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8 星期一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工业遗址如何缔造城市新记忆

2018年10月08日   14: 解放周一/城事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9月中旬,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举行。大会开幕式及主论坛设在西岸艺术中心,分论坛在龙美术馆和余德耀美术馆举行,龙华直升机场和油罐艺术公园则作为本次大会集中式、场景式、浸入式的AI应用体验展示区。

这些场馆和展示区都是上海工业遗址,老厂房在城市更新中,摇身一变成了上海的“网红”新地标,更担起了承办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重任。

在世界范围内,许多国家都致力于改造工业遗址,并推动其承载新功能、发挥新作用。

柏林:

工业区改造吸引人口回归

上牧场旧工业区曾是柏林乃至德国大工业的发祥地之一,也曾经是东柏林的工业重地。随着20世纪80年代后期德国产业转型和两德的统一,旧工业区开始面临城市更新的问题,功能置换和再利用之间的矛盾也凸显出来。

上牧场区位于柏林东郊,地处贯穿柏林的施普雷河的上游北岸,距柏林市中心约10公里,原为一片美丽的牧场。1871年,该地区有了自己的名字——“上牧场”,与南岸的“下牧场”呼应。那时,当地人口只有150余。1895年起,因为公司业务扩张,德国通用电气公司(AEG)陆续迁移到城市边缘的上牧场区。通过AEG公司大规模的厂房建造,上牧场区于20世纪初一跃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技术创新和发展基地。

伴随沿岸工业区的形成,工业区周围也兴建了供工人及其家属生活的居民区、广场街道及公共基础设施,水厂、污水处理厂、消防所、邮局、医院、社区学校、工人福利院、有轨电车、轨道交通站和联系对岸的三座桥陆续兴建起来。从1895年到1919年,上牧场区的人口从600余人猛增至25000余人。

由于在二战期间曾作为军备工业的重要基地,上牧场工业区的工厂遭到了战争的严重摧毁。1990年两德统一后,上牧场工业区呈现一片萧条景象。随着工厂关闭,当地居民纷纷搬离,人口从高峰时期的近三万人减到不足一万人。

面临这样一个衰败的局面,上牧场改造区自1993年开始项目前期调研,两年后正式作为城市重建区开始立案和规划部署。1997年,柏林土地发展局、城市发展局和上牧场改造区管委会共同商讨改造对策,力求激活和开发这块有着百年辉煌工业历史的滨江旧工业区的潜在活力,振兴新柏林经济和全面复兴地方社会文化。

上牧场工业区大部分工厂建于20世纪初,约13公顷的工业带内的建筑通过拆除、保护置换和新建等不同方式完成改造。认证的工业保护建筑得以保留并进行外观修复,内部重新设计,作为手工业和商业中心使用。河湾处面积约20000平方米的地方规划容纳研究室和小型企业等,能提供700至800个工作岗位。1994年起,滨江建筑陆续进驻手工业、服务业、餐饮业、零售业等小型企业,举办了各种活动,增强了滨江地带的空间吸引力和场所感。AEG公司原变电站从1997年起被改造成包括商业、服务业、画廊和艺术设计等多功能地区文化中心。一些艺术家进驻河岸边的AEG电缆厂,租下一处空闲的厂房顶楼,改造为艺术创作室。这类事件成为该地区文化复兴计划的一个重要信号。

施普雷河岸边相邻的8层灰泥墙住宅按计划被拆除,以此打开河岸景观,形成通向水岸的城市广场和绿地空间。河岸边设有垂钓点和水上交通停靠点。建于19世纪末的凯撒桥按原样复原,以连接对岸的下牧场区。

除工业建筑和厂房外,上牧场还对区内基础和服务设施进行了改造。在地区能源供应方面,上牧场区的热能供应采用集热式发电加局部远程供热方式,融入了环保生态理念。中央锅炉和集热式发电组合节约了电费,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也远低于普通发电方式。

在区域交通方面,新的交通改造方案通过优化现有街道截面设计,采取限速和限音措施,疏通和扩大交通流量,以提高车辆通过速度及减少车辆行驶噪音。原工业装卸场地新开辟为停车场和自行车道。

2011年后,改造重建计划基本完成,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到那里工作并居住下来。到了2014年,当地居民再次突破了两万人。至此,上牧场区又恢复了它历史上原有的活力和地位,成为柏林东郊别具特色的产业、观光和漫游之地。

什罗普郡:

工业博物馆增加旅游收入

英国的工业革命不仅对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也给英国留下了“巨大的财富”——18世纪的煤矿、铁矿,古老的运河,废弃的工厂等等。如今,这些工业遗迹已成为旅游手册上常见的旅游路线,工业遗产的再利用为英国创造了财富,也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

二战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英国很多旧工厂倒闭,甚至被推倒重建。这一现象引起了英国学者的关注,并提出了“工业考古学”概念。这一学说很快得到英国专业考古机构认可,他们认为,应该对工业革命与发展时期的遗迹和遗物加以记录和保存。1963年,为建立现代化火车站,伦敦地铁史上具有纪念意义的尤斯顿地铁站拱门被拆除事件引起了公众和媒体的密切关注,对工业遗址加强保护的呼声日渐升高。

1973年,第一届保护工业遗迹国际大会在英国“工业出生地”,即世界第一座铁桥所在地什罗普郡召开。2003年,国际工业遗产保护联合会通过了《下塔吉尔宪章》,确定了工业遗产的定义,并指出工业遗产的重要性,为工业遗产立法、保护、维修以及宣传提出指导性意见。2011年,《都柏林准则》更加细化了工业遗产的内容,使得工业遗产不仅包含静止的工业遗址,还涵盖动态的工业生产过程等。

横跨英国什罗普郡塞文河上的铁桥建于1779年,塞文河谷后因这座世界上第一座铁桥而更名为铁桥谷。河谷凭借丰富的煤铁资源、石灰黏土以及便利的水运渠道成为当时铁矿、煤矿开发、瓷砖瓷器加工制作的天然摇篮。

1986年,铁桥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经过几十年的开发,铁桥谷一带废旧的工厂、作坊等已被规划改造成为10座不同主题的博物馆和工业纪念地。改造过后的遗址不仅完好地保存了过去的工厂,还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铁桥谷提供的数据显示,铁桥谷遗址地区现每年接待游客50万人次以上,每年为什罗普郡创造约2000万英镑的旅游收入,同时解决了数百人的就业问题。

铁桥谷博物馆基金会是一个独立教育慈善机构,管理了10个博物馆在内的30多个工业遗址。该机构的经费主要来源除了旅游收入,还有政府津贴和捐款,基金会还得到遗产彩票基金、欧洲区域发展基金、当地地区发展机构,以及私人的帮助。

除了典型的铁桥谷工业遗址,英国还有很多类似的工业遗产。这些工业遗产在当地政府和社会机构的支持下都得到较好的保护和开发。

莫斯科:

复兴市区的“铁锈地带”

作为欧洲最大的城市,莫斯科曾为交通堵塞、房价昂贵以及公共交通拥挤而苦恼。它严重拥堵的核心原因在于,45%的工作场所位于市中心,而周围环绕着利用率低下的“铁锈地带”以及高楼住房的“海洋”。苏联时期的工业建筑有着独特的前卫设计,而如今,这些衰败的工厂已经成为阻碍城市发展的累赘。

2016年,莫斯科启动了一项价值1200亿卢布的百万平方米街道翻新工程,并且计划到2020年新建70多个地铁站。但是,要真正疏通道路拥堵,还必须新建商业区。根据莫斯科市政厅的数据,2015年,莫斯科有900万平方米的房地产开发面积,其中220万平方米位于曾经的工业区域。

ZiL汽车厂在上世纪30年代曾是一座占地400公顷,拥有内部餐厅、理发店、公交线路以及消防部门的“城中城”。最多时,曾有10万工人在这里劳动,他们组装的卡车可以在许多集体农庄被找到。但在过去20年中,ZiL汽车厂陷入债务危机。不过,如今部分厂址将进行开发再利用,再次打造成为“城中城”。但是,这次它将是拥有高档住宅大厦、精品商店、学校、河滨公园、音乐厅以及博物馆的城市综合体。

占地65公顷的ZiLArt项目是当地政府推进老工业区再开发的重大动作之一。这些工程对于提升城市宜居性来说至关重要,但有一些建筑师、历史学家和社会活动者提出了关于ZiL等地工业遗产保护的一些担忧。

他们认为,很多苏联工厂建筑或出自开创性的构成主义建筑师之手,或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改造必须谨慎。对此,ZiLArt项目开发方LSR集团表示,消防站、冲压车间外墙,以及一些与苏联建筑师和建筑教育家维斯宁兄弟相关的建筑将被保存。

近年来,莫斯科有几处这样的工程成为“适应性再利用”的典范,比如Winzavod酒厂、红十月巧克力工厂等已经成为创意集群以及夜生活的热门地点。但是,由于面积广大,复兴“铁锈地带”那些苏联时期的工业区将需要更多时间和资金。因此,一些建筑师、历史学家和社会活动者认为,ZiLArt项目是一次在保护和盈利之间 “寻找折中点的尝试”。

(吴越 综合自《城市中国》、参考消息网、搜狐旅游)