道题目,没有一点推敲的过程。诗句如下:

在你有些漂白的印象里/鸥一定都是瘦的吧/在你秋雨春风的眼眸里/渔火一定都是寂寞的吧/谁说白发的飘动声/抵不过拍岸的浪涛声/谁说仅几声长咳/抵不过岁月漫长的疼痛/我看见礁石边/有孤舟独自在那里横/它确实是睡着了/只有浪花浮举着它/那是它的残梦/飘着长髯的往日的梦//哦 莫凭栏/身后是夕阳/壶里假如有酒/你就慷慨它一次吧/与大海同醉/也是一个缘分吧/枕着浪花入睡/人生能有几回

时隔三十余年,又有一个夏日的傍晚,我在北戴河的望海亭里,也来凭栏远眺。海声依旧,渔火依旧,帆影亦依旧,朦胧在水波里。当一股湿湿的海风掠过耳际时,我猛然想起那个蓝色的大连湾,想起黑石礁,想起凭栏远眺的那位诗翁。或许,我现在的远眺里,已经有了他那时的内容与所感。所不同的是,对身后的夕阳,我没有了那种淡淡的感伤。既不惧怕独自凭栏,也不惧怕身后站着夕阳。这或许是岁月之钙,将这一身老骨强化了的缘故吧?

假如现在重写那首诗,决然不会有那般感伤的意味了。那首诗,当时没有拿出去发表,在我抽屉里,整整躺了三十余年。而那位诗翁,也早已作古。他墓地边的白草,枯荣交替不知有多少回了。然而,漫漫岁月依然是年轻的,一如往常,在生死来往中不断更新,没见几条苍老的纹理出现在天地间。而我,这一转身,也已是白发人。我不想向苍阔的天与地申诉什么,表白什么。沉默,是最好的一坛老酒,藏而不漏,饮而不醉。笑看那些人生舞台,不断地去上演它的喜剧与悲剧吧,让那些角色,也轮番地去奋勇登场吧。作为观潮人,要义是不去议论什么,不去评判什么。有点思想有点视力,就可以了。因为我明白,这海上的亘古渔火,不会因我的一望而不再漂泊,不再寂寞。我只是过客,而非主人,更无法术,使一切变得美好起来。倒是这远方螺号,低沉的呜咽,使夜海上那条月光带,推延得更长更长了。

而一只水鸥,正在一次又一次地俯冲着浪花。是嬉戏,还是在渔鱼?就不得而知了。这便是时光之投影,枯与荣,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