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7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从春跑到秋的“障碍赛” 

2018年12月27日   13: 朝花周刊/评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张忌

《春天的马拉松》(如图)这部电影的缘起是宁波的宁海农村推行《小微权力清单36条》。“命题作文”向来不好做,具体到这部电影,又有着不一样的困难。

因为剧本的反复,电影找到我时,已经是今年四月中旬。当时基本确定要在七月开机,剧本创作时间非常紧张。另外,我从未有过编剧经验,也从未写过主旋律故事。让我担任这部电影的编剧,既是尚视影业的一次冒险,也是我的一次冒险。

我和夏晓昀导演首先对十几处农村进行了采访和调查,其间,虽然我们发现一些可以用于创作的素材,但也浮现出一些新的创作难点。首先,“36条”是一个预防性的机制,它倡导的是“将权力关进笼子里”。重在“预防”,对于生成一个好的故事有难度。如果是一个处理的机制,则相对容易找到跌宕起伏的故事。另外,按照我们的设想,如果“36条”推行过程中能出现类似于焦裕禄、王进喜这样的人物,整部电影就容易撑起来,但在采访中找不到这样的人物。在沟通讨论过程中,夏晓昀导演又给我出了一个难题:“36条”是四年前推行的,但他想把故事放在当下,想讲现在进行时的故事,而我本来想将故事时间放在“36条”刚推出前后,从它的前世今生讲起,更能将“36条”这个东西讲得清晰一点。

综合这些难点,我最后确定只能走“纪录”的方式,将故事定格在主人公方春天竞选村长前的两个月内。在这两个月里,方春天既要忙村里的大工程,又要管各家各户的鸡零狗碎,还要面临村长换届的压力,整个故事就是想真实表现村长的生存状态。导演和制片方给了我很大的自由,让我不需要按照常规意义上的剧本流程走,只需按我自己适应的方式来。在宽松的创作环境下,我差不多用了10天时间,在四月底写出了第一稿故事。跟导演和制片方沟通后,我又用时一个月,在六月初写出一个大概四万字左右的完整故事,再将故事改成剧本。

我们将着力点放在村长身上,通过这个人物去带“36条”。“36条”是条文,我们并没有花太多篇幅去铺展,而是选择了一个点,用一个案例讲“36条”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讲规矩。案例讲的是村里有一条烂路,雨季一来,老百姓便叫苦不迭。按正常程序走,成本超过10万元的修路项目必须按流程到镇上的招标办去招标。但村长方春天认为横竖都是为老百姓服务,做得快一点。于是,他把工程拆分成两个五位数部分,这样就可以在村里快速完成招标。路很快修好了,方春天的初衷得以实现,但镇纪委却处理了方春天,因为他违反了“36条”。虽然是出于好心,从结果上也是办了好事,但对于基层权力监督约束的规矩就是规矩,方春天依然要受到相应处分。应该说,这个桥段在电影里的戏剧性呈现,非常有效地说明了“36条”,在故事的衔接上也不生硬,比较自然。

《春天的马拉松》从四月份“跑”到现在,终于变成了一部电影。如果说主人公方春天做村长的过程是一场马拉松的话,那么,电影的创作过程就像是一场障碍赛跑,而这场赛跑的裁判就是观众。作为创作团队的一员,我也期待着裁判给出最终的分数。

(作者为电影《春天的马拉松》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