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7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大浦东》的横轴与纵轴

2018年12月27日   13: 朝花周刊/评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从易

《大浦东》源于一个真实历史事件。1986年冬天,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约翰·范尔霖访华,收到一份珍贵礼物、一张中国飞乐音响公司的股票。它来自“世界上最小的证交所”——中国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证券业务部。范尔霖带着激动的心情到上海办理股权变更。

上述一幕,构成了《大浦东》的叙事横轴,它以上海的金融业发展为主线,由一个行业来反映上海经济发展、城市产业升级的步履。跨越30年的时间线,从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第一个金融贸易区到第一个保税区到第一个自由贸易区,上海经济不断腾飞,观众也将看到浦东从“摆渡轮船、烂泥和菜地”到“东方明珠电视塔、浦东国际机场、张江高科产业园、世博园区”聚集的整体形象转变。以前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而今,它则是“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和“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

很显然,《大浦东》的叙事横轴,洋溢的是宏大的主旋律基调。以金融改革反映城市变化、社会进步、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讴歌改革开放40周年的伟大成就,揭示我国坚持改革开放之路的历史必然和实践意义。主旋律虽势大力沉,但其面临的一个挑战是是否找到恰当的艺术表达方式。

毋庸讳言,以往的不少主旋律作品被简单看作一种政治宣传或政绩表彰的需要,其叙事动机过于直奔宣传和教化,创作者的创作空间有限,艺术手法便难免粗糙,剧集“不好看”,观众也“不爱看”。比如有些作品立意于对时代的礼赞,着意展开对城市发展的全景式描写,却缺失了对于改革先行者心灵史的刻画;有些作品主题宏大,社会变迁跨度很多,却只有开会来讨论去,并不观照生活细部哪怕是不起眼的柴米油盐和普通人的酸甜苦辣,更忽视年轻人的观剧需求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些作品的播映效果必然是让主旋律显得空洞化、口号化、概念化,缺乏生活气息,也留不下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

《大浦东》没有落入这个窠臼,它为主旋律的表达找到了贴切的方式,即在金融改革这一横轴外,以几个年轻人的人生历程为纵轴,以鲜活的人物故事和充满烟火气的现实生活为叙事主体。横纵轴交织,既宏大又细微,既有一座城市一个新区的发展史,也有普通个体的创业史、梦想史、成长史。

电视剧一开始,两条叙事轴并行不悖,一边是范尔霖访华的真实历史事件,一边是东海财经大学一堂生动的股票交易模拟课上,赵海鹰、谢天阳、陈梦蕾等几个年轻的大学生脱颖而出。他们很快也将面临新的人生选择:是扎根上海,还是出国深造?是在父母的安排下选择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是选择我喜欢的?我们看到,潜隐的“大”并不因为对“小”与“细”的关注而失去方向感,而对人物心灵与行为逻辑的微细捕捉,其实从个体命运角度为印证历史大脉络、大进程的合理性、必然性奠定了更有说服力的基石。

虽然剧情深入30多年前年轻人的生活,但在《大浦东》这里,时下年轻观众感觉不到隔膜,因为它充沛的生活细节与真实感,鲜活地灌注进聚集中一个个故事和情感的“燃点”。如,李念饰演的陈梦蕾一开始就遭到父亲“逼婚”和对她就业选择时的强行“安排”,电视剧不惜篇幅呈现她与父亲的争执,呈现出青春向上之力与世俗油腻之“爱”的矛盾;赵海鹰要求系里撤除对自己不公正的处分,之后毅然做出退学决定,符合那个时代热血青年的思维和行为特点;赵海鹰初进入静安证券所后通过自身努力逐步受到认可的过程,剧情针脚绵密,细致展开……男女主人公在这里面临的难题,触及了诸如“父母干涉”“毕业选择”“情感困局”“做人做事原则”“职场升迁”等现实话题,虽是“年代戏”却能为时下年轻人共鸣共感,主旋律题材恰恰是通过此种“走心”之举,才能实在地走入并留住观众的视线。

看似鸡毛蒜皮、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和小事件,不仅增强了剧集的可看性,也让浦东飞跃性的改革发展历史,不重空泛政论,不作架空抒情,笔笔落在实处,体现了改革开放触及每一个参与者思想观念和生活品质的历史真实面貌与艺术表达深度。在接下来的重头戏里,我们还将看到这些年轻人在金融浪潮中经受人生观、价值观和情感等“巨浪”的考验。外汇买卖、股市风潮、个体经商、下海浪潮、金融危机……时代风云变幻,谁会被时代抛下,谁能守住初心,谁会君子豹变,谁又会丢失底线,所有这一切将经由人物的成长,让观众在津津乐道之中深入地看到一座城市的华丽蜕变。从集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于一体的献礼剧的创作要求来考量,《大浦东》堪称优品,它代表上海电视剧制作水准跃上央视一套黄金档,亦非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