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7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一场关于寻找和表达的创作“马拉松”

2018年12月27日   13: 朝花周刊/评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夏晓昀

坦白地讲,接到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有些困惑。因为我一直是个电视剧导演,执导电影,我是第一次。而且,这次我面对的还是一个农村题材,还要在电影中讲述从未接触过的《宁海县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简称“36条”)。如何将这些陌生的元素转化成一部有温度的电影,让我很有压力。

我只能到故事的发生地去寻找答案。在宁海的第一天,我和编剧张忌一见如故。他是非常优秀的小说家,也是第一次“触电”,但共同的艺术趣味让我们很快达成了共识。在这部电影里,我们不想讲假大空的故事,而是要讲真实生动的故事。不树立高大全的形象,而是要塑造真情实感的人物。我想,如果想拍一个让观众相信的故事,就必须通过眼睛去看、去感受,然后老老实实地把我们看到的、感受到的、相信的那些东西展现出来。不管创作电视剧还是电影,这都是一套最可靠的方法论。

基于这个前提,我们开始向生活寻找答案。通过大量实地观察和采访,我和编剧获取了众多鲜活素材,并很快捋出了一条相对清晰的故事线索。我们希望通过塑造一个有个性、有担当的村长在一个夏天经历的种种人与事,其中有妥协、有抗争、有热情、有困惑,来多侧面地展现“36条”推行四年后,当地乡村的真实生态和人情冷暖。

在张忌老师创作剧本的过程中,剧组主创也开始在宁海各处寻找画面。在此过程中,我们获得了许多的惊喜。作为一个常年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正是《春天的马拉松》带我第一次真正“走进”了农村。浙东农村的青山绿水之美、文化积淀之深、接轨国际之快,给我和我的团队带来了极大震撼。在走访宁海当地的诸多农村后,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镜头把新时代新农村的勃勃生机带给观众,颠覆他们对传统农村片的印象。

有看过电影的人说,《春天的马拉松》展现出一个诗意盎然的农村。他们说得非常准确。我想说,这些其实都不是我们“创作”出来的,诗意真实存在于当代农村,我们只是一个“搬运工”。包括电影中的泥金彩漆、十里红妆、平调耍牙等,都是当地实实在在的文化遗产。因为故事需要,我们所展现的,只是当代新农村的一部分,所以,我很希望电影上映后能成为一个桥梁,让更多的人通过它了解农村,到农村里去。

对于电影而言,《春天的马拉松》展现了一场以方春天为代表的新时代农村干部带领村民实现乡村振兴的“马拉松”。而于我而言,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更是一次学习、寻找和表达的“马拉松”,很艰难,很宝贵,也很难忘。

(作者为电影《春天的马拉松》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